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78|回复: 1

明星《草根王子妃》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1-1-2 21: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4年3月5日

【内容简介】

身为一个财色兼具的黄金饭票,阎烈自认该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
谁知这个名叫王子妃,却无敌爱钱的贫穷小女人偏偏不吃他这套,
两人最初的相遇,他之於她,只是让她轻松赚十万的财神爷,
第二次重逢她压根忘了他,还斤斤计较他受她恩惠却不懂「等价」回报,
第三回再见,她终於认出他是她新任的空降大老板了,
但他好言好语、客客气气对她,她竟闪电辞职来回报……
这算什麽?!他……怒了!
秉持「男人要坏,女人才爱」的无上法则,
他摇摇满腹黑水,一步步对这勾起他兴趣的可恨小女人展开复仇──
设下「哎呀,你撞破我昂贵古董」的圈套,逼她卖身(帮佣)还债,
哈,果然顺利将她绑在身边!从此以债主之名,大行宠爱、占有之实,
只是当他洋洋得意,以为她软化态度逐渐迎向自己时,
才发觉她心底藏着两个大秘密,让她一心想逃离他身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坐落在上海浦东一带的皇朝国际酒店,是一幢五十八层楼的豪华建筑物。

  酒店总部设在台湾,除此之外,全球各个繁华大都市内,几乎都能看到皇朝国际酒店的踪影。

  作为酒店连锁界的龙头老大,它吸引了铺天盖地的求职者蜂拥而至。

  王子妃就是其中一个。

  王子妃!没错,她姓王,名子妃,别问她这名字究竟是怎麽来的,因为对於她来讲,那真是一件天大的乌龙事件。

  她本名叫黄芷薇,当初登记户籍的时候,因为老妈豆大的字也不识一个,没办法在纸上完整的写出她的名字,所以直接请办理证件的户政人员代为填写。

  结果那个很粗心的户政人员误将黄芷薇听成了王子妃,大笔一挥,她未来的人生就这样被不负责任的决定下来。

  事後,她不只一次要将自己原来的名字改回来,可改名的手续办起来非常复杂,老妈的身体又刚好在那个时候变得很差,一拖再拖,王子妃这个名字就这麽陪她度过了二十几年的人生。

  托这名字的福,在求学和求职的过程中,她不断的被奚落、被暗讽、被嘲笑。

  是啊,她明明就是一株廉价草根,偏不要脸的占据着王子妃的头衔。

  事实证明,活了整整二十五年,她身边不但没有出现王子的身影,就连王子身边的侍卫也不曾见到一个。

  「王子妃,2046 有眼镜蛇出没,快去支援。」门外传来同事小雅尖锐的叫声。

  身为皇朝国际酒店客房部服务生,她们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类型的客人。

  当然,能住得起皇朝国际酒店的客人,皆是非富即贵的豪门贵胄,随便哪个人动动手指、跺跺脚,都够她们这些小服务生死一万回了。

  至於小雅口中所说的 2046 眼镜蛇,这只是一个暗号。

  2046,是皇朝国际酒店二十楼的第四十六号房;而眼镜蛇,指的是包下这房间的客人佘女士。

  佘女士来自香港,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

  之所以砸下大笔金钱包下这个房间,是因为她是香港巨星梁朝伟的忠实粉丝,自从看过偶像主演的电影「2046」之後,2046 便成为她的幸运数字。

  但凡她所能出没的城市,都会在指定的酒店内包下与 2046 相关的房间。

  至於为何会给佘女士起名为眼镜蛇,主要原因就是,这位女士是前无古人,後无来者,只要一出口,绝对能让人气得吐血的超级毒舌。

  当王子妃风风火火赶到 2046 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高八度的声音。

  「你们讲的这些藉口我统统不接受,我只知道,你们没有在我要求的时间内将我的晚餐送到我的房门口。另外,我明明在电话里交代,我要的是年的拉菲红酒,可最後送过来的却是希拉。你们这些笨蛋都是聋的吗?拉菲和希拉在字眼上相差这麽多,居然也能听错?还有……」

  她又指了指房间里的一只包,「这里负责提行李的工作人员究竟是有多粗鲁?这可是 LV 今年的限量版,进酒店之前它明明还好好的,但是被你们的工作人员拖到房间後,箱面上居然多了一道明显的污痕。」

  「佘女士……」

  接受训斥的其中一个服务生试着解释,可她才刚刚张开嘴,就被佘女士狠狠瞪了一记。

  「你到底懂不懂规矩?我话还没讲完,谁准你打断我的?皇朝国际酒店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型酒店,培养出来的服务人员却没素质到这种程度吗?」

  她那嚣张的气焰、刻薄的指责,将在场受训的几个服务生骂得低眉顺眼,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但在心里,她们早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从头到尾问候了一遍。

  被搬来当救兵的王子妃见现场的气氛陷入僵局,立刻奉上一张讨好的笑脸,做小伏低地道:「佘女士不愧是经常上财经杂志的知名人士,能在这麽短的时间里给我们这些服务生上一堂教育课,这可是我们求都求不来的福气。不过……」

  话锋一转,她又出言道:「真正该对您说句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因为您的餐点本该由我来配送,是我因事请假,临时拜托同事帮忙,这才在配餐的时候将您本来要的年拉菲误送了希拉。因为我的因素让佘女士对皇朝国际酒店的服务产生质疑,我愿意肩负全部责任。」

  她这番话说得可圈可点,毕恭毕敬,脸上还挂着诚挚的微笑及纯真。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佘女士的眉头还是皱得紧紧的,但怒火较刚才已经消除了一大半。

  她扬着下巴,冷哼一声,「既然你要为我的损失负全责,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将我这只受了损的包包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王子妃没敢怠慢,立刻上前去检查那只据说是LV限量版的粉红色包包。

  仔细一瞧,上面果然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痕迹。

  这样的痕迹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但对於包包的拥有者来说,却是一道碍眼的瑕疵。

  她想了一下,起身去浴室里取了一条备用牙膏,当着佘女士和其他同事的面,将牙膏挤到污痕上,再用一块乾净的手帕来回擦拭了几次。

  当少量牙膏在包包上彻底消失时,众人惊讶的发现,那道并不太明显的污痕,居然完全清除了。

  佘女士露出惊讶的眼神,为了确认污痕是否真正清除,还蹲到包包前试图在上面寻找作弊後的蛛丝马迹。

  王子妃笑道:「一些生活小常识上有写过,牙膏虽然是不起眼的东西,却可以很有效的除掉皮草品上的脏污,有些失去光泽的包包,也能在牙膏的作用下变得焕然一新。」

  「没想到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倒是有几分本事。」

  别看佘女士是出了名的挑剔,还是讲道理的。否则,就凭她一个单身女人,也不会有能力带领数千员工将偌大的集团支撑到今天这个地步。

  「你叫什麽名字?」

  「我姓王,叫王子妃。」

  「噗哧!」

  刚刚还冷着脸的佘女士在听到她自报姓名之後,一个没忍住竟当众笑了出来。

  「你爸妈的思维还真是另类,居然给你取了这麽一个颇有创意的名字。」

  「呃,其实我的名字,只是一个戏剧性的错误。」

  正说话间,就见佘女士递了几张百元大钞过来。

  王子妃一愣,就听对方笑道:「拿着,这是你的小费。虽然我对你们的服务有些许不满,不过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挺合我的眼缘。如果有机会去香港玩,我会让我的助理给你当向导,让你玩得尽兴。」

  王子妃笑呵呵地接过小费,连声道谢。

  至於 2046 房这条人人畏惧的「眼镜蛇」,也因为有了王子妃的介入而失去了原有的「毒性」。

  离开 2046 房,一个服务生凑近了王子妃,「妃妃,还是你最有办法,居然能用三两句话就把那条眼镜蛇搞定了。如果不是你,我们这些倒楣鬼还指不定被那挑剔的佘女士刁难到什麽地步。你也知道,这件事一旦被捅到经理那边,负责2046房的几个当班服务生搞不好就会被革职,所以今天真要谢谢你,多亏你帮忙,我们才免去失业危机。」

  开口讲话的服务生名叫陶晓洁,是王子妃读书时的死党,就连在皇朝国际酒店的这份客房服务生的工作,也是她帮忙引荐的。

  王子妃笑嘻嘻地将佘女士给的小费装进口袋里,「我又不是白帮忙,你看,我有拿到小费哦,还是整整五百块。」

  「哼!为了区区五百块,居然降低人格,将自己化身为狗,摆出一副奴才面孔。王子妃,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还真是刷新了丢人现眼的下限,那五百块你拿着不感觉到耻辱吗?」一道酸溜溜的气愤话语飘来。

  陶晓洁顿时瞪圆双眼,气呼呼道:「贾曼丽,你讲话注意一点,什麽狗、什麽奴才?不要忘了,今天若不是妃妃替我们解围,那个难伺候的佘女士肯定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的。你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还用这麽刻薄的语气讽刺妃妃丢人现眼没下限。我倒觉得,真正丢人现眼没下限的人明明就是你。」

  贾曼丽是出了名的嫉妒狂,别人比她年轻她嫉妒,别人比她长得美她嫉妒,别人比她工作能力强她嫉妒,就连别人比她有人缘,也让她嫉妒。

  王子妃人美心善,在皇朝国际酒店工作短短三个月,就赢得大部分同事对她的好感。

  正因为如此,贾曼丽才将她视为头号假想敌,只要找到机会,就狠狠奚落讽刺,简直不可理喻。

  要不是看在贾曼丽是餐饮部主管表侄女的分上,她早抡起巴掌招呼到对方那张不讨喜的脸上了。

  别看贾曼丽刁蛮跋扈,在陶晓洁面前却不得不收敛几分。

  因为陶晓洁是公认的泼辣女,一旦她看谁不顺眼,可不管对方姓啥名谁、有无後台,一律照骂不误。

  贾曼丽自认是完美淑女,自然不会和她这种泼辣女对抗,否则丢人现眼的就真是她自己了。

  色厉内荏地哼了一声,贾曼丽就有如一只高傲的孔雀般转身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陶晓洁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妃妃,下次那女人再给你摆脸色、讲难听的话,不要跟她客气,直接一巴掌将她拍死就好了。」

  王子妃很迷茫地看了义愤填膺的陶晓洁一眼,出口道:「有谁说很难听的话奚落我了吗?」

  「你…… 你不会没听到贾曼丽刚刚对你说过的那番话吧?」

  「贾曼丽,她在哪?」

  陶晓洁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妃妃,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王子妃一把勾住她的肩膀,笑嘻嘻道:「我当然是真傻啊,可有句话说得好,傻人有傻福嘛。你瞧,我这傻瓜刚刚有得到五百块的意外小费哦。还有啊,我这傻瓜最大的特点就是会记住对我好的人,忘记对我坏的人,至於贾曼丽是哪位,我都不晓得耶。」

  陶晓洁被她那傻里傻气的样子瞬间逗笑了。

  是啊,和妃妃相识数年,她当然了解妃妃的脾气。

  不争、不抢、不恼、不火,虽然时常表现出一副傻傻笨笨的样子,可她绝对是扮猪吃老虎的典型代表,经常把那些欺负她、讽刺她,想要给她使绊子,找她不痛快的人气个半死。

  想到这里,陶晓洁放下心底的纠结。以她对妃妃的了解,这丫头平日里虽然傻气了一点,但还不至於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对了,妃妃,告诉你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下个礼拜,那阎太子就要回来了。」

  「阎太子?」王子妃对这个名字感到十分陌生。

  陶晓洁用「你很白痴」的眼神白了她一记,说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阎太子是谁。」

  王子妃无辜地摇摇头,「是明星吗?」

  「是皇朝国际酒店大老板的儿子啦。」

  「呃!」她一向不注意这种八卦的。

  陶晓洁无奈的为她解释,「他之前一直在台湾总部担任副总经理,这次咱们这儿外聘的CEO陈启华到了退休年龄,老板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便指派他的长子来上海暂时主持大局。内部消息说,阎太子来上海之後,要在海上用他的私人邮轮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员工招待会。那天轮休的员工都可以去参加。我仔细算一下,那天我们两个正好轮休哦。」

  「哦?」

  「就只是哦?」她冷淡的反应令陶晓洁皱了皱眉头。

  「不然咧?」

  「你都不觉得开心吗?」

  王子妃再次露出狐疑的表情,「有什麽事值得我开心?」

  「可以见到阎太子啊。」

  「我又不认得他。」

  这倒不是王子妃故意拿乔,她是皇朝国际酒店的新进员工,到今天为止也只不过在这里工作了三个月而已。

  而且她平时很少和同事八卦老板的新闻,因此她的老板究竟是男是女,长得是圆是扁,就更加不在她的关心范畴之内了。

  只要有班上,有钱拿,有饭吃,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陶晓洁却对她的不闻不问十分不满,她神情激动地抓着王子妃的肩膀,兴致勃勃地道:「拜托你别总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要知道他可是阎太子!」

  「晓洁,你口中所说的阎太子,该不会是你的梦中情人吧?」

  陶晓洁被她如此直白的语气问得脸色一红,嘟嘴道:「怎麽可能?」

  「既然不是,你干麽那麽激动?」

  陶晓洁气不打一处来,「我激动是因为,我终於可以见到传说中的阎太子了,你都不知道他究竟有多神秘,身为酒店业大亨的第一法定继承人,居然从来都没在媒体上曝过光。

  「不过关於他在工作上的能力和才华,却受到业界的认同和肯定。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外界都用阎太子、阎少这样的称呼来叫他。咱们酒店里不少员工都在私下里猜测,阎太子之所以不在媒体上露面,要嘛是他长得极丑,不敢出门丢人现眼,要嘛长得极俊,害怕引起社会动荡。总之,阎太子的存在就是一则传奇、一个神话,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会放过这个看到他庐山真面目的机会。」

  说到激动时,她一把勾住王子妃的手臂,「妃妃,记得那天机灵一点,只要阎太子一出现,一定不要忘了给他拍照。」

  「我记得你说过,那天我们俩都轮休……」

  「对啊。」

  「那我可不可以不去参加这个宴会?」

  「为什麽?」陶晓洁尖叫。

  「因为我要回家陪我妈吃饭。」

  陶晓洁露出了差点崩溃的表情,「陪你妈重要,还是见阎太子重要?」

  「当然是陪我妈重要。」

  「你……」

  「反正酒店那麽多员工,就算我不去也不会有什麽问题吧?」

  「你真的不去?」

  王子妃认认真真地点头,她真的没兴趣。

  「你不是最喜欢占小便宜,那种场合可是有很多免费的水果和甜点供应哦。」

  果不其然,陶晓洁的话确实让王子妃动了贪小便宜的心思。

  免费的水果和甜点……不得不说,这美食的诱惑让她弃械投降了。

  二月的上海,空气中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潮湿与阴冷。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能消减皇朝国际酒店诸位员工登上阿波罗号邮轮的热情。

  对於那位只闻其名却未见其人的阎太子,众人心中充满了对他的兴味与好奇。

  其父被喻为酒店连锁界的皇帝,身为继承人的他自然被冠上了太子之名。

  由於皇朝国际酒店上海分店的原CEO陈启华在一周前正式宣布退休,在没确定正式的负责人之前,阎太子将作为空降部队,暂时接管酒店的大小事宜。

  阿波罗号是阎太子的私人邮轮,也是他父亲在他二十岁生日那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可惜这些年他一直留在台湾,很少来上海,所以这艘邮轮从购置那天起,根本没有太多机会被它的主人拉出来与众人见面。

  如今阎太子暂时被调来上海,这艘被停置多年的阿波罗号,终於有了派上用场的机会。

  虽然二月的上海有些湿冷,却不影响那些想一睹阎太子尊容的员工们的热情。

  更何况,阿波罗号是一艘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型邮轮,灯光、美酒、佳肴、盛宴,让那些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参加这种场合的员工们见足了世面。

  身为皇朝国际酒店未来的继承者,阎太子在众多员工的心目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男员工们将自己收拾得英俊笔挺,精明干练,试图在第一时间夺得未来老板的赏识。女员工们则将自己打扮得柔媚多姿,满身亮丽,都在心中暗自期盼如果有机会能够鲤鱼跃龙门,飞上枝头做凤凰就更再好不过。

  总之,这些踏上阿波罗号的员工们皆抱着同一个心态和目的,那就是极尽所能的在今天这个场合中,夺得新任上司的注意。

  只有一个人除外。

  「妃妃,拜托你能不能有一点出息,我楼上楼下找了你好半天,你居然给我躲到这里来偷吃。」

  身穿一袭粉色礼服的陶晓洁提着过长的裙摆,气势汹汹地走到蹲在角落里吃甜点的王子妃面前。

  只见这吃货完全没有身为淑女的自觉,其他部门的女员工都将自己压箱底的衣裳找出来撑场面。可她却只穿了一件加厚的白色帽,一条浅色的牛仔裤,再配一双已经旧到不能再旧的运动鞋—真亏她这身打扮能上得了这艘邮轮!

  最让她气不过的就是,这妞儿今天之所以答应来参加这场阎太子举办的员工招待会,真的只是为了来这里吃一顿免费大餐。

  「晓洁,这蛋糕又绵又软还不甜不腻,别提有多美味了,你快过来嚐嚐,免得一会儿被其他人吃光了,就品嚐不到了。」

  王子妃并没有注意到好友越来越臭的脸,还献宝似的抓过一块蛋糕递给她。

  陶晓洁无力地朝她翻了个大白眼,推开她递来的蛋糕,扯住她的手臂,「别吃了,和我到外面去。」

  「去外面干麽?」

  「当然去迎接阎太子啊。我刚刚听主管说,阎太子会乘专用直升机过来,好多人都已经在外面等候迎接了。尤其是那个贾曼丽,你都不知道她今天把自己打扮得有多骚包,这麽冷的天,居然还穿吊带装。我倒是想看看,她用那身肥肉究竟能不能吸引阎太子对她的侧目。」

  王子妃拚命摇头,「我不要出去,外面那麽冷,而且也没有水果美食,反正我对你口中所说的阎太子又没什麽兴趣,你自己去外面看热闹啦,我要留在这里填肚子。」

  陶晓洁被她这没出息的态度气得直跺脚,啐念道:「吃吃吃,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吃货啦,再这麽没节制的吃下去,你早晚会变成一只大肥猪!」

  岂知王子妃完全不以为意,还这麽回道:「猪很好啊,不用工作也不用干活,每天吃饱睡、睡饱吃,这才是我真正向往的好生活。」

  「可是猪到最後会被送去屠宰场给宰了,如果你不想被我大卸八块,就别跟我罗哩巴唆。」说着,陶晓洁很是粗暴地将她拉出门外。

  临走前,王子妃还不忘从自助餐桌上抓过两块美味糕点,急急地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阿波罗号的甲板上已经聚满了人群,刚刚来到舱外,王子妃和陶晓洁就被冷空气冻得同时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

  「外面这麽冷,我们还是进去比较好。」

  王子妃从小就怕冷,上海的冬季又是潮湿又是阴冷,就算她身上穿得厚厚的,也被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冻得心脏一紧,浑身上下不舒服。

  陶晓洁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今天比起往日,气温确实低了好几度。

  真不知道那个神神秘秘的阎太子,为什麽要在这样的地方举办员工招待会。

  想归想,她可是半点没打算放过王子妃的意思。

  见她脚底抹油要开溜,便像拎小鸡一样提着她的衣领,用女王般的口吻命令她道:「别忘了当初你可是对着灯管发誓,要和我同生共死,义结金兰的。」

  「那也要分是在什麽样的场合吧?」

  就在两人打打闹闹间,头顶传来轰隆声,一股巨大的风力将船甲板上的人吹得发丝飞扬,裙摆飘飘。

  抬头一看,就见一架小型直升机慢慢在甲板的停机坪降落。

  人群一下子散开,瞬间将好大一块空地腾让出来。

  可即便是这样,直升机螺旋桨所造成的风力,仍旧让在场的宾客几乎站不稳身子。

  大概十几分钟之後,甲板终於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远远望去,只见直升机上陆续走下来几个人。

  由於王子妃和陶晓洁所站的位置比较靠後,两人一时之间并没有看清那些人的长相。

  现场的人群十分骚乱,过於激动的员工们争先恐後地想要目睹未来大老板的风采。

  只见被几个酒店的高层人士簇拥着的一个年轻男子,他戴着遮挡住大半边脸的墨镜,缓步向船舱的方向走来。

  负责接待的高层主管们面带讨好上前和他打招呼,那年轻男子只是点点头,并未多言。

  陶晓洁和王子妃的个子都不高,再加上距离过远,以至於她们什麽都看不到。

  陶晓洁不死心地在原地跳了好几下,结果很不幸地因为鞋跟太高扭到脚。

  王子妃见好友痛得龇牙咧嘴,急忙将她扶到一边。

  甲板上的风实在不小,冷风瑟瑟,寒意逼人。

  别说是这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就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也被这见鬼的低温冻得浑身直打颤。

  就在这时,一块淡蓝色的丝巾猛然在王子妃眼前掠过。

  由於风太大,那块小小丝巾就这麽当着众人的面,被海风吹到了碧蓝的海上。

  原本还有些骚动的人群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

  只见被众人簇拥着的年轻男子姿态倨傲地看向蓝色丝巾掉落的方向,即便他此时戴着让别人看不到表情的厚重墨镜,也能让人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

  「谁能下海去把那条丝巾捡回来,便可以得到十万块的奖励。」

  声音虽然不大,却夹杂着上位者的严厉和强势。

  在场的工作人员皆被这句话震得不能思考,一条看起来并不太起眼的丝巾,阎太子居然出价十万块。

  可是,面对眼前这片汪洋大海,就算有人真的为了十万块的奖赏动心,也畏惧於此刻天气的寒冷,以及环境的恶劣。

  就在众人纠结之际,只见一道娇小的白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甲板的栏杆处。

  虽然栏杆很高,但那抹娇小身影的动作却十分矫健,三两下穿好索要来的救生衣,没几下子便爬上栏杆,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纵身跳下大海,向丝巾飘落的地方奋力游动。

  捂着受伤脚踝的陶晓洁吃惊地叫了一声,「妃妃……」

  纵身落海的王子妃忍着落水的疼痛,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只要能拿回那条被吹落海上的丝巾,她就能拿到整整十万块的奖赏。

  十万块,对她这种靠打工来养家的平民老百姓来说,几乎相当於她一整年的薪水。

  老妈的心脏向来不好,每年都要入院接受至少两次治疗,每次面对这种突发性状况,最让她抓狂的就是大笔医药费。

  为了老妈,为了两个人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小小家庭,此时的她已顾不得冰冷海水给她带来的不适。

  就算她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因为寒冷、疼痛而疯狂的叫嚣着,只要一想到那个每天守在家里等她下班、给她煮晚饭,在她上大夜班,因为不放心她人身安全,而苦苦站在路口等她回家的老妈时,所有的犹豫和阻碍在这一刻都变得不再重要。

  不得不说,王子妃这出人意料的举动,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就连下达命令的年轻男子,也惊讶地摘去脸上的墨镜,走到甲板边,蹙着眉头死死盯着那个因他一句话而跳进海里的小女人。

  只见那道小小的身影彷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拚命游向不断往远处漂荡的丝巾。

  今日的天气实在不好,上午还阳光明媚,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天空已经被阴霾所取代。

  别说海水冰冷,就是甲板上围观的人群,也被海面不断吹来的冷风冻得瑟瑟发抖。

  陶晓洁早就忘了去打量让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阎太子究竟长得是圆是扁、是美是丑,她跌跌撞撞地跑到栏杆边,对着不断向远处游去的王子妃高喊,「妃妃,你这个傻瓜,你从小最怕冷,为了十万块你是不是连命都不要了?你最好不要给我有什麽三长两短,否则就算你变成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陶晓洁泪流满面,她知道好友并非想在这样的场合中引起轰动,她在意的,只是阎太子口中所说的十万块。

  十万块对普通人来说并不算值得拿命冒险的大钱。可对妃妃来说,却是可以在关键时刻救她老妈性命的最佳武器。

  身处於冰冷海水中的王子妃根本听不到好友的怒斥,她此时只有一个信念,拿到那条丝巾,她就可以得到十万块的奖赏。

  当她的手终於碰触到那条软软薄薄的丝巾时,她知道自己终於成功了。

  另一头,当王子妃纵身跳下大海的时候,已经有人放出救生艇去接应她了。

  好不容易被救回了甲板,还没等她递出手中的丝巾,一件厚厚的西装外套便蒙到了她的脸上。

  她看不到眼前的状况,只听一个低沉浑厚的男人说道:「没想到你一个女人为了钱居然连命都可以不顾,我是该赞赏你的勇敢,还是该斥责你贪婪?」

  不待她做出任何反应,她手中死死揪着的丝巾便被对方夺了过去。

  「阿辰,带她去洗个热水澡,再想办法给她换套乾净的衣裳。」

  当王子妃好不容易将突然盖在她头上的西装外套拿下来时,只看到一抹颀长的背影慢慢在她眼前消失,淹没在人海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2:38 , Processed in 0.0768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