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79|回复: 3

明星《跋扈千岁》(那口子的不良秘辛之二)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1-1-2 21: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2年5月30日

【内容简介】

从来只有他东方珞算计别人的分,哪轮得到他人耍心计,
不料他却被她骗得团团转,且一耍就是三年!
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该一时心软收留她,
宠她、护她,任由她耍性子不说,还将自己一颗真心全给了她,
以为她失足落下山,他疯了似的寻人却连个屍骨都没搜到,
未来亲亲娘子没了、他心也没了,整日失魂落魄……
没想到三年後她竟现身京城,他这才知道原来她还活着,
可她送来的第一份礼物,居然是将他宠物白狮染成了大熊猫?!
瞧她仍旧胆大妄为、娇媚粲笑,他心里就有气,
凭什麽只有他一人承受相思之苦,她却快乐似神仙!
为折磨她,他想出千百种手法欲一解被欺骗的怨气,
她倒好,以不变应万变,天塌下来都有本事吃饱了再赴黄泉路,
他气她的洒脱,更气自己仍是为她心疼不已,
对她的情感剪不断理还乱,他到底该拿她如何是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明星

  最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最令人头痛的一件就是老妈生病了。

  一向身体健康的老妈突然发现身体不舒服,精神状态每况愈下,每次听到她因为自己的病症咳声叹气,我的心里都揪疼揪疼的。

  世间最亲的人,莫过于父母、爱人及子女.,世上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便是生病和死亡。

  可生为凡人,却不得不在慢慢成长的岁月中,面对至亲离别的痛楚。每当想到这些问题,情绪就会变得异常烦躁,这也直接影响了我写作的欲望和速度。

  一个轻松愉快的故事,是要建立在轻松愉快的心情上才能产生,而带着各种担忧和纠结的我,真的很担心文章的字里行间中,会流露出对人生的沉重和恐惧。

  唯一令我心慰的是,透过左右奔波于医院间的各项检查结果证明,老妈的病情并不算太严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拚命告诉自己,趁家人如今还健康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善待长辈,努力珍惜着现在拥有的每一天。

  距《佞臣无良》出版之后,这本《跋扈千岁》也终于要与各位读者见面了,在这里提前透露一下,这套古代书一共是四本,最后一本为番外,名字初步拟定为《腹黑殿下》,至于出版的时候会不会被改掉书名目前不得而知,到时候就要看出版社的安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从盛德县步行到京城大概要半个月的时间,眯着眼看了看头顶炽热的阳光,连续赶了好多天路的容小满抹了把额头上的薄汗。

  这里是京城西郊,放眼望去是一片长满野草的山坡,山下隐约可以看到几座建筑奢华的宅院。

  她累得两腿酸软,寻了个乾净的地方坐下来後,从包袱中掏出水和烧饼。

  如果没有意外,再半日路程就可以到达京城。

  她一边吃着烧饼喝着水,一边努力回想京城的模样。儿时的记忆已经变得十分模糊,不知道那座宅院的主人如今换成了谁?

  时值夏日,艳阳高照,微风轻送时,山坡上绿油油的青草就像绿色的海浪般,随风翻滚。忽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顺着声音望去,一只手掌大的黑蜘蛛顺着草丛迅速地从在眼前爬过。

  她眼前一亮,惊呼道:「黑香大蜘蛛!」

  这是世间难求的宝贝,但凡懂得医术的人都知道黑香大蜘蛛的体内会分泌出一种天然的香液,提炼出来後,再和其他草药一起熬制,就能做出养颜美容的丹药。

  据医书记载,服用了这种丹药的姑娘,衰老速度比正常人迟缓整整十年。

  容小满大乐,一把丢开吃了一半的烧饼,朝着那只黑香大蜘蛛追了过去。

  那蜘蛛爬动速度非常快,她的动作不敢太大,生怕牠被自己吓到,她得趁着牠还没爬进洞穴前,一举将牠捉获。

  她聚精会神的跟在蜘蛛的後面小心追捕,两只眼睛死盯着牠前进的方向,这山坡杂草丛生,如果不是那蜘蛛够大只,恐怕她还真没办法及时追踪。

  啪!一个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突然在容小满猝不及防之际,一爪子踩在黑香大蜘蛛的身躯上。

  喀嚓!

  只听一道惨烈声响起,黑香大蜘蛛就这麽被那白乎乎的毛掌给压扁了。

  正弯着腰准备捉蜘蛛的容小满顺着那又大又厚的毛掌往上望去,只见眼前出现的东西,拥有一身雪白长毛。

  牠正姿态倨傲的站在她面前,硕大的脑袋虎视眈眈的与她对视。

  「娘呀!」容小满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草地上。

  这里并非深山老林,怎会莫名其妙出现一头吓死人的大白狮?

  牠的体魄非常雄壮,兽毛闪闪发亮,头顶和耳朵处的毛特别的厚,令牠的脑袋显得无比庞大。

  就在这时,牠大嘴一张,发出一声震天的狮吼,容小满惊得心口一抖。

  最可恨的就是,这大白狮不但把她吓得花容失色,还非常嚣张的一爪子拍死她的黑香大蜘蛛。

  也不知道牠是不是故意与她作对,一声震天的狮吼过後,竟还气死人不偿命的抬起毛茸茸的大爪子,伸出大舌头,对着自己黏着蜘蛛屍体的爪子舔了一口,那可以卖到天价的极品药材,就这麽入了牠的嘴,成了牠的腹中之物。

  容小满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大白狮骂道:「你一个畜生,学什麽姑娘家吃这种美容圣品?你知不知道这黑香大蜘蛛有多名贵?我活了十八年也才看到这一只,可你这该死的臭家伙竟然把牠踩扁,一口生吞入腹,还耀武扬威,欺行霸市……」

  大白狮居高临下的瞅着她发飙的模样,张开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再一次发出一声狂吼。

  容小满被牠的吼声震得忍不住捂住耳朵。这家伙不但体积庞大,连吼声都这麽的惊天动地。

  等等,这大家伙刚刚只吃了一只黑香大蜘蛛,如果牠觉得不饱的话,搞不好下一个目标就是她。

  要真是这样,可就不太妙了。

  容小满心思转得很快。这头大白狮站起来後的身形要比她大两倍,倘若牠真想吃了她,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到什麽似的露齿一笑,趁大白狮不注意时,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纸包。

  没等大白狮回神,她已经手脚俐落的将小纸包打开,对着牠就撒了过去。

  空气中顿时弥散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大白狮一闻到那股味道,硕大的身躯摇晃了两下,没过一会儿,便软趴趴的瘫倒在草地上。

  容小满得意的拍了拍手,起身,在大白狮跟前晃了几圈,哼哼笑道:「你这个混蛋家伙,看你这下还有什麽本事耀武扬威?」

  她一脸坏笑的蹲在大白狮面前,小手捧起牠毛茸茸的脑袋,咧嘴一笑。「你中的可是我独门的『瞬间软骨散』,放眼天下,也只有我容小满才制得出这麽神奇的药材。怎麽样,後悔了没有,谁让你得罪我、欺负我、吓唬我……」每说一句,她都会坏坏的在白狮的脸上捏一把。

  可怜那只体形庞大的白狮,无助的躺在地上,微睁着双眼,像个备受欺凌的小媳妇般,被容小满欺负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你吃了我的黑香大蜘蛛,这笔帐我不会就这麽算了的。」说着,她起身找回自己的包袱,一翻掏弄後,拿出一瓶药粉。

  她小心翼翼的在药粉里倒了些水,没一会儿,便慢慢变成了黑色药水。

  她冲着大白狮邪邪一笑,「乖,把眼睛闭上,让我来帮你化化妆吧……」

  半个时辰後,山坡下隐约传来杂遝的脚步声,几个身穿家丁服装的男子对着山顶高喊道:「阿宝、阿宝,你在哪里?」

  「奇怪了,不久前明明听到阿宝的狮吼声,怎麽突然就不见了踪影?」其中一个家丁纳闷道。

  另一个家丁接口,「别说那麽多了,阿宝可是主子的命根子,要是真跑丢了,咱们一个个全得提着人头回去交差。」

  闻言,众人只得继续寻找。

  其中一个家丁跑上山坡後,突然大叫一声,「看!阿宝在那里……」

  众人急忙跑上去,就见大白狮很狼狈的瘫软在那,几个家丁无不大惊失色。

  「天呐,阿宝怎麽会瘫在这里一动也不动?」

  「快查看牠有没有受伤?」

  「是不是被其他野兽袭击了?」

  「呀,你们快看,阿宝的脸怎麽变成这个模样了」

  「还不快去回禀主子……」

  片刻工夫,一个身着月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在家丁的带领下赶了过来,有几个家丁迎了上去,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主子,阿宝就在那里……」

  男子疾步来到白狮瘫倒的地方一看,俊脸顿时被气得铁青。

  这哪里还是一只狮子?

  分明就是一只大熊猫。

  他的阿宝两只眼睛被人恶意染成了黑色,就像被揍了一顿似的,样子难看又可笑。

  几个家丁见状,一个个都拚命忍着笑,主子就在眼前,借给他们几百颗胆子也不敢笑出半声。

  男子微眯着双眼,冷静的蹲下身去探阿宝的气息,呼吸很正常,可牠却一动也不动,像是中了某种药物。

  他伸手在大白狮的眼睛上轻轻抹了一把,那些黑色的染料似乎是遇风则乾,染得很均匀。

  空气中似乎彷佛飘散着什麽味道,他用力吸了口,脸色倏地一变。

  瞬间软骨散?

  他不敢相信的将鼻子凑到阿宝身上,仔细的又嗅了两下,又搬动了下牠无力的四肢。

  果然是瞬间软骨散,不但症状一模一样,就连残留的味道也该死的一模一样。

  男子拈了拈指上残留的黑色污渍,突然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两旁家丁被主子的笑容吓了一跳,因为那笑容看起来实在很可怕。

  「杨九!」

  他唤了一声,很快便有一个眼神精明的男子站了出来。

  「主子有什麽吩咐?」

  男子维持着那阴恻恻的微笑,立即吩咐道:「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里办妥一件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京城果然是个繁华之地,店铺林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川流不息。

  比起记忆中的印象,更是奢华富丽了许多。

  容小满一身轻便装扮,黑发随意挽在脑後,背上背了个紫红色的包袱,多日来的风吹日晒,将她原本娇嫩的肌肤染上一层淡淡的风霜,可即便是这样,也难掩她的天生丽质,我见犹怜。

  有几个轻浮的公子哥在见了她的模样之後,忍不住当街吹起口哨,调戏之意十分明显。

  容小满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充满警告的回瞪众人,反而惹得那几个公子哥大笑。

  她加快了脚步,懒得理这些登徒子。

  「姑娘,走那麽快做什麽?我们正好要去『福云祥酒楼』,如果姑娘不嫌弃,不如与我们几个一起去喝酒如何?」

  她回头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臭流氓。」话落,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她已经抬腿朝那人的裤裆用力踹了过去。

  趁着那人吃痛时,她拔腿就跑,转眼间整条街巷便再也寻不到她的身影。

  那几个公子哥气得大骂,扬言一旦抓到这个不识好歹的,定不会对她客气。

  一口气跑出西大街的容小满见那几人没追上来,喘着粗气拍了拍胸口。她都已经将自己打扮成这副德行了,怎麽还会招惹些狂蜂浪蝶来找麻烦?

  说起来,打她踏进京城的地界後就开始不顺。

  好不容易发现一只珍稀的黑香大蜘蛛,却让那不长眼的臭白狮给踩扁了;好不容易来到京城,又遇到几个不学无术的纨 子弟。

  眼看太阳就要西落,当务之急就是寻一家价钱公道的客栈落脚。

  她自幼在京城出生,虽然生下来後没多久就被师父带去了盛德,可每年春节前後,都会被爹娘接回京城小住一阵。

  不过,自从三年前那场变故之後,她便没再踏上这片土地了。

  物是人非,记忆里的很多东西,如今都不复存在了。

  拢紧背後的包袱,容小满不再回忆从前,不久她就在北大街找了一家小客栈投宿。

  翌日,睡了一晚的容小满终於恢复了几分精神。带在路上吃的乾粮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幸好身上还有些银子,她便下楼让店小二吩咐厨房给她煮了碗牛筋面填肚子。

  吃了一路的烧饼馒头,总算嚐到香喷喷、热腾腾的汤面,容小满胃口大开,不管不顾的大口大口就往肚子里吞。

  临桌坐了几个中年男子,桌上摆着几碟小菜和花生米,及一只绘着竹叶的白瓷酒壶,自落坐後,几人便东拉西扯聊个没完。

  容小满原本无心听壁角,可是其中一人口中所说的黑豹胆,却引起了她浓厚的兴趣—

  「那三王爷也不知道患了什麽重病,万岁爷接连往安乐王府派了十几个太医都束手无策,眼下三王爷已是病入膏肓,实在没辙了,只好广发公文,延请天下圣手神医。

  「据传闻,安乐王府里有很多宝贝,王府的人已经说了,只要治得好三王爷的病,不但赏金万两,连三王爷一直珍藏那黑豹胆也做为诊金可以一并带走呢。」

  容小满两只耳朵顿时竖得高高的。

  「黑豹胆?那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宝贝啊!」

  另一个人及时接口,「我听说京城以北有座黑山,那里一年四季暴雪不断,山上有只守护神兽叫雪山黑豹,通体漆黑,非常凶猛,肉眼凡胎去了黑山上,根本就见不到牠的踪影,不过……」他话锋一转,「我爷爷曾经说过,百年前有个勇士途经黑山,路遇黑豹,不但将牠活杀,还取下豹胆带下山来。」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关於黑豹胆的来历,隔壁桌的容小满,一边呼噜噜喝着面汤,一边竖高耳朵偷听。

  关於黑豹胆的传说,她也略有耳闻,十几年前她拜师学艺时就听师父说过,黑豹胆是世间最难求的一味珍稀药材。

  用黑豹胆炼成的丹药,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还有起死回生之效。虽然这则传说随着年代的流逝而被赋予神话色彩,但黑豹胆的确是一味珍贵的药材……

  想到这里,她将碗中的汤汁喝得一乾二净,抹了把嘴,付了钱,便一头冲出客栈,直奔大街而去。

  果不其然,每走一条街,都能看到墙上贴着安乐王府广招名医的公文。

  容小满仔仔细细的将内容看了一遍,然後露齿一笑,将那公文撕下来,方方正正的叠好,直奔安乐王府的方向而去。

  安乐王府位於京城东北角,王府门前摆着两只硕大无比的石狮子,看上去既可怕又森严。王府大门是深红色雕漆,两旁各有四个侍卫轮班值守。

  容小满仔细确认了地址无误後,便壮着胆向王府大门走去。

  在侍卫的质问下,她从怀里拿出那张公文,道:「我听说三王爷患了重病,如今正在广招名医,我略懂些医术,所以想来替王爷治病。」

  几个侍卫垂眼看着个子不高的她。小丫头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打扮也十分普通,横看竖看,都无法把她和大夫两个字连到一块。

  看出几个侍卫眼里的鄙夷,容小满可不高兴地说:「年纪小怎麽啦?我三岁开始学医,十二岁便已经出师,虽然不敢说世间的疑难杂症统统难不倒我,但见识过的病症一定不比皇宫里的那些老头子少,若你们今天把我拒之门外,哪天三王爷真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可别怪我见死不救。」

  几个侍卫看她仰着下巴神气扬扬的模样,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虽然众人都不太看得起她,但终究还是有人进府去通知了管家前来。

  安乐王府的管家姓薛,是个年逾五十的男子,他迈步踏出府门,上上下下打量着站在门口的容小满,扬着下巴问:「你是来替三王爷瞧病的大夫?」

  她急忙双手奉上自己撕来的公文,「没错,我幼时与师父学过医术,对各种疑难杂症颇有研究,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三王爷患的是什麽病,但只要把过脉象之後,就可以立时确诊……」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薛管家唇边挂起不明的浅笑。

  他接过她递来的公文,仔细瞧了眼,便朝她勾勾手指,「随我进来吧。」

  容小满闻言一乐,急忙应了声,跨过门槛,随他进了安乐王府。

  王府就是王府,占地广大不说,而且富丽堂皇,长长的回廊两旁雕饰着各种图案,地上用鹅卵石铺成一条蜿蜒小路,两旁绿柳成荫,不远处还挖有一座荷花池。

  时值夏季,一株株洁白的荷花在池里争相怒放,旁边还有数条金鲤来回穿梭。

  她心底惊叹,脚步却不敢慢下半分。

  薛管家走在前面,步履生风,容小满加快速度追上,在他身後道:「三王爷到底身患何病,为什麽连太医都束手无策呢?」

  他回头对她微微一笑,「王爷患的是天下间大夫都治不好的怪病。」

  容小满眨了眨眼睛,对他的回答感到诡异。「怎麽个怪法?」

  「那还要姑娘见了王爷後亲自诊断,如果我能说得上来,就不是怪病了。」

  「那……三王爷得了怪病,总该有个症状吧?」

  「至於症状,也要等姑娘见了王爷後再仔细研究。」

  容小满听得糊涂,总觉得对方的言行举止有些怪异,可又说不出怪异在哪。

  薛管家将她带到一间正房门前时,便停下脚步。

  因为天气炎热,房门并没有关,他恭恭敬敬站在琉璃串成的珠帘外,道:「王爷,有大夫上门来为您看诊了。」

  片刻工夫,传来一道年轻的男性嗓音,「进来吧。」

  薛管家撩起珠帘,带着她走了进去,刚刚隔着门帘还看不清,此时她才发现这房间的空间非常大。

  容小满四处扫了眼,只见床帐是垂下的。大概三王爷就躺在床帐後吧。

  薛管家拉了她一把,小声提醒,「还不跪下给王爷磕头请安。」

  她忙不迭回神,一头跪了下去,嗓子软嫩的说了一句,「王爷吉祥。」

  「薛管家,你出去吧。」

  床帐後的声音比刚刚清晰一些,薛管家依言转身退了下去,偌大的房子里,除了床帐後始终没露面的三王爷之外,就只剩下容小满孤零零的跪在原地。

  她有心起身,可对方没让她起来,她一时间也没敢动弹。

  「王爷,听说您生病了,可否让我近身替您把把脉,看看病因究竟为何?」

  床上传来一道几不可闻的哼笑声,「本王是你想见就见、想碰就碰的人吗?」

  容小满一时语塞。大夫替病人把脉,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叫什麽名字?」声音非常不客气。

  「民女容小满。」

  「多大了?」

  「今年一十八。」

  「家住哪?」

  她怔了怔,随後道:「祖籍是盛德县。」

  「家里都有什麽人?」

  容小满很想回答,我家有什麽人关王爷您什麽事?您生病,我替您看病就是,干麽打听我的身家背景,这哪是找大夫看病?分明就是在身家调查。

  可心里纵有再多不满,她也不敢当着对方的面说出来。

  人家可是王爷千岁,虽然地位不及皇宫里的那位尊贵,比起常人老百姓,也是个高高在上的人物。

  她一个没身分没背景的小丫头,还真没胆子得罪他,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民女父母早亡,自幼在师父身边长大,两年前,师父也驾鹤西归,所以如今,就只剩下民女孑然一身。」

  「既然你对自己的医术如此有信心,怎麽你一家上下却死得精光?」

  听了这话,容小满立刻不高兴了,「王爷干麽对我的家事如此关心?」

  「因为本王得知道,替本王治病的大夫都是什麽来历,别什麽阿猫阿狗的就想跑到本王面前逞能,你们这些贱民的命不值钱,本王的命可是万分矜贵的。」

  贱民?

  容小满气得不轻,忍不住反唇相稽,「如今外界都传王爷您得了怪病,太医都治不好,既然您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要我说,您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吧。治得好,您算捡回一条矜贵的命,治不好,那也是老天的旨意,咱们凡人难道还能抗得过天吗?」

  她好心好意来替这病殃子王爷治病,可他不但说话不中听,还在那趾高气扬的摆姿态。反正她也是贱命一条,还怕他不成!

  眼下被人大肆侮辱,也顾不得彼此的身分了,说出口的话不由自主的带了些许火气。

  本以为自己以下犯上会被责罚,没想到床帐後却传出一阵轻笑。

  笑声很低沉也极有磁性,容小满忍不住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那笑声好像在什麽地方听到过?

  「王……王爷,说起来,我也是真心想替您看病的,您问了我这麽多,现在也该轮到我问问您了吧?刚刚入府的时候,听薛管家说您患了怪病,既然王爷不想让我替您把脉,那您能告诉我,您平时有什麽不适的症状吗?」

  还是早早把这位王爷给打发了,依她来看,他的身体分明就没有病,病的是他的脑袋,不正常了。

  「的确是有些奇怪的症状的,说起本王的这个病,还得从三年前道来……」

  容小满立刻竖起耳朵,隐约感觉到某种不对劲。

  「话说三年前,本王无意中捡了个小奴才,虽说她是奴才,可本王待她却比待自己亲人还好,本以为那小奴才会知恩图报,此生此世对本王誓死相随的,没想到……」顿了下,声音转为咬牙切齿,「那小奴才竟敢胆大妄为的,趁本王不注意时给跑了。」

  她不由得脸色大变。不会吧……不会是那个人吧?

  「最可恨的就是,那小奴才跑就跑,居然还把本王最重要的东西给偷走。你知道那东西有多贵重吗?呵,你肯定不知道,因为自本王最重要的东西被那小奴才给偷走後,本王就一直病到现在,再也没有康复过。

  「要是让本王逮到那小奴才,本王一定会狠狠虐待她、毒打她、蹂躏她,让她生不如死,死无葬身之地。」

  「王……王爷,我听您说话声音中气十足,不、不像是有病之人,要是没什麽事,民女……民女就先行告退了。」

  没等她起身逃跑,床帐突然被一手拉开。

  床上的男子,身着一袭暗红衣袍,年轻俊美的脸上全是怒意,他死盯着她,大喝一声,「死丫头!都已经送上门来了,你还敢跑?」

  看清此人相貌,容小满大吃一惊,「三哥,真的是你」

  没等她话音落定,男子已经站起身,对外喊了一声,「来人!」

  很快地,守在门外的侍卫便闯了进来。

  北岳皇朝的三王爷东方珞不客气的抬手指向容小满,下令道:「把她给绑了,关进大牢。」

  她一听,吓得花容失色,「三哥,不要呀!」

  「还愣着干什麽,快将她绑紧押入大牢。」

  双拳不敌四手,她哭丧着脸,还不忘问:「你故意引我来的?」

  无视她可怜兮兮的小脸,东方珞哼笑一声,「你还骗我死了呢。」

  已经被绑成肉粽的容小满,哀求道:「三哥,不用这麽认真吧,好歹大家相识一场……」

  东方珞脸色布满阴霾,冷笑一声,对侍卫吩咐,「关进大牢,她要是敢跑,就打断她的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2:31 , Processed in 0.07729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