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66|回复: 2

蜜菓子《一百婚纪念日》(把马王子之三)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1-1-2 21: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0年12月1日

【内容简介】

凭藉自身魅力,以分手为前提跟女人交往,
让她们心甘情愿改变成他喜欢的模样是唐以书的兴趣,
可对女性手到擒来的他,这次居然踢到了块大铁板──
那个在他手下工作的男人婆!
不过面对待琢磨的璞玉,他没那么容易放弃,
所以他想尽办法解开她为爱变成花瓶,却惨遭抛弃的心结,
原以为这下可以照他的喜好来改造,但事情发展却不受控制,
本只是不想让她逃跑而极度尊重她,久了却成习惯;
总是霸道决定女伴造型的他,现在不但给她拒绝这选项,
还学会细心了解她的真正渴望,提供事业舞台让她一展身手,
甚至绅士到认识了大半年才接一次吻就心花怒放,
可见她在他心里的地位真的不一样,只是才想向她求婚,
她却说要出国追求梦想,预备舍弃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女人踉踉跄跄的踩进房里,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扑向化妆台,她伸出手勉强撑在桌面止住滑倒,但却也因此瞧见镜里狼狈可悲的自己。

  赵芷涵望着镜里那双眼哭肿的女人。黑色睫毛膏和眼线融出黑色的泪水,一头长鬈发蓬乱不堪,右手握着酒瓶,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啊啊—— ”她发出尖叫,双手扫掉梳妆台上所有的化妆品,连同那瓶酒一块拨到地上去,地上顿时铿锵大作,东西碎成片片。

  紧接着她发疯似的将头发往上撩起,双手拚命的在后脑勺寻找着什么,终于她找到一截塑胶, 的打开,扯下一大片鬈发假发片。

  狼狈的从地上的面纸盒抽出面纸,她激动的拭去脸上的妆,在台湾的朋友要是瞧见此刻的她,绝对没有人认得出她就是以前人称男人婆的赵芷涵!

  柔软的长鬈发、甜美的笑容、精致的妆容,乃至于这些饰品、洋装,甚至是高跟鞋,这些都是过去的她排斥的装扮。昔日好友们只看过她穿着简单裤装,一头男孩子般的俐落服贴短发……

  赵芷涵泣不成声,看着拿下发片后自己为男人刻意留到肩上的长发。她怎么会这么蠢?竟然跟其他女孩一样,为了所谓的爱情,改变了自己?

  她站起身,四处翻找着,终于让她找到一把剪刀,她就站在全身镜前,将那半长发全数剪去。

  为爱蓄留的长发就代表着他们之间的爱情,她正亲手斩断。

  再精明的女人碰上爱情,也会为之丧失理智,爱情根本是毒药,让她迷失了人生方向、迷失了自我,把自己交给了一个男人,傻到把对方当成全世界!

  为了他做了这么多改变,变成一个乖顺迷人的女人,只为让他开心、只为所谓的“爱”。

  但是,她得到了什么?

  他搂着一个短发俐落,穿着细肩带及牛仔裤的女人,那个女人脸上甚至脂粉不施,一如从前的她,看起来大而化之、干脆俐落,眉宇之间充满英气。

  然后他对她说,他爱上那个女人,因为他喜欢那种大而化之又干脆的个性——而她变了,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变了。

  天哪!当初的她正是那样啊!只是因为他说喜欢长发的女孩,所以她开始留头发;他为她买了发片,说迫不及待想见她长发的模样,从此以后她便天天戴发片。

  他说喜欢女生穿长裙,看起来飘逸迷人,所以她舍弃裤装;他说喜欢女生柔声细语,她试着降低音量、行事温柔;他说喜欢女孩子打扮迷人,出游时会很有面子,所以她开始学化妆。

  他说不喜欢她因为工作而减少两人的相处时间,所以她推掉别家的工作;他说喜欢看她在厨房的模样,她就试着洗手做羹汤。

  她为他做了这么多改变,最后他却移情别恋,选择了未曾改变前的她!

  再也没有任何事会让她觉得自己如此愚蠢,她是如此的深爱他,但是为他所做的一切,换来的竟是残忍的分手!

  他难受的对她说:“你变得跟我认识的芷涵不一样了。”

  她变了,是为什么他没想过吗?一切都是为他啊!可是他却拿这点跟她提分手。

  还像是自己很体贴的给她一个星期时间收拾行李,搬出他们共同的家。天晓得,房租有三分之一是她付的,家具和大部份的东西也是她买的,结果他居然理直气壮的要她搬出去。

  只因那个女人坚持要搬进来住,希望她越快离开越好。

  赵芷涵望着所谓爱的小窝,简单回想就可以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晚归,当初愚蠢的为爱飞到美国来就是错误的开始,她不该为爱情牺牲自己的一切。

  她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台湾,重新展开自己的人生。

  然后,再也不碰爱情、再也不要当愚蠢可悲的女人,绝对不再为任何人改变自己了!

  深吸口气,赵芷涵拿起电话,打给美国的同事与友人,请他们到家里来,告诉他们只要能搬走的家具,随便他们搬,免费赠送。

  她可以想像他回家时脸色会有多难看,但是他不是喜欢改变前的她吗?

  这就是她最初的作风。

  取回她所有的爱与牺牲,回台湾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男子刷过卡片后,很快地在上头输入密码,眼前的白色大门应声开启。他从容的走入豪华宅邸,皮鞋在

  大理石地板上敲出有节奏的声响,通过玄关时,有人自左手边的客厅走来。

  “早安,连秘书。”灰白胡子的男人眉开眼笑的打了招呼,“今天这么早?”

  “昨天晚上有派对,董事长肯定很累没那么好叫醒,我不早点来叫他起床,就怕时间来不及。”连书谅露出个无奈的笑容,指了指右手边的楼梯。“他在楼上?几个女人?”

  “就一个,最近先生都跟心怡小姐在一起。”管家眯着眼,“今天早上想吃点什么?我准备了精力汤跟乳酪面包和蛋,也有吐司……”

  “跟董事长一样的就行了。”他向来随和,“请帮我多切两片水果。”

  “没问题。”管家说着,转身回头去忙碌。

  望着通往二楼的阶梯,连书谅深吸了口气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去。

  踏上二楼,就只有左右两间房,楼梯以左是客房,右方是他顶头上司的临时房间——专门用来约会的。

  当然,女伴们都以为那就是他的房间。不需要多嘴解释,就让那些女孩这样误解是董事长的本意。

  事实上,董事长的房间在三楼,跟书房连在一块,不过,除了他跟这栋屋子的管家及佣人外,其他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擅闯。

  连书谅来到房门口,经验老到的先稍微偷听一下,得先确定没有火辣的进行式,他才好判断要隔多久才能开门。轻叩了两声门板,再仔细聆听,里面安静无声,没有慌乱,也没有应答,那就表示两人昨晚喝了不少,不然就是运动通宵,睡死了。

  所以他自然的推开门,果然瞧见火辣婀娜的女人娇躯,侧过身子拥着沉睡中的男人,女人只脚跨着棉被,露出修长匀称的美腿,枕在男人的胸前。男人熟睡着,狂傲不羁的脸庞道出他的性格。

  连书谅站在床前,礼貌的轻唤了几声,确定床上的两位不怎么想从周公那儿回来后,他便走向右手边的窗户,非常不客气的拉开厚重的窗帘。

  唰—— 刺眼的阳光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不仅照亮一室,还直接唤醒沉睡中的一对俪人。

  “搞什么!”睡在靠窗一侧的唐以书立刻不悦的半睁开眼,只手遮住眼睛。

  “七点了,该起床了。”连书谅从容的系着窗帘,背对着那张大床,好给他们遮掩裸体的时间。

  这间房的东面是一大片落地窗,早上七点没有任何阴影。

  “嗯……”唯一的女性在意识稍稍清醒后,立刻钻进被里。为什么连秘书每次都堂而皇之的走进来

  “心怡小姐当然可以继续休息,但是下午已经帮您预约了SPA,或许早点回去准备会比较好。”叩叩的足音回到门口,他又对上司说:“早餐已备妥,请您十分钟内下来用餐。”

  礼貌的鞠躬,接着把门给带上。

  留下那对被惊醒且意识尚未完全清醒的男女,疑惑眨眼的直瞪着门。

  “我刚刚根本就没盖被!天哪!”赖心怡又惊又羞的尖叫,“我什么都没穿啊!”

  “没关系,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唐以书揉揉眼睛,依然一脸疲惫。“书谅不介意的。”

  “……”赖心怡总是为这句话感到不解,“可是我介意啊!”

  每次都这样,只要以书没有准时起床,就会由连秘书来叫他们起床,不管有没有叩门,只要他们没醒,他总会光明正大的走进来!

  十有八次,她总是一丝不挂,但连秘书却彷佛什么都没瞧见的自然。

  唐以书根本没理她,迳自赤裸着身子往浴室去,关上半透明的玻璃门,快速的洗了个晨浴。今天早上要去跟新的建商洽谈,不宜迟到,书谅永远会精准的来叫醒他。

  十分钟内,他梳洗完毕,并换穿上西装,领带随意挂在颈上,算是打理完毕。

  “心怡,你快点梳洗,等会跟我一起出门。”唐以书临走前不忘交代慢吞吞的女人。

  “咦?我想等会自己坐车回去……”赖心怡眨了眨眼。不必那么急吧?他很早就要出门耶!

  “不,我不留你下来。”他没有笑容,“我七点四十分离开,别让我等你。”

  赖心怡微微一凛,点了点头。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刚开始交往时,他总是很有耐性的等她,但是时间久了,他就要求她准时,最多只能迟到三分钟,到后来连等都不愿等,有一次她迟到五分钟,他就连人带车的走了!

  她是唐以书一手栽培出来的社交名媛,对他有份憧憬与爱慕,但相对的,也有份敬畏之意。

  唐家的男人,个个都有本事让女人们团团围绕。

  唐以书出身赫赫有名的“名稳集团”,家财万贯,整个集团跨足百货业、服装业、生活用品业、建筑业乃至于设计业;唐家育有三子,全在国外长大,随便一个身价皆是亿万起跳。

  三位菁英各具特色,都不是纨袴子弟,皆属俊男之列,事业有成、英俊多金。老大唐以书从事搞建筑业,老二唐以牧从事设计业,老三唐以云是律师一枚,所谓“商场金三角”,正是指他们风流倜傥的三位男士。

  不过,他们还有另一个远近驰名的称号—— 把马王子。

  上流社会中,谁不知道唐家三兄弟个个花名在外,风格不同、各有特色、各有原则,但女人们依旧前仆后继、心甘情愿跳入火坑。

  “把马王子”跟“闺女勿近”这两个封号,远比商场金三角响当当,凡家有温柔千金的大老板,无不拚了命阻止女儿跟唐家男人接触。但此举显然效果不大,他们身边的女人,依然络绎不绝。

  直到去年唐以牧结婚,好不容易终结了牺牲者名单,紧接着最俊美的老么唐以云也死会,简直是让众家父母谢天谢地,而今仅存的老大唐以书,便成了女人甘心飞蛾扑火也要抓住的男人。

  可惜唐以书向来以“把马王子”这称号为傲,不但不觉得那是种讽刺,反而觉得自个儿实至名归。由此可知,他根本就还不想定下来。

  只能说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天生做花花公子的料,他总是顶着一头微乱的黑发,浓眉下是性感的双眼,略方的下颚边满是胡碴,些微鬓角更带出一份狂野,他甚至戴着一圈银色耳环,笑时薄唇惯于只挑起一边嘴角,如荒野中的狼,不羁且性感,惹得女人趋之若鹜。

  “早。”站在一楼楼梯口的连书谅挂着浅笑,很高兴有个准时的上司。

  “早!辛苦了。”唐以书快步下楼来,顺手拍了他的肩。“每次都让你这么辛苦。”

  “真有愧疚感的话,下回调个闹钟如何?”很诚恳的建议。

  “嗯……”他大步走向餐厅,“我觉得你来叫我起床比较管用一点。”

  走在身后的连书谅扯了嘴角。说半天就是不想花时间调闹钟。

  每次董事长搂着女伴回到家里,总是天雷勾动地火,衣服一路从门口迫不及待的脱在玄关、楼梯上,管家不只一次向他抱怨在二楼门口捡到内裤。

  这么忙,哪有时间调闹钟是吧?

  到了可容纳八人的椭圆餐桌前,桌上的新鲜花束还带着露水,是管家一早到后院摘的,三张餐垫已经摆放妥当,很明显的,上面有朵玫瑰花的是赖心怡的位子,所以唐以书和连书谅面对而坐。

  只要早到,连书谅就会在唐以书家用餐,他们是从小学认识至今快二十年的孽缘,所以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连书谅通常会在这时简单的交代今天一日的行程,以及等会要注意的事项。

  “为什么帝发建设的代表换人了?”唐以书边咬着面包,狐疑的问。

  他的名稳建设在国内推出许多赫赫有名的独立建案,但也有不少是与他家建设合作的大Case,帝发就是个老伙伴,说穿了负责人也是穿同条裤子长大的,当然会多照顾些。

  不过帝发的窗口以往都是个有点油条的资深员工小马,已经合作了五、六年,不下十个案子,这次共同开发一个顶级住宅,筹备时日已久,砸下的财力不少,如今竟然中途换了人,甚至连设计图一起换掉。

  “帝发建设空降一个新的建筑设计师,就我们原有的设备和管线更改设计,因为隔间还没上去,所以她还能做大幅修改,听说成本因此少了百分之二十五,效益却可能增加百分之二十五。”

  “哦?”唐以书微蹙了眉,“加总多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吗?这怎么可能?”

  “根据统计表是这样说的。”连书谅耸了耸肩,事实上他只看过草图。“等会洽谈就会明白吧。”

  “这是顶级住宅,别搞成租屋设计,多隔几间就收更多钱……”他有点不悦,临时更动设计,非他所愿。“空降总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来历搞清楚了吗?”

  “嗯,赵芷涵,今年二十八岁……”

  “……女的 ”唐以书忍不住冒出这一句。

  “是的。容我提醒您,如果到了现场,您还是这种态度的话,小心被指为性别歧视。”连书谅客气的提点,顺道喝了口精力汤。

  “我不是性别歧视,是就事论事。”他领教过太多女性负责人了,总是把事情越弄越复杂。“跟女人合作哪一次不是灾难?”

  “这位可能好一点。”伸出了食指,示意上司先听他说完。“赵芷涵二十八岁,成大建筑系毕业,曾获得两项设计奖项,并在纽约的建筑公司担任建筑设计师与监工,传闻参与过两栋商业地标的建案,颇受好评。”

  传闻?也曾获奖吗?才二十八岁就有实际经验啊?唐以书立即算起了她的学经历。“她大学时代就在建筑公司打工吗?还是有亲人在事务所?否则不可能这么早就参与大建案。”

  连书谅抽空瞄了上司一眼,露出佩服的笑容。“是因为男朋友……前男友的关系。”

  “哦!这就说得通了,看来传闻也是真的,只是被前男友掩盖掉了。”唐以书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判断能力。“所以呢?跟男友拆伙回到台湾另起炉灶?”

  “应该是如此,不过大家都不点破—— 拜托您也别点破,这是人家的私事。”连书谅立刻板起脸来提醒,因为上司专挑别人不想说的话说。

  “如果她的私事会影响到公事,那就非说不可了!”他也有他的坚持,“我哪一次没有先见之明?像上次那个承包商根本是负气来乱的,最后跟情人和好后,把我们的案子摆着烂?再上上次……”

  “好!是我的错。”连书谅不想听这些的确早知道的事。“但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就麻烦您有技巧、婉转一点说如何?”

  唐以书露出些许不屑与为难,彷佛为什么大家都要叫他婉转点似的委屈。事实就是事实,何必拐弯抹角的?

  “好吧!”他无奈的答应。“但是……前男友是?”

  连书谅双唇立即抿成了一条线。有人上一秒才答应不多嘴,下一秒继续调查的吗?他重重叹了口气。后头的话他原本不想说……至少,和对方见面前不说。

  “亚齐建设的……二公子。”亚齐,近年来处处跟名稳建设作对,算得上是上司极度看不顺眼的对象之一。

  “噢!”唐以书露出一种“你看吧”的眼神,“所以他的马子因为不爽分手,就跑到敌对阵营来了。”

  这就是他说的,私事影响公事!

  这不是性别歧视,而是女人跟男人天性的不同,女人是纤细柔软的,且情感丰富,相对的考虑的也较多,思考缜密却会偏向复杂,也因为情感丰沛,常会被情绪左右。

  之前有特助因为跟男友吵架严重耽误工作,也有一直都很精明的员工因为生了孩子后,工作再也不是她的重心,搞得一团乱……女人的母性与太丰富的感情有时候真的会造成工作上的失误,而他是无法承受失误的人。

  所以他较为亲密的助手、秘书清一色都是男人,外界当然对他的用人颇批评,但他是生意人,避险是自然的事,他要的是受了伤还能咬着牙往前冲,不会被任何事牵绊,还可以随传随到,出差一、两个月的员工。

  必要时还得睡在工地、跟工人们交涉,他也放过话,只要有哪位女性同胞可以胜任名稳的职位,他月薪八万起跳聘请。

  不过呢,咳,都没有撑过试用期的。

  “你可以不要先预设立场。”

  “唉。”唐以书摇了摇头,“叫帝发建设把小马换回来。”

  “董事长……”连书谅深吸了口气,“你应该给对方一个机会。”

  “给她机会恶整前男友的公司?书谅,我们已经不只遇过一次这样的情况了,收拾残局要多花钱跟时间的!”他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时间就是金钱,越晚完工,我们付出的成本越多。”

  “我知道,但是你要我去跟帝发建设说之前,总得先跟对方见过面吧?”连书谅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完全没跟对方谈过话,就提出换人的要求,这可能有些超过。”

  唐以书皱着眉。书谅说得有理,他只凭过去惨痛的经验做决断,对那位赵什么的不公平……他妥协的点了点头。

  “说不定她只是刚好到帝发建设应征。”唐以书这么说服自己。

  “是啊,跟亚齐敌对的是我们,不是帝发建设。”虽然帝发建设根本是名稳的子公司。

  此时楼上开始传来些许声响,可能是赖心怡已经在收拾行李了,唐以书不让女人留行李在他家。仰头瞧向二楼,他呼唤了管家。

  “老王,去帮我拿五号戒指出来。”心怡的指围是五号,他记得。

  “是。”管家必恭必敬的颔首。

  但坐在唐以书对面的连书谅,却不由得倒抽一口气。

  时间到了吗?他赶紧拿出随身的行事历。赖心怡是四个月前认识的,一共交往四个月一十三天……这时间怎么越来越短了?

  老王打开唯有他知道的保险柜,里头摆了一排的戒盒,四号到七号的Tiffany戒指,每个女孩梦寐以求的求婚钻戒。

  每只戒指都是一模一样的造型,全是单颗美钻,约一克拉,用蓝色锦盒装放。老王把戒盒摆在玫瑰花边,这样赖心怡下楼时便能看见。

  当男友摆出这样的阵仗时,女孩们总会心花怒放、欣喜若狂,但是对象如果换成唐以书呢?

  戒指的出现,就代表分手。

  连书谅默然看着这梦幻的璀璨戒指,对唐以书的女人们而言,都代表心碎。

  董事长身边的女人虽多,但总有一段固定数个月到一年的关系,其中或许有玩乐的对象,不过实在不多,可这并不是代表他专情,而是他喜欢“改造女人”。

  是的,他会看上一个顺眼或是喜欢,仍至于不怎么有兴趣的女孩,将之改造成引人瞩目的美女,从外表、服装到谈吐一一细心培养,在他手里,不管多平凡的女性都能成为社交名媛。

  即使这个女性原本有男友、未婚夫,或是根本对董事长没有兴趣,甚至避之唯恐不及,他到最后总能手到擒来,让这些女人甘愿偎进他的怀里。

  他从小学开始就认识董事长,一直到现在,这位山大王的魅力何在?他还是不知道,唐以书为人跟温柔体贴扯不上边,且霸气十足,大概要变性成为女人,他才能了解为什么这么多女人对这男人趋之若鹜吧。

  当然,如果是为了钱跟地位,这个他绝对不怀疑。

  “好了,接下来就麻烦你了。”唐以书站了起身。

  “喂,每次都把苦差事交给我,这样对吗?”连书谅很无奈的望着斜对面的戒盒。

  “我不喜欢看见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会破坏她们在我心中的美。”唐以书说得干脆,俐落的往门外走去。

  大概是听见关门声,赖心怡心惊胆战的冲下楼。明明还不到约定的时间,为什么有人出门了?

  她踉跄的拎着小行李往餐厅这儿拐来,看见只剩下连书谅时有点紧张,再往前走两步,她看见了餐垫上的蓝色锦盒。

  她瞬间苍白了脸色,双唇颤抖着,眼泪跟着滑落下来。

  “不、不、不、不—— ”赖心怡尖叫起来,手上的东西掉落一地。“这不是真的!为什么 以书呢?以书人呢?”

  “心怡小姐……”他赶忙起身,“请你镇定一点。”

  “为什么要分手?他什么也没跟我说,昨天晚上还说爱我的!”她歇斯底里的想往外冲,却被连书谅拉住。

  唉,傻女孩,哪个男人在床上会提分手呢?就算不爱也是会说谎啊。

  “请你别这样,这是迟早的事,你比谁都清楚。”他话说得重了些,“董事长已经将你培养成一个美丽得体的女人,也为你开拓了社交圈,你的未来已经改变,我想他给你的够多了。”

  比谁都清楚……泪水不停的涌出眼眶,赖心怡颓软的跪到地上。是啊,每个被唐以书选上的女孩们都知道,Tiffany?戒盒是迟早会出现的。

  他喜欢将女人改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改造她们的外表乃至于是内心,从别人手中抢到怀中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而且这些女孩都是心甘情愿的。

  他会从中得到无上的满足感与新鲜感,然后在这份感觉转淡之际,提出分手。

  他交往过的女人都曾历经这一段,被“前辈”告诫过的她自然清楚,戒盒的出现绝对不代表结婚,而是他们正式分手,从今以后见面就像朋友,他会非常尊重的对待,但再也不是亲密关系。

  “我做错什么了吗?”赖心怡泣不成声的问着。她以为……自己会是让以书停留下来的人,他为了她做了那么多啊!

  “不,你没有错,没有人错。”连书谅蹲下身来,尽可能温柔的说着,“但是如果你认为自己是董事长的唯一,那就大错特错了。”

  赖心怡瞪大双眼。她……的确在心里这样想过,甚至无时无刻这样认为!

  “大家好聚好散吧,你也知道终有这么一天。”他轻轻将她扶起,“吃完这顿早餐,把脸擦干净,带着戒指走出这道门。”

  被扶上椅子,她望着眼前丰盛的早餐,和管家早就备妥的面纸,彷佛对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

  她怎么可能吃得下呢?她就在刚刚被甩了,即将彻底离开以书的生活!

  “那周末的宴会……”她哽咽问着。原本他们要连袂出席的。

  “我想你的身份已经不适合,就好好在家休息吧。”连书谅礼貌的回应,“不过,下午的SPA还是维持,你可以去放松一下。”

  赖心怡颓然的坐着,一脸哀莫大于心死。

  连书谅看向管家,老王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他见多了,一切交给他就好。

  于是拿起自己的公事包,往门外走去。

  “对了,赖小姐,有件事请你注意。”连书谅想起什么的停下脚步,回身交代着,“请不要散播对董事长不利的消息,否则董事长能给你的一切,我也能摧毁它们。”

  赖心怡一惊,抬首望向右斜四十五度角的男人,冰冷的眼神与口吻都代表着他是认真的。

  她颤巍巍的点了点头,连书谅立即又挂上无害的笑容,笔直走向门口。

  不管董事长做了什么,他向来无条件支持,但相对的,只要有任何人企图伤害董事长或是名稳的一切,他也会不留情的予以阻止。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赖心怡终于忍不住推开盘子,伏在桌面上痛哭。

  老王从容的递上湿纸巾,然后将冰敷袋拿到冰箱里冰着。噢,等等还得准备一杯水,哭过的女孩总是特别容易口渴。

  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先生最后一次拿出蓝色的锦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1:27 , Processed in 0.0807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