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67|回复: 2

蜜菓子《人妻若愚》(把马王子之一)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1-1-2 21: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容简介:

吹毛求疵,完美主义,工作第一,变化休想改变他的计划……
是唐以牧惯有且自豪的坚持,而能匹配他的女人,也该如此!
自从第一眼见到她脱俗的回眸一笑,即结下两人不解情缘;
第二回偶遇,她的一丝不苟、精明干练在在令他激赏,
重要的是,她也是个工作狂,无一不符合他理想妻子的标准,
老天爷的心有够偏,独厚他已够完美的人生,还不吝锦上添花,
让他如愿抱回如此无懈可击的佳人。岂料──
婚前她的东西总会编号归位,婚後却丢三落四老找不到;
她的步伐总是优雅从容,婚後却举止大剌剌,还跌个狗吃屎;
她的饮食永远清淡自律,婚後非但不忌口,还嫌他生活没乐趣!
面对这等「不及格」行径,换作婚前的他早该满脸嫌恶,
想不到,这天兵般的天真与率性,竟让他感到有点……
迷人?甚至情不自禁耽溺在这不完美中无法自拔!
直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无情的将他自美梦中打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我说过不要放香菜。」

  一道突兀冰冷的声音自身後传来,安净正与友人聊得开心,却被那蕴藏着怒意的口吻分了心。

  整层楼陡然静谧,低气压瞬间笼罩宾朋满座的高级餐厅。

  刚上菜的服务生一怔,跟雕像般动也不动,他一只手还没离开盘底,脸色顿时发白、冷汗直冒,僵直着身子望着眼前西装笔挺的男人。

  「对、对不起。」服务生颤着音,缓缓的把未离手的盘子又端了回来。

  「我刚刚点菜时说了什麽,你还记得吗?」男子口气之冷肃彷佛气温又低了两度。

  服务生颤巍巍的好几秒吭不出一个字,好不容易才缓缓吐出。「海鲜炖饭,不要香菜……」

  「既然你记得很清楚,那是你菜单上没有注明,还是厨房的缺失?就算厨房有缺失,端菜过来的时候你也没注意到吗?身为服务生就是要以客为尊,你却不把客人的要求放在心上,犯了最基本的错误。」男子继续不客气的直指服务生的缺失。「立即把菜拿回厨房,不要只是把香菜挑掉,我要重做一盘。」

  重做?几个女孩子互相交换眼色。有这麽严重吗?好严格的人喔!或许真的是很讨厌香菜的味道,才不许沾上一丝气味。

  安净背对着那桌客人,却很能了解那种感受。她也超级讨厌吃香菜,只是最多挑掉沾到的部分而已,不至於要求人家重做一份。

  「可是……」这位客人气势逼人,服务生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全。「对、对不起,现在客人很多,如果要重做的话,可能得、得、得等一下下。」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的错误要由我来承担?」

  哇!安净不由得瞪大双眼。好严苛喔!简直是龟毛国的国王!

  脑子闪过这个称号,她迳自窃笑起来,禁不住回首,很想看看这位龟毛王是何方神圣。

  几乎没有什麽遮遮掩掩,安净大方的直接转过头去,完全不在意对方可能觉得太过突兀。

  反正他应该早知道自己成为焦点,不会介意多一个人观望吧!

  她的背後就坐着龟毛王的友人,从背影就可以感受到这名友人有多尴尬,而坐在他对面的龟毛王——

  哇……

  安净愣了一下。竟然是个型男!

  刚硬的浓眉停在坚毅的双眸之上,直挺的鼻梁下是两片紧抿的薄唇,略长的方脸线条鲜明,每一个五官都不算顶特别,但凑在那严肃的脸上,却成了绝佳的个性美,再佐以微卷却自然有型的头发,龟毛严苛恐怕成为这位酷男的最惨败笔。

  要是他都不说话,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女人的目光。

  挂着笑的安净看得太明显,一时间忽然觉得……

  咦?为什麽龟毛王好像也在看她

  唐以牧在前头那个女人一转头时就注意到了,不知是否因为她就坐在窗边的关系,阳光照耀在她脸上,呈现出白皙透明的肤色,双眸美丽深邃、鼻梁高挺、唇若樱瓣、眉如雪羽。

  美,那是一种极致的美,一个他追寻已久的完美女人。

  而乍见她那绝美的笑靥,似乎让他的心跳漏了拍?

  安净以为自己够直接了,没想到对方同样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瞧,害得她不由得缓缓的转回身去。

  「小姐。」另一名服务生依旧尽责的送上她的餐点,他很想解救同事,可惜谁也不敢造次。

  餐厅经理急急忙忙的奔至桌前,赶紧跟唐以牧赔不是,安净在前头只听见龟毛王低沉的语调正质问着整体训练与控管的瑕疵,无法相信这是所谓的高级餐厅。

  「吃饭的兴致都没了。」坐在对面的岑璨雪噘起嘴,拿叉子搅着盘子里的面。

  安净望着自己面前的餐点,发现自己跟龟毛王点了一样的餐点,她一样也不敢吃香菜,所以盘中物并没有任何香菜存在。

  仅仅思索了两秒钟,她站起了身子。

  安净高且窈窕的身材立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只见她捧着自己的餐盘,优雅自若的来到唐以牧的桌边。

  「不如我跟你换吧。」她将盘子搁上桌。「跟你一样的菜色,而且没有香菜,因为我也不喜欢吃香菜,这样子或许是最快的方式。」

  所有人错愕的望着她,安净也没等他说话,直接伸手便要把他面前的海鲜炖饭给拿走。

  「等等。」唐以牧见状,下意识的握住她白净滑嫩的手腕。「你不吃香菜,怎麽能换走这一盘。」

  「我吃!」隔壁桌的岑璨雪托着腮,对他摆摆手指。拜托快还给大家自由的空间吧!

  安净脸上滑出一抹微笑,挑高眉,眼神往自个儿手腕上瞧。他该放手了吧。

  「但是……」这不符合他的原则,这家餐厅的错,本来就该由他们负责到底。

  「但是你这样会影响其他人,我想这不是你希望的吧?」

  她轻柔的挣开他箝制的大掌,唐以牧才惊觉的松手。

  接着她转向一旁呆愣的餐厅经理跟服务生,用简短的话要他们改进,避免下次出现一样的问题,并且要求对这位先生要有一定的礼遇跟赔偿後,回眸投给唐以牧一个甜美的笑,便回到自己的位子。

  唐以牧忽然一点都不想再坚持下去,他有了美女交换的餐点,她也给了餐厅最佳建言与改进方式,现在多做什麽,都只显得他态度不佳。

  而他,不想在那个女人面前呈现出不好的一面。

  他就该完美,而且应该要有一个如同那名女子般完美的女人。

  安净回到位子上後,立刻跟好友交换食物。

  「谢天谢地,大家终於可以安静用餐了。」岑璨雪毫不避讳说道。

  只是安净有点难以静心,她望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忘不了那双炙热凝望的眸子。

  「喂,你干麽脸红啊?」

  「啊?没什麽啦……」

  安净想回首偷看那个男人,但是还没回头就被岑璨雪发现。

  一直到服务生送上帐单时,她一直想再看一眼的男人,终於出现在她的身旁。

  「我来付。」唐以牧飞快地接过帐单。「感谢小姐帮忙。」

  安净错愕的站起身,轻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在脸红,心跳得好快好快,光望着这个男人,就有种晕陶陶的错觉。

  「唐以牧。」他紧接着自我介绍,连名片都备好了,丝毫不浪费任何时间。

  她有些迟疑的接过名片。今天是跟几个好朋友出来玩的,可没带名片在身上,而且她只是个钢琴老师,好像也不用什麽名片……

  「我……」她笑得娇甜羞赧。「我姓安,单名一个……」

  「总监,电话——」跟着他一同来吃饭的秘书递过电话。「很急,是厂商那边的问题。」

  唐以牧深吸了一口气。这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

  拧着眉跟她道歉,这通电话他必须马上接,因此他回过身走向餐厅一个无人的角落。

  安净望着他颀长的背影。不知道为什麽,她竟然对这样的龟毛王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走了啦!」岑璨雪一把拉过她。「难道你真要跟那种男生认识?」

  两个友人一前一後的拉着她,反正帐单有人付了,她们可不想单纯天真的安净跟那种龟毛男搭上线。

  「可是……」望着那背影,她从没有过这种小鹿乱撞的强烈感受。

  几分钟後,唐以牧解决完事情再回来时,桌边已经没有任何窈窕淑女的身影,他有些疑惑、有些感慨,或许目前只是他一厢情愿。

  他迳自浅笑,至少,他知道她姓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21: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暖阳难得从连日细雨的乌云中探出头来,天空开始绽放唯美的蓝,为阴晴不定的初秋带来舒爽的色彩。

  一大清早,许多鸟儿就停在这栋桃园市郊的透天厝边,吱唧鸣叫,彷佛知道这儿明天将有喜事,一同前来祝贺。

  明天是安家长女出嫁的大日子,安家上上下下雀跃非常,因为仅是小康人家的他们,竟然有幸钓上金龟婿!

  屋子里忙成一团,大家都为了明天的婚礼准备,不过忙乱的是安爸、安妈还有伴娘,主角新娘子不慌不忙,甚至还坐在桌前打电话,处理公事。

  「安净——」安齐高声喊着,「我要喝茶。」

  「咦?」她正在帮姊姊的伴娘兼同事小舒拉拉链。「就来!」

  「好紧喔……天……」小舒不停地做着深呼吸。「我穿这件伴娘服会不会在婚礼上晕倒啊?」

  「姊不会允许这种事的……好了。」安净为她将拉链拉上,确定不会有迸开的危机後,急着赶去帮姊姊泡茶。

  「欸,你不当伴娘真的可以吗?好歹是你姊结婚耶。」小舒超好奇的。姊姊结婚,妹妹竟然只是当打杂的?

  「就是因为我姊结婚。」她耸了耸肩。「她不要一个会让宾客分不清楚谁是主角的伴娘。」

  她牵起一抹苦笑,赶忙往厨房里去。

  安净和姊姊安齐是双胞胎,同卵双胞胎,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孔、声音与身材,只要两人都不讲话,没有人能分得出她们谁是谁。

  安齐决定结婚那天,就开门见山的对她说,不希望她当伴娘,因为她不需要两张一样的脸孔。

  「茶。」她将安齐最爱的花茶以一定的温度冲泡好,搁在她右手边前方三十度的位子。

  「谢谢。」安齐轻声说着,手里还在翻阅资料。

  桌上有一叠已经印好的谢卡,安净看着上头唯美的婚纱照,很难相信,唐以牧会是她未来的姊夫。

  三个月前在餐厅的匆匆一瞥,安净後悔过无数次、也幻想过无数次,如果她留下来等他说完那通电话、或是鼓起勇气打给他,或许今日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或许不会在工作场合上巧遇姊姊,不会对姊姊展开追求,不会即将成为她的姊夫。

  「姊,明天都要结婚了,你怎麽还在工作?不是请假了吗?」安净看着工作狂的姊姊,她们只要相望,就宛如在照镜子似的。

  「这个案子我经营了三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我可不想拱手让人。」安齐勾起一抹笑。「我相信以牧现在也还在工作,他不会介意的。」

  是啊,这两个人真的是天造地设。

  若说唐以牧是龟毛王,那安齐就是龟毛后了!两个人对於工作都汲汲营营,不容许任何错误跟瑕疵,只有工作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其他都是次要。

  「安净——」小舒急急忙忙的冲进来,那声求救的尾音很是可怜。「我的衣服旁边裂开了,快帮我缝!」

  安齐抬头,看着同事莽莽撞撞,摇了头叹口气。

  「角落白色柜子最上层的第三号盒子里,线圈在工具盒的下层,从右边数过来第三个。」清楚的告知妹妹东西所在。「适合这件衣服的针在上层的第六组针包,用完记得物归原位。」

  「好……」安净倒抽了口气。这就是她的姊姊,完美小姐。

  通常隔天就要结婚的新嫁娘,家里一定是一团乱,婚纱挂在一边,还要准备明天结婚要用的东西,根本是鸡飞狗跳;唯有她的安齐姊姊,婚纱已经以套袋装妥、所有物品以编号摆放整齐,行李早就已经寄到唐家并且摆放完毕,每个人还有一张A4的流程表与注意事项,流程表的时间是以分钟计算。

  分秒不差,就算有再天大的突发状况,她知道姊姊也能够让流程按照时间表顺利走完。

  说到那张流程表,安净就一个头两个大。她明天是总招待,要是出了点纰漏,一定会让姊姊骂到死,她一个月前就开始胃痛了。

  也或许,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总招待的工作,而是即将要跟唐以牧再次见面。

  「哎——」小舒颤了一下身子。「痛……你刺到我了,安净!」

  「咦?对不起、对不起!」她出了神,慌慌张张的收了手。

  安齐皱了眉心,吵杂的环境让她很难工作,所以她起了身来到她们身边,接过妹妹手上的针。

  安净退到一边,看着自己明亮美丽的姊姊正用标准的姿势,迅速的缝着衣服。

  姊姊什麽都会,简直就是万能的,她们俩除了容貌、身材跟声音外,大概就没有相像的地方了。

  自从知道姊姊跟唐以牧交往以来,她从未跟他见过面,甚至连两家人彼此会面时,她也找了藉口避开;那是姊姊的意愿,她只跟唐以牧提过她有个妹妹,没说过是双胞胎。

  她说,不希望唐以牧看着两张一样的脸,也不希望他有机会比较。

  其实姊姊多想了,这麽完美无缺的人,她怎麽比得上?怎麽比,她都是属於比较笨的那一个。

  但是她答应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她并不想见到唐以牧……

  那是种很复杂的想法,有时候她会可笑的幻想,说不定唐以牧追求姊姊,是因为把姊当成她。

  因为他们早在之前就见过面了,在餐厅里的几句话,几次眼神流转,不知道为什麽,她就是对他有感觉。

  不过後来她想通了,当时的一面之缘只限於外表,尚未提及个性,唐以牧跟姊姊才是最速配的一对,不管对人生的目标、对工作的执着,还有「极度有原则」的想法,均如出一辙。

  换言之,相信当初她就算有机会跟唐以牧认识,他也不会喜欢她。

  她可是那种粗枝大叶又不聪明的女人,很难配得上唐以牧对女人的标准——绝对的美丽、聪明与事业长才。

  安净只希望明天会忙得不可开交,这样就没有时间跟唐以牧聊天,或是回答他可能的疑问。

  最好能不要看见他,她知道,明天他会帅得让她再次心跳加快。

  「安净,我那顶粉色钻石的发箍呢?」另一个伴娘在对面大喊着。

  深吸了一口气,她记得跟衣服一起放在箱子里吧?怎麽会一直找不到东西呢?

  「红色行李箱的夹层里。」安齐不慌不忙的回着,一面咬断线,不远处桌上的手机正铃声大作。

  安净赶紧先去帮另一个伴娘找发箍。姊姊连伴娘的东西放哪里都知道,说不定还真能背出明日所有物品的位子。

  楼上砰砰的声响不停,爸妈好像在翻箱倒箧,不知道在找哪套隆重的服装。

  「喂,安净。」小舒拍了拍她。「安齐有跟你提过,她为什麽要结婚吗?」

  她回头,很是惊讶她怎麽会这麽问。

  「因为她喜欢唐以牧吧?」这种理由还要问吗?不相爱怎麽结婚?

  「拜托!你是她妹耶,她认为全世界最最愚蠢的事就是谈恋爱。」小舒摇了摇头。怎麽这小妹这麽天真?「交往才三个月就结婚,你不觉得这太快了吗?」

  「姊做事都有原则跟流程表的,做决定也都经过深思熟虑,应该没有什麽问题吧?」认识一个月就结婚的也不是没有,应该不需要大惊小怪。

  「恋爱这种事有流程表的吗?」小舒重重的叹口气。「原来你不知道安齐愿意结婚,是因为——唐以牧符合她的老公条件。」

  安净呆愣的望着伴娘小舒,眨了眨眼。就这样?单纯只是因为「条件符合」?

  「唐以牧是谁你知道吗?唐家的二少爷耶!这麽庞大的集团,这样的男人我也嫁!」

  她知道,自从姊姊说出跟唐以牧交往的事情後,她就忍不住去了解关於唐以牧以及唐家的一切。

  唐家是名稳集团的主事者,家业根本不是家财万贯足以形容,跨足百货业、服装业、生活用品业、建筑业甚至设计业,家族里的随便一个小孩,身价都有数百亿以上,家里还有私人直升机,三个儿子都在国外长大。

  唐家三个儿子长相各具特色,但全属於俊男之列,事业有成、英俊多金,的确正如小舒说的,要符合女生梦想的条件真的太容易了。

  唐以牧从事室内设计,囊括功能性家具,是赫赫有名的设计总监,为人龟毛挑剔,但正因如此的要求完美,所打造的商品也从未失败过。所以他是个拥有智慧、对工作执着又谨慎的男人,完全符合姊姊的要求。

  「他们个性很像,所以姊当然喜欢他。」安净真心这麽觉得,聪明的人总是会相互吸引。

  「你错了!安齐绝对不是因为很爱他才嫁的,但也不是说她是为了钱啦。」小舒在镜前绕了一圈。「因为安齐认为一个正常的人,要有婚姻才算圆满。」

  咦?安净吓了一跳。真的是这样?

  婚姻难道不应该是因为相爱、想与对方走到人生终点,才决定共组家庭?

  「不会的,姊她……」

  「这样有什麽问题吗?」安齐的声音冷不防的由後方门口传来。「婚姻是完美成功人士必备的身分之一,像我这样的人,怎麽可以没有婚姻?」

  安净闻言讶异万分,一脸不解地回头看着跟自己一样容貌的姊姊,伴娘小舒则露出一副「就说嘛」的泰然神情。

  「所以你……不喜欢唐以牧?」她脑子快炸了!这是什麽想法?

  「喜欢啊,不喜欢怎麽天天相处?」安齐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但是条件凌驾於一切之上,我们都同意婚姻的定义,也没想要搞什麽被恋爱冲昏头这种无聊愚蠢的事。」

  恋爱叫无聊愚蠢?天哪,数字比较有趣吗?

  「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安齐眼尾一勾,示意她立即过来,安净知道姊姊的意思,那眼神和口气表示有重要的急事。

  果不其然,一路往三楼走去,那是姊姊的房间,闲人勿近的堡垒,她跟着来到姊姊的房间里,通常是重大事情,姊姊才会如此慎重。

  「发生了……什麽事吗?」她战战兢兢,总有不好的预感。

  「我接触三年多的Case要谈成了,公司本来要派我的劲敌去谈这笔生意,不过这麽一来功劳全归她了,我不可能看着这种事发生,所以我要搭晚上的飞机直接前往德国。」

  「晚上?今天晚上?」安净倒抽一口气。「这样你明天怎麽来得及回来参加婚礼」

  「当然来不及,到那边不是签字就好了,还有很多事情得做;另一家公司在跟我们抢人,我必须抢得先机。」安齐走到衣橱边,将婚纱拿了出来。「穿上。」

  她瞪大眼望着白纱礼服。现在要她穿上是怎样?姊一定要这笔生意吗?公司的人这麽多,更别说明天就要结婚,为什麽——

  「你……」安净脸色苍白。「该不会是要我……代替你?」

  「当然。」她眯起眼,勾起美艳的笑容。「我的预防措施很完美,不让唐以牧知道我有个双胞胎妹妹,就是有这麽点好处。」

  「什麽你之前不是说,不希望他比较两张一样的脸蛋才——」

  「我怎麽可能怕比较?」安齐挑了挑眉,冷冷一笑。「尤其是跟你一起比较,有眼睛的都会选我。」

  安净没有为此生气,打从娘胎出生後,她就很认分的面对现实。在学校时拿第一名的是安齐,才艺竞赛也是安齐得奖,就连运动选手都是安齐,而她永远都是吊车尾,後面数过来的名列前茅。

  唯有钢琴跟画画这两样赢过安齐,不过这两项长处安齐根本不屑一顾。

  但要她代替姊姊出嫁?这太夸张了吧!

  「姊!这笔生意你非得亲自谈不可吗?结婚是人生大事耶!」

  「那只是一个仪式而已,要不是因为唐家势力太庞大,非得宴请宾客,我跟唐以牧都希望登记结婚就好。」说到这个,安齐立即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搞得这麽盛大,毫无意义又累人,一张纸、一个身分,能算得上什麽大事?我那一亿两千万的合约才重要。」

  天啊,她不该觉得奇怪,这就是她的姊姊,工作比什麽都重要!

  安齐把衣服塞给安净,要她立刻穿上,再立刻简单的梳整头发,将头纱戴上,并且要她穿上高跟鞋。

  「果然跟我一模一样……就是斑多了点,为什麽不好好防晒?」

  安净的两颊有许多雀斑跟晒斑,因为她热爱大自然,安齐就不一样,雪白无瑕的肌肤,犹如她的人生,不容许任何污点。

  「开始练习走路,我走路可是很优雅的,不要把高跟鞋当拖鞋穿。」

  「姊……」她无力的垂下双肩。「我不可能代替你嫁给唐以牧啦。」

  「为什麽不可能?难道你要代替我去谈生意?那你乾脆拿刀杀了我吧!」安齐气势向来惊人,一步就走到她面前。「就只有几天时间,我们外表根本分不出来,你怕什麽?」

  「我、我……」安净红透了脸。姊以为结婚就只有走红毯这件事吗?「新婚之夜怎麽办?」

  安齐一愣。对呴,她跳过这件事了。

  因为她原本打算新婚之夜要提早回家,继续处理手边的大案子。

  「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很累要提早休息,唐以牧很贴心的。」事实上是因为他手边也有很多案子要忙,他们婚前完全没兴致做爱。

  「那蜜月呢?」

  「蜜月?哪有那种浪费钱又浪费时间的东西?」安齐不悦的拢眉。女孩子脑中都是这些罗曼蒂克的想法吗?去度个蜜月会损失多少交易,真搞不清楚状况。「我有案子在跑,唐以牧也有两批设计在进行,我们本来就说好不会有蜜月。」

  安净简直瞠目结舌。如果说她的姊姊是史上最没情趣的人,想不到还有另外一个跟她搭成一对?

  她严重怀疑,唐以牧是真心喜欢姊姊吗?还是因为姊姊的美貌、智慧与个性也刚好符合他的「婚姻条件」?

  「这怎麽会是婚姻……」安净无力的吐出这几个字。她勾勒的美好人生,是遇到一个让自己脸红心跳的男人,享受被宠爱的感觉,两人互许终生,白头偕老。

  「你以後就会发现,我跟唐以牧的婚姻建立在尊重上面,可能还比因热恋而结婚的夫妻撑得久。」安齐自豪的笑着,她有足够的自信相信,她会拥有人人称羡且完美的婚姻。

  社会地位、外貌、手腕与聪颖全部具备,他们将会是一对成功的夫妻。

  「这样不会幸福的……」她快哭出来了,这两个人,懂得什麽是幸福吗?

  「有工作就会有幸福。」安齐戳了戳她的背。「开始练习走路。你得假扮完美的我,忍着几天不要瘫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样子丑死了!」

  呃啊!安净紧握拳。她是千百个不愿意啊。

  穿上高跟鞋,走上红毯,还跟唐以牧结婚,说什麽我愿意——

  忽然心跳漏了一拍。哇……跟唐以牧结婚?

  她眨了眨眼。为什麽每次想起他的样子,就会觉得血液有些快速奔流?

  安齐望着一动也不动、想得出神的安净,不由得扯了嘴角。这个妹妹就是感情用事,或许对安净来说,婚姻是神圣的,但是对她而言,工作比什麽都重要。

  「安净。」她换了张可怜兮兮的脸。「我只有靠你了,只有你可以帮我。」

  「姊……」一见到她软了身段,安净就急了。

  「我知道这很过分,可是我不能失去在公司的地位,那是我花了三年时间争来的案子,真的不能白白让人。」安齐硬挤出两滴泪水。「你会帮我吧,安净?我只有你这个双胞胎妹妹了……」

  她一时之间千头万绪。姊根本是把难题丢给她,教她怎麽下决定?

  「好、好啦。」心软的她,永远敌不过软性攻势。「可是你真的要尽快回来,否则我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麽时候。」

  「放心好了,我会写好注意事项跟锦囊妙计给你。」安齐堆起满脸的微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就知道只有你最好了,我的好妹妹。」

  安净紧皱眉头。她能怎麽办?世界上就只有她这个双胞胎妹妹能帮安齐了,她不帮,谁能?

  安家这天很漫长,二楼的安爸安妈忙了一天找衣服;两个伴娘在讨论如何在婚礼上也能认识几个金龟婿;三楼的禁地里,新娘悄悄换了人,但只有窗边的鸟儿知道。

  「我说过一毛都不能减,这种小事不要我再三的耳提面命。」

  正在照镜子的男人们一个个一脸错愕,回头看向即将要结婚还手机讲不停的新郎。

  「结婚还那麽忙?」唐以云不由得摇头叹息。「我怀疑他忘记今天要结婚。」

  「我怀疑他不知道新娘子的名字。」唐以书更乾脆,将领结系紧。

  两兄弟交换眼神,认真的决定等一下问问看。

  唐以牧终於暂时放下电话,他眉头紧蹙,表示刚刚那通电话让他不甚愉快。事实上他很常不愉快,因为依照他吹毛求疵的个性,能满足他需求的人实在不多。

  「我说新郎,结婚这天不办公,不会损失多少吧?」唐以云不禁调侃他。「总不会都站在牧师跟前了,手机响了也要接吧?」

  他望着小弟一眼。「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

  「喂!不会吧……」他是开玩笑的,想不到二哥还认真回答?「这太夸张了,新娘子会被你气跑的。」

  「安齐不会介意。」他搬出自豪的笑容。「她认为工作比什麽都重要,说不定到时接电话的是她。」

  当然,唐以牧料想的绝对没错。只是他尚未料及亲爱的未婚妻,此刻人已经在德国了。

  这句话让唐以书和唐以云两兄弟瞠目结舌。当初以牧说要结婚时就已经跌破大家眼镜,上流社会多少人纷纷感激上苍出现了牺牲者,以防自己宝贝女儿、孙女陷入魔掌。

  以牧要求的对象非常简单,只有两个字——完美。

  头脑完美、长相完美、身材完美、仪态完美,每一处都得要完美,最重要的要能跟他有共鸣,工作仅摆在生命之後,工作後面就再也没什麽重要的大事了。

  「所以她也……」唐以书有些讶异。「对这场婚姻没有抱什麽太大的憧憬?」

  「憧憬?」唐以牧冷哼一声,「那种东西能当饭吃吗?你看看以云的样子。」

  唐以云打了个寒颤。没事干麽把矛头指向他?

  「你们两个也别混了,都几岁了,早该把时间订下来结婚。」唐以牧开始结婚大促销。「事业再成功,没有婚姻就不圆满,别再蹉跎了。」

  唐家两兄弟面面相觑。这种话轮得到他来教训他们?

  「喂,你有没有搞错?你这是形式上的婚姻耶,只是因为对方符合你的标准,你一点都不爱她……这能叫婚姻吗?」唐以云严词厉色的发难。

  「去登记就叫婚姻了。」问什麽废话!唐以牧紧皱眉头。「还有,我当然爱安齐,她是万中选一的完美伴侣。」

  「哼……」唐以书忍不住笑了起来。「所以你是因为她符合标准而爱她,不是因为她这个人而爱她。」

  唐以牧戴起手表。这两个女人换不完的兄弟,根本没资格跟他谈爱情。

  他当然也是换过许多女友,因为他的人生计划书里,二十八岁一定要结婚,对象一定要是匹配得上他的完美女人。

  他不放弃任何机会,可惜没有几个女人能符合他的标准,要不然就是歇斯底里的骂他是神经病。那些都是弱者的说法,什麽事都不追求完美,只不过是懒人的藉口。

  幸好,上天让他找到安齐。

  第一次在餐厅见面时,他就对她深深着迷,可惜未能留下联络资料;第二次在他家公司偶遇时,她很明显没把他放在心上,根本不记得他,但是他不可能错失第二次机会。

  他追求後,才发现安齐从里到外都是绝佳的伴侣。

  而今,他终於要走进婚姻,为人生写下完美的一个逗点。

  「如果她不符合我的喜好,我又怎么会爱上她?」唐以牧挑高了眉,扬起自得的笑容,阔步而出。

  俊美的两兑弟摇头叹气。挑剔不是坏事,但是连什么叫幸福都不懂,这可就糟了。

  宾客陆续就坐,唐家三兄弟纷纷在外头寒暄迎客,唐氏夫妻也眉开眼笑。

  只是今日宾客相当有特色,清一色是年纪稍长的财团主人前来,年轻第二代莅临的仅有男士,娇艳如花的千金们少之又少,出席的不是死会就是已婚,单身佳人一个都不见。

  这是当然的,上流社会中,谁不知道唐家三兄弟个个是猎艳髙手?所有人盼唐家婚事盼得比唐家两老还急,就怕一年拖过一年,唐家子弟戕害的少女迟早会多到可以组后宫。

  现在死会的偏偏不是最高段的王子之一,谁敢冒险带自己家的千金前来。

  女方那边一团乱,因为「安净」一早就不见了,反而委托好友帮忙做总招待。

  岑璨雪当然知道穿着白纱、全身发抖、脸色泛青的新娘是她姐妹。这安家姐妹是脑子烧坏了吗?一个结婚当天人在德国谈生意,另一个竟然愿意代打上阵?

  「婚礼要开始了!」伴娘们急急忙忙跑回来。「安齐,唐以牧真的是帅呆了,他的兄弟也好帅喔!」

  「对啊,那个唐以云人超好的,个性温和好迷人哟。」小舒一脸桃花盛开的模样。

  「是吗?哼。」岑璨雪冷哼一声,「杀人凶手。」

  咦?好友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足以让安净听见。

  她双眼瞪圆地望着好友,岑璨雪却只是回眸一笑,仿佛她刚刚什么都没讲。

  这又是怎样?璨雪早就认识唐家的人吗?

  可惜没有时间让她多问,她就被领了出去,站在红毯的那端,面对着庞大的宾客们,看着爸爸挨到身边,而她自然地挽起父亲的手。

  红毯的另一端,则站着穿上一身白色西装的唐以牧,他脸上嵌着很淡很淡的笑容,遥望着走来的她。

  安净一颗心快跳出来了。天哪,他好迷人!

  冷静……不会穿帮的,她不会穿帮的……

  她这么告诉自己,虽然她有无数的怀疑——唐以牧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自己所爱的女人?

  爸爸将她带着发抖与冰冷的双手,交给俊拔出色的唐以牧。

  他似乎没有发现……安浄深呼吸一口气。

  不,他根本没有多看她一眼,眼底丝毫没有热情。唐以牧跟姐姐,真的是只力结婚而结婚的一对「佳偶」。

  「安齐小姐?」牧师轻声唤了她,因为她迟迟没有讲「我愿意」。

  安净因惊吓而脑袋一片空白,她紧张地看向身边的男人,他带着点狐疑地望着她,眉头轻蹙,仿佛在说「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

  「我愿意。」她赶紧脱口而出,硬挤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她,成了唐以牧的妻子。

  天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2-27 11:12 , Processed in 0.0770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