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70|回复: 3

蜜菓子《黑金执事》(贵妇不怕出身低之二)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1-1-2 17: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 2011年11月02日

内容简介:

谁说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是梦想?要不是有祖上传下的诅咒,
她才不想被困在这叫作黑山的诡异之地,守着别墅守禁忌,
幸好??喔不,是可怜的二少爷车祸意外失明回家休养,
要她这管家暂代公司职务?没问题,她刚好借机出去透透气,
只不过一票员工不服她这个「女性」代理董事长就算了,
还在平常不可能有人出入的山路上差点和敌对公司老板对撞,
而且这男人是眼睛有问题吗?一直喊她先生、兄弟的,
知道她是女人后,更是加强电眼威力,害她只能嘴上说讨厌他,
心里却因为他的魅力而起了异样的波动,
他还拐她到酒店跟自家员工搏感情,她被灌酒灌到茫了不说,
甚至跟他外宿滚了一夜床单,忘了必守的戒律,
导致被免除管家一职,从此不再受黑山庇护,
可他却丝毫不以为意,主动当她的司机兼同居人,
怪了,怎么只要有他在,两人进出黑山都能毫发无伤?
什么嘛,原来和他相遇之初她就重获自由了,因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17: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妙旅程    蜜菜子

  Bonjour,小蜜从伦敦跟法国回来喽!

  小蜜九月中去了一趟伦敦与巴黎,这是头一次欧洲全自助旅行,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这趟旅行,可以用「紧张刺激又好玩」来形容。

  欧洲地都很大,伦敦巴黎的地铁非常非常发达,但是却也非常复杂,让小蜜跟朋友咋舌的是,光换线就是一件累煞人的事!举例来说,如果要在台北车站从板南换淡水线,中间所走的路程最长可以等于忠孝新生站到国父纪念馆站……纯粹只是要站内换车……

  所以小蜜的脚都快走断了,这仅仅只是地铁的路程而已!还有到哪儿都常常要穿过「公园」,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欧洲随便一个公园都是大安森林公园!

  所幸风景秀丽,空气宜人,小蜜也拍了很多照片啊!只是外国很妙,不是标示不清,就是一大面墙标示超小,视力都要3.0才看得见,要不然就是标示牌到一半还会不见……

  说到刺激的地方,小蜜这次旅游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从桃园机场出发那一天起,就发生长荣机票超卖的事,导致小蜜友人已买了机位却上不了飞机,最后落到全飞机等我们两个人半个小时,而且小蜜还走外交通道出境,很有趣的经验。

  最炫的应该是在巴黎的夜游塞纳河,坐在高级的玻璃船里,品尝鹅肝与牛排,桌前摆放的香槟与白酒,望着塞纳河夜景,小提琴现场演奏,远眺巴黎铁塔……一切是那么的浪漫醉人。

  然后小蜜与友人带着几分微醺,惬意的往火车站走去,两人一路有说有笑,抵达地铁站入口时--铁门已掩。

  那瞬间脑袋真的一片空白,时间未到十二点,但是火车站关了!

  小蜜跟友人就呆站在巴黎街头,十一点二十分,路上已经没有行人,只有萧瑟的路树,小蜜赶紧打电话给民宿主人,但民宿也不懂为什么这么早关?幸好此时有一位巴黎女子也错愕的要来搭火车,结果拦截路人询问,路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说可以走到下一站的地铁站去试试。

  巴黎火车线跟地铁线复杂密布,多有交会,巴黎女子义气相挺,用法文吆喝小蜜跟友人跟上,带着我们一起冲向未知的下一站,一路上,巴黎女子都用法文问我们,我们也非常厉害的用英文回答……反正大家都大概好像听得懂就对了啦!

  那是跟时间赛跑的赶路,地铁的确开到凌晨,但火车只开到十二点!也就是说--小蜜必须在时间内冲到下一站地铁,并且由地铁换线到火车才行!

  好不容易到了地铁站,正妹先走一步,小蜜询问站务人员该怎么接到我们要坐的火车,结果真是绕一大圈,要转再转再转才能抵达「或许有车」的火车站。

  抱持着忐忑不安的心,小蜜别无选择,只好历经多次转乘,终于抵达可返家的火车站,两个女生像跑百米一样冲出地铁站再冲进火车站(没相通),然后眼睁睁看着最后一批乘客出站……站务人员望着我们,对我们摇头,说没有火车了。

  距离民宿还有五站,小蜜在半夜十二点半无奈的走出火车站,跟友人思考是否坐计程车回去--问题是巴黎跟台湾不同,计程车不是随招随有。而且还得到特地的招呼站。

  问题是三更半夜,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就算真的出去,也真的怕遇到什么事。

  还在思考,才走出火车站就有保全拦下我们,询问我们要往哪儿去,我们拿了地图指了指,保全居然指向前方的公车,说那儿有回家的公车!要我们去那边找穿制服的人,跟他们说我们要去哪儿就行了!

  还有个老伯伯肯定的跟我们说,十二点四十分有一班开往我们民宿站的公车!

  小蜜简直快喜极而泣了,两个女生飞快地冲到前面,果然有四到五个站务人员在调度车辆,又是法国与英文的沟通,他们说的我们都听不懂,我们说的他们也听不懂,但是至少有地图,知道我们要去哪儿!

  于是,小蜜跟友人就开心又紧张的在那儿等,开心的是天未亡我们,居然有公车可以回家;紧张的是……四周全是黑人大哥,每个人都睁大眼睛盯着我们瞧,实在很难不紧张。

  出发之前就知道巴黎治安变得很坏,时值半夜,两个矮小的东方女生,跟一大票人高马大的黑人男生,要不担心实在很难。

  上公车前,有个长得像潘妮洛普的正妹询问是否有到某某站,小蜜听见跟回家的站名一样,所以上了公车后,小蜜跟友人就紧盯着小潘看,原本想搭讪,希望小潘可以下车时叫我们一声--但是,小潘一上车就独自哭红了眼,不停抹泪,害得小蜜都不敢说话,也不好意思盯着她瞧,等到再注意时,小潘居然哭累睡着了……

  巴黎公车最后面的座位是口字型,照惯例,又只有两个东方女生,再次被注目礼盯着不放,黑人大哥们眼神看起来为什么都这么凶狠,大家都不苟言笑,而且都盯着我们不放,我们也知道东方人特殊,可是这样被注视实在坐立难安啊!

  那班夜间公车行驶的路线就是火车路线,都会进入每一个火车站放人,因此让小蜜松了口气,至少知道何时准备下车;半个小时后,公车终于抵达民宿的那站,结果全公车都空了,原来那是大站,小蜜跟朋友多担心了。

  当小蜜回到民宿时,已经半夜一点半,民宿主人讶异我们怎么有办法坐公车回来,小蜜跟友人也觉得这真是绝妙旅程,不但什么交通卫具都坐到了,还有着意外的惊喜。

  虽然处处有难,但处处有转机,想起来真的是很棒的体验。

  当然,事后回想才觉得……能够平安,真是万幸!

  这应该是此次旅程中最惊险的一部份了……对,只是一部份,还有次等糟的,不过这就是自助旅行的有趣之处,能体验平时无法体验的事呢!

  所以小蜜还在想,明年还要去哪里玩呢~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17: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她站在一栋木屋的玄关。

  那玄关她很熟悉,几乎就是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木板廊道,古色古香,三层楼的木制建筑矗立在山里,雅致闲逸。

  天色有点暗,外头刮着大风,她往内望去,那时还不是纱门,而是一扇半启的木门,落叶纷飞,山中传来凄厉的乌鸦鸣叫。

  有人在争吵,她紧张的皱着眉不明所以,低首望去发现自己拿着一个锦盒,缓缓打开来一瞧,里头是做工精致的珠璎宝饰……她的嫁妆。

  是啊,她要出嫁了!所以她到这里来,寻求一位知名的师父,为她打造独一无二的发钗,让她能配戴在身上,风光出嫁。

  她心底爱着某个人,一心期盼能将钗饰戴上发,让他瞧瞧是否变得更加绝美的她。

  住在师父这儿,是因为她的严谨细心,为了让对象能符合自己的完美要求,为了央求师父赶工,所以她寸步不离,就是为了要及早拿到成品。

  可是,现在师父在吵架……他跟他的妻子正在争吵,她惴惴不安的望着争吵中的男女,看见师父的妻子手上戴着一枚匠心独具的红宝戒,鹅蛋红宝,火光焰焰,毫无杂质。

  她曾开口想要一样的戒指,但师父婉拒,因为那只有他的妻子值得拥有,她为此动容,真希望未来的丈夫也能这样疼惜着她。

  她该走了,但尾款尚未交给师父,因为师父说他要到城镇一趟,所以打算载她一同离开。

  为什么争吵不休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把戒指摘下来!你不能再戴着它﹗一定是它影响了你﹗」师父大吼。

  「那是我的……你想送给她?」师父的妻子指向了她。

  咦?她?她惊愕的上前一步,「两位,怎么?」

  「我不想再跟你吵了,我累了﹗我很累……」师父忿忿的看向妻子,而后转头跟她说:「久等了,我们走吧!」

  「你想跟她离开吗?我不允许!你是我丈夫!」师父的妻子尖声嘶吼着,她更加不明所以了。

  「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跟师父之间是清白的!我只是……」

  「姑娘不必多言,这女人已经毫无理智了。」师父冷冷的看向妻子,「我不知道你如此是非不分,心胸狭隘!」

  「不,师父,这当中如果有误会……」她趋步上前,外庭忽然传来尖叫声。

  她错愕回首。是谁在笑?那笑声刺入心扉,让人不寒而栗啊……

  「就是因为她对吧!」师娘忽然指着她尖声大吼,「我诅咒你——」

  她喃喃念着似咒的东西,师父惊恐的大喊着,嘴里也大喊着另一段有规律性的语言——

  「璎珞!闭嘴!闭嘴!」

  一阵剧疼直窜脑门,她恐惧踉跄的奔了出去,但落叶席卷了她的身子,她痛得尖叫出声,望着自己的手竟然正在风化,从指尖开始化成细微尘粒,然后脚踩的地下开启一个深黑的洞穴——

  「呀——」

  在自己凄厉的叫声中,她最后看见的是师父冲向师娘,一把将她往身后的椭圆形镜子里推,然后——

  吓!女人惊坐而起,冷汗浸湿了背部,她锐利的双眼在黑暗中熠熠有光,气息紊乱,意识混淆不清。

  心跳飞快、血液奔流,她缓缓皱眉,轻抚着前额。是梦?但是那剧痛为什么会这么明显?

  「谁在捣乱?」她厉声吼着,对着一室黑暗的房间。

  房间里寂静无声,但是彭裔恩明白,绝对有东西在搞鬼。

  「我明天要去上班,你们不要乱!」她没好气的念着,抓过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好几口。

  「嘻嘻……」

  隐约似乎有笑声传来,她只是皱眉,接着叹了口气。那恶梦太过真实,可她醒来却记不清了。

  只是……璎珞?梦里怎么出现这个名字呢?跟大少爷的未婚妻相同的名字?

  太诡异了。只是她现在太过疲累,必须先睡饱再说。

  梦里的璎珞发狂似的指着她吼着,诅咒……那是段什么诅咒……嗯,明天再想好了,明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1-1-2 18: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清晨六点,厨房里准时出现使用锅碗瓢盆的声响,彭裔恩熟练的扭开瓦斯炉的开关,一边煎蛋,一边准备午饭。

  她得在早上把早餐跟中餐一并处理好,如果有多余的时间,再来准备晚餐的材料。

  她,是这间房子的管家。

  这栋三层木屋坐落于山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基本上整座山就只有这户人家,如果有人信誓旦旦的说还有别栋屋子,那住户百分之两百铁定不是人类,而且她得说声阿弥陀佛,恭喜对方能活着陈述这件事。

  因为这里是黑山。

  是个活人只进不出的山区。

  熟路者都知道,黑山不能进,就算是大白天走入,只怕也是有去无回,听说树木会自动位移,道路会平空消失,也会突然出现,自以为记性再好也无用,因为来时路会在转眼间消失。

  越走越深,直到再也走不出来为止。

  这是仅存的几位「生还者」传出来的,每个人都经历过心惊胆颤的旅程,述说着充斥整个山中的魍魉鬼魅,谈论妖魔精怪四处飞舞,渴求着人类的鲜血与鲜肉。

  姑且不论为什么会有生还者,或许黑山妖魔们希望他们把话传出去,或许他们难吃到连鬼都嫌弃,也可能有其他护身符保住他们一命,总之,黑山的危险与恐惧是人尽皆知。

  只要发现自己不小心走进黑山,趁来得及时一定得赶紧回头,否则就回不去了。

  而白氏一族,却能在此相安无事、生活数代,是因为在久远以前,白家跟黑山签订了契约,只要白家子孙不去招惹异象、不要探索异状,这些会食人的妖鬼们,还能保白家代代平安。

  而白家的管家属世袭制,不一定是由男性继承,也可能是女性,一开始的姓氏已经不可考了,只知道管家的命运与别墅相连,此生不得离开黑山。就算离开,晚上七点前必须踏进这栋屋子里!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会愿意一辈子被困在这座山里?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就没有再回来了,哥哥们有着鸿图大志,没有人愿意继承,但是管家一职非得有人接手不可,在父亲意外过世后,沉重悲痛的丧礼中,已去世的白家主人开口问了下一个继承者。

  从大哥开始,没有人应声,一个接着一个,父亲就担心会发生这种事,所以一连生了七个孩子,就期盼有一个人能接下管家一职。过去民风闭塞,洗脑教育还能让孩子们将管家当成职志,但时代不同了,大家到外头念书后,几乎没有人愿意回来。

  一路问下去,黑山不满意得到的答案,顿时风声鹤唳、鬼哭神号,她永远忘不了父亲搁在庭院的棺木盖倏地迸开,已过世的尸身竟僵坐而起,狰狞的对着大家咆哮,「黑山不得一日无管家!」

  那时吓得众人魂飞魄散,妖精鬼怪的笑声充斥在灰暗的空中,哥哥们只会抱着身子发抖,紧抿双唇,期待着有人能跳出来牺牲自己的人生。

  闪电在云层里劈出光亮,紧接着劈向附近的树,火光遂起,白家主人担忧不已,催促着大家快点决定。

  大哥不语,别过头去,二哥、三哥如是,眼看着雷越劈越近,尖叫声越来越凄厉,她突然义无反顾的大声喊道:「我来!」

  余音未落,拨云见日,父亲咚的一声又直挺挺地倒回棺木里,一切异象彷佛都没有发生过。

  哥哥们用可怜的眼神望着她,彷佛同情她未来的一生。

  生为黑山别墅的管家,拥有着终生无法离开的命运,从她接下管家一职开始,这诅咒便立即生效,直到她死亡为止。

  哥哥们陆续离开,留下她在黑山生活,幼时常听的童话故事就像她的生活,灰姑娘至少还可以撑到十二点,但她的门限却是七点,而且一定得踏入这屋子的地板才算数。

  如果没有抵达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因为至今无人敢挑战黑山的诅咒。

  现任白家人只有两位,两位都是男性,大少爷白玠恒、二少爷白玠廷,大家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所以主仆之间的份际倒没那么明显,而且白家人对她非常好,两位少爷也把她当兄弟看,她完全没有受到虐待或是一丝一毫的委屈!

  而且,虽说黑山与白家之间的羁绊特别,黑山绝对不会伤害白家人,但是也不会伤害管家,至少世代以来,管家与黑山别墅密不可分,如同生命共同体。

  早餐上桌,彭裔恩没卸下围裙,三步并作两步就往楼梯上跑,一路直奔三楼。

  「二少爷,吃早餐了。」她叩了两声门。

  「嗯……」里头的回应声有气无力,或许正确来说,是带了更多的无奈。

  「我进去了喔!」

  「我不太想吃。」

  这两句话几乎同时响起,但是彭裔恩丝毫不以为意的扭开门把,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

  房里床边坐着一个面貌性格的男人,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地板瞧,听见开门声愣了一下。

  「彭裔恩?你进来了?」

  「你又一晚没睡吗?」她没好气的往床边走去,搭上他的肩,说:「不睡你会垮的!」

  坐在床上的男人显得非常疲惫,他紧蹙着眉,双眼裹着绷带,伸手反握住彭裔恩搭在他肩上的手,叹了口气。

  「我睡不着!太吵了!」

  「吵?」彭裔恩深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现在房里都是吗?」

  「一堆,连你身边都有!」白玠廷咬牙切齿的说着,忽而转向旁边大吼,「滚开——」

  唉!彭裔恩无可奈何,只得弯下身子将他给搀起。「我们先到楼下吃早餐,你昨晚也没吃,不能再这样下去!」

  白玠廷吃力的站了起来,手上脚上都有绷带伤口,他前不久才出车祸,身上多半是皮外伤,并无大碍,比较麻烦的,是他因车祸导致失明的双眼。

  「你不必扶我,我能走。」他低沉的开口。

  「别闹!你才刚回来没几天,下楼梯是很危险的事。」她坚持搀着他。「拜托你动作快一点,我还要赶着去上班!」

  上班?白玠廷一听见这个关键词,立即迅速移动身体,他根本就不需要谁的搀扶,而且健步如飞,甚至到楼梯口时,手一伸就能构到扶栏,下楼的速度因脚痛是慢了点,但还是很平稳;即使从头到尾彭裔恩都不松手,但看他的稳健步伐也相当惊讶。

  「你不是看不见了吗?」一边说,她伸手在白玠廷眼前晃啊晃的。

  「对,但是我跟你说过,我看得见『那个』!」他忿忿的说着,那个,泛指所有在黑山里的东西。

  不管是妖怪、鬼魅,甚至是精怪魔物,全部都聚集在黑山!小时候他跟哥哥的确都看得见这些非人,但是长大后明明再也没有瞧见过,却因为一场车祸意外,他失去了视力,却再度开启了另一只眼!

  「那个……为你引路吗?」彭裔恩其实依然不明所以。

  「你想得美!但是他们到处都是,我看得见它们,就知道方位,毕竟这是我成长的地方!」像现在快到一楼了,站在楼梯上往右下方看,就可以看见一堆魍魉鬼魅弯着腰对着某个地方垂涎三尺,那儿就是餐桌!

  「这样也不错,你跟没瞎差不多。」彭裔恩闻言,放心的松开手,先行一步往楼下走去。

  「啧!」白玠廷说不出他宁可瞎这种话。毕竟每天看一屋子的鬼魅,谁受得了啊!

  「快点来吃吧,椅子在这里!」彭裔恩把椅子拉开,刻意敲了一下,好让他知道方位,事实上她才拉开就有一只妖怪坐了上去,他完全不怕看不见。

  彭裔恩细心的把早餐全盛装在一个盘子里,方便白玠廷拿取,等他入座,她才坐下来开始用早餐。

  「中餐我都装在盘里了,你再拿去微波炉加热即可,热咖啡装在保温壶里,倒的时候要小心,冷饮冰箱里都有,每瓶都长得不一样,摸一下你就会知道,都是你常喝的东西。」她一连串的交代着,「其他事别多做,等我回来再处理。」

  「嗯,公司的事还适应吗?」白玠廷正经八百的问着。

  「……你说呢?」彭裔恩其实一个头两个大,「二少爷,你为什么要把公司交给我代理」

  这是她一直搞不清楚的事。

  二少爷经营债务管理公司,政府立案,民间一般说是讨债公司,但二少爷不会做那种恶质低劣的行为,他总是认真的说要追回债务有得是方法,泼漆扁人这种事他敬谢不敏。

  但是拿人钱财,予人消灾,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如果有人委托他追回债款,他还是会努力为之;另一项重要业务是帮助负债累累者重新规划债务,如何偿还最划算、怎么样分配才不致危及信誉等等。

  二少爷的债务管理公司在国内相当出名,许多银行企业均委托「磊净债务管理公司」追回债务,在业界算是有一定的名气,只要提到债务管理,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玠廷——噢,还有「必讨债务管理」。

  这一家的名字二少爷嗤之为俗不可耐,但名字简单响亮,很快便异军突起,对方的老板叫梁家铭,是个跟二少爷年纪相仿、甚至更年轻的男人,据二少爷口述,对方就是个自视甚高、嚣张狂妄的浑小子!

  她很不想说,二少爷跟那个梁家铭明明是一挂的……嚣张!

  照惯例,一山不容二虎,二少爷跟梁家铭所开设的公司当然是死对头,两人瓜分同一块市场,战况只有越来越白热化的趋势。

  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二少爷却出了一场车祸意外,所有亲近的人都认定那是有人蓄意所为,因为二少爷体内验出安眠药的成份,证实了被陷害的隐忧;受伤后又伴随着失明,他无法上班,也不该再与人群有所接触,所以大少爷要他回黑山休养,然后——他开口要她帮他代理公司。

  要白家的管家,一个女人,帮他率领一堆称兄道弟的员工,还有掌握整间公司的营运

  「除了你,我信不过别人。」白玠廷表情认真的朝向她的方向,「我相信的人只有你跟哥哥了。」

  彭裔恩有些感动,伸手紧握他的手,「谢谢!但突然要我接管一间公司……」

  「从成立开始就是你在帮我的,每天我们都在书房讨论,后来的事或许你有脱节,但是每一个员工的背景跟发生过的事你也知道。」因为他们情同手足,总是会分享。

  即使之前他没有住在黑山,每晚他跟大哥总会打电话给彭裔恩,不让她一个人孤伶伶的独守别墅,所以彼此生活上的大小事、公司里的大小事,连他们的女人,她都知之甚详,是个最称职的管家。

  「他们不服我。」彭裔恩从一开始就没有推拒过这个责任,相反地雀跃非常,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正式上班,「就因为我是女人吗?」

  「呵,八九不离十。」白玠廷无奈的耸肩。他的员工都是换帖的兄弟,有的草根性也很重,突然空降一个女人当董事长管理他们,谁有办法接受?

  她盘算着,那干脆改个造型好了。

  匆匆的吃着早餐,白玠廷可以听出她的囫囵吞枣。她有事时总是这样,为了完美的将事情做好,常常不顾一切,是个负责任却也死心眼的家伙。

  「彭裔恩,你尽管放手去做,不必顾虑太多。」他轻笑着,「大不了就是公司没了,我东山再起就是。」

  她怔了一下,旋即不客气的朝他肩头击去,「你当我是什么?草包?随随便便会把你公司玩倒?」

  「我当然知道你是巾帼英雄啊!」他打趣的笑着。

  「少跟我闲扯淡!」彭裔恩扫完早餐,把碗盘放进洗碗槽里,「吃完放着,我回来再洗。」

  「你想太多,我才不会洗碗。」白玠廷挑高了眉,他这个白家二少爷的确没洗过碗。

  她没好气的扁了扁嘴,便匆匆的往一楼她的房间走去。

  如果身为女性是个障碍,那她就试着突破这个障碍——反正她个性原本就大而化之,再加上动作粗鲁,短短的头发、中性的脸庞,一点都没有女人的娇俏模样。

  所以只要穿上西装,将头发梳齐,系上领带,她也能像个男人。

  当二少爷请她接管公司时,她是不假思索就答应的。

  因为她也想飞。

  彭裔恩望着镜子里俊俏的自己,想起哥哥们都在外面飞翔,她却必须一生守在黑山里……她并不后悔继承职位与诅咒,只是趁着自己还年轻,她想飞一次。

  就算七点必须回到黑山,就算再苦再累,她也想要试着过一段除了管家与打扫之外的人生!

  这就是为什么她喜欢听两个少爷提起公司的事,为什么帮助二少爷创立债务管理公司,帮他联络、找数据,因为这么做能带给她极大的成就感。

  她不希望二少爷失明,但是却感激有这样一个可以短暂飞翔的机会。

  「二少爷,我要出门了!」彭裔恩关上房门,恭敬的说着。

  「嗯……现在到底是几点,你这么急?」他转向她的方向,看见一堆「东西」围绕着应该是彭裔恩的人体看着。

  「哇,好帅啊!」

  「咯咯,真是个俊俏的小帅哥哩!」

  「要不是她是女的,我真想狐媚她!」

  「我上班时间有限,越早到公司对我越有利。」彭裔恩一边说,一边往玄关走去,「晚上想吃什么?我可以顺便去买。」

  「你煮什么都好吃——裔恩。」白玠廷皱起眉头,「你今天穿男装吗?」

  「咦?」她惊讶的回首,「二少爷,你看得见了?」

  果然……「鬼才看得见,它们称赞你很帅……何必穿男装?我不希望你为此做太多……」

  「我很喜欢穿男装,比穿女装让我觉得舒适!」彭裔恩没时间抬杠了,不等他说完,推开纱门就往外走。

  坐在屋内的白玠廷可以听见引擎发动的声音,车子倒退,离开了别墅前庭,然后……

  「真好吃,你不吃的话给我吃吧?」一只大嘴鬼塞到他的眼前问着。

  「我也想吃,分我一半吧?」另一只应该是妖精,也嘴馋的问着。

  白玠廷一把端过盘子,唏哩呼噜的将早餐全部吞下肚。

  吵死了!

  彭裔恩开着BMW驰骋在山路上,她不需要遵守交通规则,也不必注意对向来车,因黑山不会有活人进入……当然偶尔会有迷路的、找死的,但是进入后就会被精怪所迷惑,引向死亡之路,根本不可能直抵别墅。

  换句话说,从黑山入口到别墅的路,只有她跟白家人能走,所以根本就不必在意——一个转弯,她竟然看见对向来车!

  叭——刺耳的喇叭声大响,彭裔恩立即转动方向盘,试图回到原来车道,并且急踩煞车。

  但是车速太快太急,车子直接往右边的护栏冲去,而下方就是深谷,依照这速度根本不可能煞得住的!

  天哪!彭裔恩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这里会有车

  车头即将撞上护栏而摔飞入崖之际,护栏忽而后退,一整排大树顶的树枝瞬间摆动,像点头一般整丛树往前倾倒,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彭裔恩车子的冲劲,甚至一弹,将她的车子往马路拨去。

  晃荡数秒,彭裔恩还呆坐在驾驶座上,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就看见树梢轻摆,每棵树都已经恢复原状,就像只是被风吹拂般的轻晃。

  她惊魂未定,却没有忘记那辆害她差点出车祸的车子。

  砰砰!一只大手忽然猛拍她的车窗,「喂!你没事吧!」

  她吓得差点尖叫,向左边一看,一个高大的男人额上渗着血,正看向车内。

  深吸了一口气,她愤而推开门,一骨碌跳下车。

  「你是怎么开车的啊!」她直接指着对方开骂,「在山里开这么快会出事的,你不知道吗?」

  男子愣了一下,怔怔的望着彭裔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额上的伤口、紊乱的头发、惊魂甫定的眼神……

  「先生,你逆向。」他缓缓的吐出这几个字。

  「我……」咦?彭裔恩注意到哪儿不对。他叫她——先生?先生

  「你很夸张,根本是开在逆向车道上啊,好像这条路是你家开的!」男子算是开了眼界,有人逆向行驶还这么嚣张的,「要不是你闪得快……只怕我们已经撞成一堆废铁了……」话及此,男子狐疑的看了一下身边的路,「奇怪,马路刚刚有这么宽吗?」

  咦!这样他都发现到了?

  「这里根本没人会来,马路差不多就等于是我家开的!」彭裔恩赶紧开口,转移男子的注意力。

  对啊,为什么这家伙能开进黑山,而且还开这么远?她才离开别墅不到三分钟的距离耶!

  「为什么没人会来?我听说……」他顿了一顿,「兄弟,你知道这里头住了一个姓白的人吗?」

  「找他做什么?」彭裔恩直接问。

  「哦,认识啊!」男子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遍,「你长得很俊耶,你该不会就是白玠廷吧?」

  「不是。」她压低声音回答。这个男人从头到尾一直叫她兄弟、先生的,她看起来真的像男人吗?

  「那就好!我记得白玠廷是性格型的男人,不是你这种花美男。」男子抱胸轻笑,「幸好幸好……」

  「我是哪里惹到你了?」幸好什么?彭裔恩不悦的皱起眉。这家伙对她有意见吗?

  「没事,就男人而言,你纤细了点,一点都不像赫赫有名的白玠廷。」男子帅气爽朗的将双手往裤子口袋一插,「好了,看起来我们两个都没事,那就当没事了吧,我还有事要办!」

  有事?找二少爷吗?彭裔恩惊觉不对劲,她可没忘记白玠廷会发生车祸是人为造成的。

  一个箭步上前,她打横手臂拦住了男子,「什么叫没事?你害我差点摔死耶,你想就这么简单拍拍屁股走人?」

  「喂,天地良心啊!我都不跟你计较了!」男子忽然反手一握,握住了彭裔恩的手腕往后拖。

  她皱眉。这男人力气真大!

  男子直直地将彭裔恩拉到他的车边,她见状不禁暗叫不妙,因为他的车头几乎凹毁,侧边也刮得乱七八糟,看来紧急时刻他是选择贴着山壁煞车,把好好一辆车搞得面目全非了。

  开是能开,只怕修理起来要上万元……反之,她的车顶多就是一些被树枝刮到的小伤痕、煞车皮摩擦,并没有其他大伤。

  「要谈是吗?我举双手赞成,不然我这修车费谁出?」男子松开了手,拿出手机,「我拨给车行……」

  「欸,不行!」彭裔恩飞快上前,一把抢下他的手机,「别害人!」

  「……害人?先生!这要是论肇事原因,一定是你,谁害谁啊……」

  「警察不会来的,我赔你就是了,你尽管修,我照价赔偿。」她话说得干脆,把通话切断还给了他,「我留电话跟数据给你,你不必担心我会跑掉。」

  男子没说话,只是突然用狐疑加打趣的眼神盯着他。

  「我是白玠廷的代理人,你要是不信可以跟我一道走。」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这男人立即离开黑山。

  「白玠廷」一提到这三个字,男子果然双眼一亮,「他真的出意外了?所以你是他的代理人?」

  「他有事,暂时委托我处理公司事务。」对于意外一事,彭裔恩不予回答。

  「车祸很严重吗?完全无法上班?」男子沉吟着,难掩一脸失望,「我一直联络不上他,原来传闻是真的。」

  「传闻?什么传闻?」她挑眉,感受得到山里的骚动。

  「关于他已经成了植物人,或是脑死……」

  「胡说八道!我说过二少爷只是因为有事,暂时把公司交给我代管而已!」彭裔恩厉声驳斥。植物人?哪个混账传的!

  「……二少爷?」男子饶富兴味的走近了她,「你不是白玠廷公司的人,你叫他二少爷……那你是……」

  「我是他的管家。」她往上瞄了眼,「我要赶去上班,没时间跟你穷耗了!我先载你到公司去,让会计先开张支票给你。」

  「好!」他大方的立即点头,「我再叫人来拖车。」

  「这个我来。」彭裔恩旋身往车子走去,「我认识专门拖吊的人,我的错误我负责。」

  哇!男子自然觉得奇怪,因为眼前的代理人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转变。

  不过无妨,没找到白玠廷,找到代理人倒也不错。

  他先到自己的车里取走重要的东西,再上彭裔恩的车。她千百个不愿意载这家伙,但是放他在山里,迟早会死不见尸。

  「把车子送到山下。」她开窗,对着外头轻声说着。

  「咦?送到山下?」男子听见了,摇了摇头,「你应该要送到修车厂——」

  「你放心,我说过我会负责,就一定负责到底。」彭裔恩蹙眉打断他的话,发动引擎赶紧往前开去。

  车子性能当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在车子驶离后,大路悄悄的内缩,恢复成原来的宽度。

  彭裔恩很难专心,因为她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这个人能开到这么里头来?他不是黑山那些妖精的菜吗?应该还好吧……小麦色的肤色,看起来爽朗自在,侧脸深刻有型,老实说,这男人是个飒爽型的好看男人。

  而且有双桃花电眼,被盯着就会觉得他似乎只对你一个人笑。

  她探身向右,拉开副驾驶座前的车箱,拿出一包湿纸巾。「你额上都是血,先擦掉吧。」

  「噢,对!」男子拉下上方的遮阳板,对着小镜子照了照,他这才感觉到痛,「大概是紧急煞车时撞到的……欸,你说白玠廷没事,我能不能见他一面?」

  「你找他做什么?」二少爷也不神秘,平时要找多得是机会,何必挑他失明的时候?

  「有事想谈谈……我们谁也不希望把场面搞得太难看对吧?」男人擦着血迹,扬起的笑容很诡异。

  彭裔恩眼尾瞟着。不明不白的家伙﹗

  「又瞪我,你真是护主心切……啊!我知道了,我忘了自我介绍!」男子从容的从口袋里拿出名片,左手夹着递过去。「我叫梁家铭,是『必讨』的——」

  轧——余音未落,彭裔恩突然猛踩煞车,车子立刻在路边停了下来。

  她瞪大双眼,转过头瞪着他。

  「呃……」梁家铭狐疑地皱起眉,「你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

  「下车。」她敌意顿起。这家伙竟然是头号公敌

  「我是抱着友好善意来的,想跟白玠廷谈谈未来的发展,毕竟我们都不希望两败俱伤。」他根本没理会她的喝令,「怎么?代理人也该了解我们两家公司的状况吧?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或许是一死。」她平静的看着他,「你死。」

  梁家铭的笑浅浅地挂在嘴角,浓眉下是锐利却带着轻松的眸光,他也凝视着彭裔恩,丝毫不以为忤。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但只要争斗就会消耗公司的元气,你既然身为代理人,就该要用董事长的眼光跟脑子看待这件事。」他微微一笑,道:「逞凶斗狠是没好处的。」

  彭裔恩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梁家铭说的没错,她只是后悔让他上车,刚才应该把他扔在那边,让黑山解决掉他跟车子……不!她在想什么,这是人命啊!他只不过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怎么她在黑山待久了,也习惯黑山的做法了吗?

  她重新踩下油门。

  「二少爷不见任何人,你有事尽管告诉我。」她平静的说着,「他说过,我代表他。」

  「好,还没请教你的大名。」

  「彭裔恩。」她瞥了他一眼,「华裔的裔,恩情的恩。」

  「彭裔恩……那就叫你彭兄弟吧!」梁家铭说得泰然。

  这个人怎么随便就和人称兄道弟?「我不是你兄弟,不要随便攀关系。」彭裔恩断然拒绝,「梁先生,你就叫我彭先生,或是也尊称我一声彭董事长吧。」她挑眉望着他,眼里闪烁着挑衅的光芒。

  梁家铭不语,只是泛起笑容,直视着前方。「彭兄弟。」

  「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2:36 , Processed in 0.0790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