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270|回复: 3

安禧《医家嫡女》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0-12-28 13: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20年12月30日

内容简介:

你医手济苍生,我一心护佳人。
哪家嫡女像原主一样悲摧,婚事被抢,身上中毒,自己还活活饿死?
她穿越来不是找死的,姨娘庶妹敢欺压,就别怪她狠狠反击回去,
至於中毒,没事!她自个儿是中医,解毒不是问题,可──难的是寻药草!
偏偏还被一个不长眼的捷足先登!
幸亏这长得俊的神秘男子有点良心,最後把药让给了她,
而且对方和她挺有缘的,不管是她去寺庙进香被姨娘故意放鸽子,
还是族中姊妹设下陷阱想坏她名声,都是他挺身而出救美,
只是南方爆发瘟疫,朝廷号召各大杏林世家子弟前往救灾,
族亲不舍自家孩子受苦,将她推了出去,
这一去九死一生,谁也不能指望,想活,只有靠一身医术拚出活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13: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烂摊子一堆

  「姑娘您为何如此想不开,世间男子千千万,何必为了那韩家负心郎这样糟蹋自己?」身着绿色比甲的丫鬟一边说,一边默默抹着眼泪。

  林白芷揉了揉额头,半晌才适应疼痛,接受这具身体的记忆,好巧不巧她穿越了,还穿越到和自己同名的人身上,只是原主身体状况不大好,名声也不好。和原主有婚约的韩家公子以她体态不好为由,想要退婚,原主便开始不吃不喝。

  丫鬟还在碎碎念,林白芷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她摇摇头,减肥哪能靠绝食,这不,体重还没减下来,原主就把自己给饿没了。

  「姑娘,您听到奴婢说的话了吗?」丫鬟看着林白芷,眼泪直往下掉,「奴婢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您下次不能再这麽伤害自己了。」

  林白芷看了眼面前的丫鬟紫苏,原主确实不喜欢她,原因嘛,是因为紫苏老说一些实话,但实话总归不好听,以林白芷来看,紫苏都是为了原主好。

  「给我弄些吃的来。」她有气无力地开口。

  紫苏还在哭哭啼啼,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後眼里满是惊喜,「姑娘您等着,奴婢这就去给您端吃的来。」

  紫苏刚出去没多久,就有好几个人进屋,林白芷盯着面前的这些人,把脑中的记忆一点点抽取出来。

  「为了一个男子,把自己饿得奄奄一息,真是给林府丢人。」

  说话的是原主的父亲林江毅。按理说,女儿刚从死里逃生,做父亲的应该心疼,但在林江毅眼中,不仅没看到一丝心疼,还全是嫌弃。

  林白芷还未说话,站在林江毅身後的女子开口道︰「老爷,实在是那韩家公子太过优秀,白芷一时想不开也是正常。」此人是林江毅的姨娘吴氏。

  林江毅略微沉吟,「韩家铁了心要退婚,你也做好准备吧。」说完这话,他看了下林白芷,见她没有激动的反应,又道︰「为了避免和韩家关系闹太僵,为父打算将你二妹嫁过去,往後你就熄了不该有的心思。」

  林府二姑娘正是吴氏的女儿,林江毅说了那麽大一串话,无非是想表达韩公子宁可娶庶女,也不要林白芷这个嫡女,多麽讽刺。

  见林白芷没应声,林江毅有些不满,「既没事,往後就好生想想,都怪这些年太惯着你,才将你养成了这麽个性格。」说完,他带着吴氏离开。

  走出门时,吴氏回头看了林白芷一眼,一脸得意。见林白芷看过来,她面色很快恢复如常,似乎刚才的得意只是林白芷的错觉。

  「白芷啊,你就好生歇着,过些时日和韩家退婚後,我会替你寻一门好的亲事,可万万别再自寻短见。」吴氏的声音格外温柔,就像是一位为孩子考虑的母亲。

  前面的林江毅不耐烦道︰「跟她说那麽多废话做什麽。」

  吴氏赶紧道︰「我这也是希望府内的人能过得好,这样在外面老爷也能有个好名声。」

  林江毅脸色缓和了不少,「你啊,总是这麽善良。」

  一个姨娘不自称妾,说话还活像自己是府中女主人,是她这嫡女的长辈一般,可看林江毅对她的态度就知道,这都是他默许的。

  原主的母亲刘氏生完她没多久就走了,当初林江毅见妻子快不行了,就飞快地纳了吴氏,等刘氏走後,他还想抬吴氏为继妻,幸好老夫人死都不同意。不过林江毅没再纳过妾,吴氏还为他生了三个孩子,林府的下人都在说,吴氏成为当家主母也是迟早的事。

  「姑娘,您终於醒了,可把奴婢吓坏了。」一个长相挺好看的丫鬟走了进来。

  这个丫鬟叫半夏,林白芷刚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她溜了出去,没多久林江毅和吴氏就过来了,不用想也知道半夏是去传消息了。她原本就是吴氏送过来的,按理说一般人都会留个心眼,偏偏原主喜欢这个丫鬟,就因为半夏一切都随着她的心意来。

  「姑娘,这是奴婢从厨房拿来的肉包,您这麽久没吃东西,赶紧吃个肉包垫垫肚子。」半夏把包子拿出来,刻意说︰「反正要和韩家退婚了,没必要委屈自己。」

  林白芷露出讽刺的笑容,「哦,你不是支持我不吃不喝吗?」

  当初半夏可是全力支持原主不吃不喝,这会儿却做出这番举动,还故意说这样的话。原主或许傻傻的以为这丫鬟好,她可不。这丫头,分明其心可诛!

  半夏没留意林白芷的异样,自顾自的解释,「早知道您会饿晕,当初奴婢怎麽都不应该任您这样伤害自己。」说完,她又把肉包朝林白芷递了递。

  林白芷皱了下眉,这肉包油腻腻的,对於一个好几天没吃饭的人来说,第一顿就吃这个着实不妥。她冷言道︰「拿下去。」

  半夏一脸委屈,「姑娘,您不是最喜欢吃肉包的吗?」

  不待林白芷有下一步动作,紫苏刚好端着粥进来,看到半夏拿的包子,脸色一沉,上前将粥放在林白芷跟前,把包子夺了过去,「姑娘,您喝些粥。」

  半夏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料定待会姑娘肯定会臭骂紫苏一顿,姑娘最讨厌吃这清淡的粥了。她看见林白芷伸出手,认为姑娘肯定要打落那一碗粥,结果林白芷竟是端起粥,舀了一勺慢慢吃进嘴里。

  这粥熬得不算绵密,但胜在可以入口,林白芷小口吞咽,让肠胃慢慢适应。

  半夏愣在原地。

  紫苏见林白芷喝粥,又开始抹起眼泪,「奴婢知道姑娘不爱吃粥,但您好几日没吃东西,吃些清淡的胃里才好受一些。」

  等胃里不再空得慌,林白芷才把粥递给紫苏,「下去吧。」

  半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紫苏拉了下去。

  林白芷闭上眼,本以为原主是差点饿死,但自己是一名中医,刚刚替自己把了脉,才知这具身体竟中了毒,苦於现下没药材可用,她只有缓缓按压穴道,好让体内恢复更多的气力,一边思考未来该怎麽做。

  毒肯定是要解的,至於退婚一事,在这朝代,对女子来说虽然是一件天大的坏事,但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至於庶女、姨娘这些,等身体恢复了她不介意陪她们玩玩。

  按摩了约莫一刻钟,林白芷才停手,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身体叹了一口气,还真是胖。

  其实林白芷自己也喜欢吃甜食,甜食能让人心情愉悦,但是原主不仅爱吃甜食,还爱吃肉,每顿饭无肉不欢,无甜不欢。

  她绕着屋子走了一圈,额头上已经满是汗,不由再一次感叹这具身体真差。

  也不知道血糖有没有超标,她盯着自己的胳膊,想着要是能抽血检查就好了,然而准备收回胳膊的时候,令她惊讶的事发生了——她竟然能看清楚胳膊里每一条血管的流向!她又看向五脏六腑,虽中了毒,但好在脏腑受损得不严重。

  林白芷扫视全身一遍,很惊讶这双眼睛堪比PET!如果有一套银针就更好了,她能保证快速清除体内的毒。

  虽说原主是个不受宠的嫡女,又面临被退婚,还中了毒,但这个惊喜的发现,让林白芷觉得眼下的状况也不是那麽糟糕。

  很快,林白芷又想到一件事,能看透人体构造是只针对这具身体,还是对所有人?

  林白芷走了出去,紫苏站在门口,见她出来,赶紧迎了上去,「姑娘,您要出去走走吗?」

  林白芷看向不远处的半夏,她在院子中的石凳上打瞌睡,林白芷盯着半夏看了一会,确定自己这特殊的能力能看穿所有人体。

  半夏睁开眼睛,看到林白芷那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盯着自己,一时间忘了动作。她先是被林白芷盯得浑身有些发毛,等林白芷看向别处,见其眼里似乎还有一丝笑意,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姑娘还是最喜欢她的。

  半夏走到林白芷旁边,挤开紫苏,「姑娘您要走走,奴婢陪您一起。」

  紫苏默不作声的朝旁边移了下。

  林白芷微微点头,让半夏和紫苏跟在自己身後,她一边走,一边熟悉记忆中的林府,只是走了短短一段路,就开始气喘吁吁。

  不远处传来小孩哭泣的声音,似乎是从右手边那排房子里传出的,林白芷根据记忆得知,那排房子是林府下人居住的地方。

  「发生什麽事了?」

  半夏抢先道︰「还不是张嬷嬷家的孙子身体不适。」

  「可有请大夫来看看?」林白芷问完就反应过来,林府虽然前几代没落了,但在这安县也算是医术尚可的人家,所以府内人一般生病了,要麽自家人看,要麽去自家医馆。可下人身体出了问题,总不可能找主子看吧?

  见林白芷走了过去,半夏以为她要去看热闹,毕竟她不会医术,半夏想着这种时候她要是能惹得张嬷嬷不快就更好了,不过张嬷嬷那孙子……

  紫苏则有些着急,「姑娘,您不能过去啊!」

  林白芷有些不解,「为什麽?」

  「有什麽不能去的。」半夏道︰「奴婢陪您去。」说着就往那排房子走去。

  走了几步,半夏发现林白芷没跟上来,只是看着紫苏,似是等着她解释。

  紫苏道︰「张嬷嬷的孙子得的可是痨病。」

  痨病,在这个年代来说是不治之症,更关键是会传染。

  「可是大夫诊断的?」林白芷问道。

  紫苏摇摇头,一旁的半夏道︰「是三七诊的。」

  三七是林江毅的小厮,跟着林江毅几十年,也算懂些医术,因此孙子小五生病的时候,张嬷嬷就请三七来看过。三七只看了一眼,就说小五得的是痨病不能治,小五的父亲私下找过大夫,开过几服药,一点效果都没有。

  於是,林府上下都认为小五得了痨病,这也是为何张嬷嬷这麽长的时间都没过来伺候原主。

  「没去医馆?」林白芷问道,即便不找府内的人看,去林府的医馆也是可以的。

  紫苏摇摇头,「医馆需要很多银钱。」张嬷嬷家显然付不起。

  林白芷转身,还是往那排房子走去,推开房门,看到一个约莫五岁的孩童,脸色苍白又泛着不正常的红,靠在张嬷嬷身上,时不时咳嗽几下,每次咳嗽,他的脸都会痛苦的皱成一团,让看的人跟着揪心。

  张嬷嬷眼里满是泪水,看到林白芷过来,稍稍行了个礼,她心里实在难受,但林府没赶他们一家人走,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她不敢再多奢求什麽。

  但事实上,林江毅不赶他们走,不是出於仁慈,而是怕外人说闲话,毕竟林府作为杏林世家,还治不好下人的病,是有损名声的。

  林白芷站在门口看了小五的状况一会儿,才走到他跟前蹲下。

  张嬷嬷有些紧张的看了林白芷一眼,「大姑娘,这孩子得的是痨症,您是千金之躯还是站远点妥当。」与其说张嬷嬷在担心林白芷的身体,还不如说她是怕林白芷胡来。

  林白芷没在意张嬷嬷的反应,她翻开小五的眼皮,又扳开小五的嘴。

  半夏知道小五得了痨病,没有进屋,只站在门外,唯有紫苏跟在林白芷身後。

  屋内的人都看着林白芷的动作,不由惊讶,姑娘看上去像是在给病人问诊?可是她怎麽懂医?许是因为震惊,屋内一时十分安静,也没人上前阻止。

  没多久,林白芷语气肯定道︰「不是痨病。」

  张嬷嬷看向她,似是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何意。

  林白芷再次强调道︰「这孩子得的不是痨病。」

  她仔细看过了,小五的肺没有痨病的症状。咳嗽也分好几种,如寒咳、热咳、燥咳等,她观小五的症状,舌苔薄黄,嗓子里有黄痰,加上脸上不正常的红晕,由此可推断小五是热咳。

  「给小五褪去几件衣裳。」既然是热咳,这麽焐着肯定会有问题。

  张嬷嬷依然没有反应,小五又咳了几声,脸上痛苦愈加明显。

  林白芷又道︰「麻黄、杏仁、石膏和甘草各三钱。」报完方子,见张嬷嬷没动静,她道︰「这是药方,你去抓些煎好给孩子服用。」

  张嬷嬷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马上喊儿子去抓药。

  林白芷起身,慢慢回去自己的院落,而原本总离她很近的半夏,这会恨不得离她一丈远。

  紫苏依然站在林白芷身後,「姑娘,您刚才说的药方真的可以治好小五?」

  「嗯。」林白芷点头,这种小儿科的病她怎麽会看错?穿越前她可是顶尖的中医。

  紫苏脸上露出笑容,「真好。」

  林白芷有些想叹气,「如果有银针更好。」她的医术好,不仅是药方拿捏准确,更重要的是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

  紫苏道︰「当年夫人给您留了一套银针呢。」夫人当年的医术比老爷还好,只可惜逝去得早。

  林白芷翻了翻记忆,压根对这件事没印象,想必是原主对医术一点兴趣都没有。

  回到房间,紫苏把那套银针找了出来,东西收在柜子最下面的箱子底部,看得出来原主对这套银针一点也不在意。

  紫苏把银针放在林白芷跟前,林白芷打开紫檀木盒子,里面放着长短不一的银针,只是眼前的材质看似像银却又不像,「这个材质是?」

  「这是千年玄银,可珍贵了。」紫苏道︰「这是当年夫人最宝贝的东西。」

  林江毅针灸技术一般,所以对这套银针,虽有想要的心思,但後来听刘氏说要留给林白芷,也就没要。

  林白芷用手触摸着这一根根银针,虽从未听过千年玄银这种材质,也能感觉这套银针十分好。

  屋外传来声音,「大姊,我来看你了。」

  人还未到,声音已到。林白芷飞快地将声音的主人识别出来——林白青,林府二姑娘,吴氏的女儿,也是韩家想要娶的庶妹。

  来者不善啊!林白芷将盒子关上。

  很快,一女子从门外走进来,约莫豆蔻年华,身着绣蝴蝶的粉色圆领上衣,搭配浅蓝色百褶裙,一双眼里满满的楚楚可怜。

  林白芷双眼一瞥,着重往她肚子看了一眼,当即心中感慨,看来这还是个小绿茶。

  林白青走到林白芷身边,「大姊,这次是青儿对不起你。」说完,抬手准备擦眼角的泪。

  林白芷不咸不淡地回了句,「知道就好。」

  林白青噎了一下,抬到脸旁的手一时间忘了动作,顿了下,才又恢复委屈的神情,「大姊,我也不知道锦程会这样坚持,我原本想着,等姊姊进了门再嫁过去做平妻,只是没想到……」没想到,韩锦程根本不愿娶林白芷。

  林白芷由衷的说了句,「你们挺配的。」

  林白青脸上瞬间浮起一朵红晕,正欲矫揉造作一番,说其实林白芷也不差,就听林白芷道——

  「渣男贱女,天长地久。」

  林白青长这麽大,从来没被人这样骂过,一张小脸从红变白,随後嘤嘤嘤地哭着跑了出去。

  紫苏见状,虽觉得解恨,可是又不免担心,「姑娘,待会府内的人肯定都会说您的不是。」

  林白芷恶毒嫡女的名声不是一两件事造成的,眼下林白芷倒挺喜欢这个名声,这样一来,往後她想做什麽就做什麽,也不会惹人起疑。再说,她说林白青是贱女也不是胡说的,毕竟林白青还没和那韩家公子订亲却已有了身孕,对古代女子来说,这是非常失德的。

  林白芷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我要沐浴。」

  「啊?」紫苏愣了下。

  站在门口的半夏本来准备出去溜达一圈,听到林白芷的话,回头对紫苏喊道︰「刚才姑娘去了小五那儿,这会儿肯定要沐浴洗去污秽啊!」

  紫苏反应过来,连忙道︰「姑娘,奴婢这就去备水。」

  林白芷微微点头。这身体太差,刚才走了那麽一会,浑身都湿透了,身上黏糊糊的,很是不舒服,她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换身乾净的衣服,再试试那套银针。

  等林白芷洗完澡,紫苏拿着毛巾将林白芷头发擦乾。

  林白芷道︰「行了,你下去歇息一会。」

  紫苏本想着今天姑娘对自己还算和颜悦色,结果这会就让自己出去,不由有些感伤,但想着姑娘似乎没那麽反感自己,也就俐落的离开了。

  林白芷将银针擦拭乾净,往身上的穴位扎去,约莫一个时辰过去,她将银针一一拔出,吐出一口浊气,细细感受体内的变化,昏昏沉沉的感觉已经没了,不过毒素还未全部清除,如果能配合药浴,她相信自己会恢复得更快。

  此时半夏在门外喊道︰「姑娘,晚膳时间要到了。」

  林白芷将银针收好,走到门外。

  紫苏低声道︰「如果姑娘不想去大厅用晚膳也是可以的。」

  半夏赶紧道︰「难得的家宴,姑娘为什麽不去?再说去了也可以告诉府中众人我们姑娘好了。」

  林府的人不多,林江毅在家大多是在大厅用膳,半夏的话漏洞百出,林府的家宴一点也不难得,再说,往常林白芷有个什麽动静,整个林府都知道,更别说她已经醒来的事。

  林白芷决定去大厅,因为她还有事要做。

  紫苏眼里有些担忧,半夏则是一脸得意的跟在林白芷身後。

  林府不大,可林白芷走到大厅仍觉得有些累,虽然经过针灸,并没像下午那般气喘吁吁。大厅中央放着餐桌,林江毅坐在主位,然後是吴氏,吴氏和林白青的中间有一个空位,那是她的位置,而林白青旁边是林府四姑娘林白芍,林家三公子林文元在外学习,不在府中。

  林白芷在吴氏旁边坐下,还没来得及拿筷子,林江毅已将筷子使劲的拍在桌上。

  林白芷看向他,後者怒容满面——

  「吃吃吃,一天到晚只知道吃,还不快给你二妹道歉。」

  林白芷明白,他这是来给林白青抱不平了。

  吴氏道︰「老爷,想来白芷也是无心。」

  原本林白芷还打算等吃完饭再发作,看来是不用吃了。她看了下旁边的林白青,眼睛通红,时不时还小声啜泣一下,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林白芷扬首回道︰「女儿不明白自己为何需要道歉。」

  林江毅火气一下子冲到头顶,「你下午骂白青什麽,你怎麽说得出那种恶毒的话?」

  林白芷道︰「原来是这个啊,女儿这不是怕二妹坏了林府的名声嘛。」

  林白青顿时忘了哭,什麽叫怕她坏了林府的名声?

  吴氏面上的和蔼之色不变,「白芷啊,你这话是什麽意思?」

  「别急,我且慢慢说来,二妹还没和韩公子订婚就有了身孕,爹,您说我那话难道骂得不对?」

  在大厅伺候的下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紫苏和半夏也没反应过来,二姑娘怀孕了?

  林白青一下站起来,怒道︰「你胡说什麽?」

  林江毅看向林白芷,见她语气肯定,狐疑地看了下林白青。

  林白青被他的眼神刺得一下子激动起来,「父亲,她、她冤枉我!」

  吴氏也跟着大喊,「老爷,白芷这话要是说出去,我们白青就毁了啊!」

  林白芷等吴氏和林白青说完之後,道︰「父亲是大夫,给二妹号个脉,便知我这话真假。」

  林白青一听这话,脸色顿时白了,见林江毅真想来号脉,忙道︰「父亲若不信我,我便以死明志!」说着,就要朝一旁的柱子撞去。

  林白芷一把拉住她,她虽然体质不好,但体型上有优势,拉住比她小两圈的林白青还不是小菜一碟,且她顺手点了林白青身上的穴道,让林白青不能动弹。

  林白青面露惊恐,林白芷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爹还不号脉?」

  林江毅原本只是有些怀疑,但看林白青反应激烈,心中的怀疑又多了一分,真的走到林白青身旁开始号脉,然後他的脸色越来越差。

  三七到底是跟着林江毅几十年,见状立刻招呼下人们离开大厅。

  吴氏看林江毅的表情,就知道林白芷说的是真的,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她也不知道林白青有身孕这事。

  林江毅看向林白芷,「你怎麽知道她怀孕?」前面还喊的是白青,在知道林白青未婚先孕之後就变成了「她」,连名字都不想喊。

  「哦,前段时间不吃东西的时候想到父亲说的话,读书是精神的食粮,我便读了一些母亲留下来的书。」

  前段时间林白芷什麽都不吃,确实会窝在屋子里偶尔翻一些书籍,至於看没看进去,只有原主知道。

  刘氏留下来的书大多都是医书,林江毅想着刘氏医术不错,作为她的女儿,林白芷或多或少能学到一点,既然开始看书,确实能懂一些医理常识,因此很快相信了。

  林江毅看向吴氏,眼里没有一丝温度,「最近她就不要出府了。」看来当初娘亲说的对,吴氏确实不足以担当林府当家主母之责。

  林白青终於能动弹,但为时已晚,自己怀孕被父母知道,心里害怕得很,「爹!」

  「滚出去!」林江毅怒吼。即便平时再宠爱,一旦威胁到林府的名声,他的心一样能冷下来。

  吴氏带着林白青快速离开大厅,林江毅见林白芷还没走,冷冷的看向她,「还有什麽事?」

  林白芷点头,「女儿想处理院子的丫鬟,过去一段时间,女儿院内但凡发生小事转眼就在府内传得到处都是,这种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丫鬟着实可怕,女儿这点小事尚算无伤大雅,可万一将来到外面到处说您的坏话,那林府的名声可怎麽办啊?」见林江毅有怒气,她又补充道︰「女儿当然知道爹行事磊落,但是外面的人不会这样认为。」

  无论什麽事,只要和林府的名声挂钩,林江毅都会特别慎重,他於是点头,「你院子的丫鬟,自然可以处理。」

  林白芷立刻起身,「谢谢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13: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神秘男子抢药草

  退出大厅,林白芷就让紫苏去找人牙子。

  林江毅发脾气之前,半夏和紫苏就跟着三七来到房间外面,谁也不知道後来的情况如何,不过大家心里隐约有些猜测。

  回到院子,林白芷没让半夏进房,只是按摩自己的一些穴位。

  不到两刻钟的时间,紫苏就带着人牙子回到林府。

  当时吴氏送半夏过来,为表诚心,把卖身契也给了,这会林白芷直接将半夏的卖身契递给人牙子,「你看着开个价吧。」

  人牙子仔细看了半夏的卖身契,最後道︰「您看十两银子如何?」

  「成交!」

  见林白芷这麽痛快,人牙子有些心疼,看来这丫鬟肯定是做错了事,早知道就喊五两银子,但眼下不能後悔,她拿了十两银子递给紫苏,由她替林白芷收起来。

  林白芷指着门外的半夏,「人货两清,这个丫鬟就交给你了。」

  半夏这才知道林白芷找人牙子来竟是要发卖自己

  人牙子心疼自己的银子,对半夏的态度说不上好,暴力的拽着她往外走,等半夏反应过来时已出了林白芷的院子。

  她内心惊恐,大喊,「夫人、夫人,救救奴婢啊!」

  很快,林府上下都知道,林白芷把半夏给卖了,不过大家来不及讨论,因为下午在大厅服侍的下人也都一并被发卖,一时间林府下人人心惶惶。

  林江毅听到三七的汇报,听说半夏喊吴氏为夫人,眼里的温度又降了一些。

  因为林白青的事,他对吴氏有些不满,此刻心里的不满又多了一分,他想将吴氏抬成继妻是一码事,但扶正之前下人就把吴氏当做夫人又是一码事。

  紫苏道︰「姑娘,您怎麽就把半夏给卖了?」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都跟作梦一样,特别是姑娘那麽喜欢半夏,怎麽说卖就卖了?

  林白芷道︰「嗯,这丫鬟胃口大着,我养不起。」

  紫苏松了一口气,「姑娘能看清这些最好。」

  外面有敲门声传来,紫苏忙说︰「奴婢出去看看。」不一会,她回来禀道︰「姑娘,您开的药可真神,张嬷嬷说小五喝了药已经好些了,特地来向您道谢。」

  林白芷笑了,「好些就好,小五可过来了?」

  紫苏点头,「嗯,都过来了,姑娘是否要见见他们?」

  「好。」

  很快,张嬷嬷一家走了进来,给林白芷行礼。

  张嬷嬷道︰「多谢姑娘救了小五一命。」

  下午小五服用了林白芷开的药,咳嗽果真好转,张嬷嬷一开始觉得是林白芷误打误撞,後来才听说这段时间她看过刘氏留下来的医书。作为府中的老人,张嬷嬷知道刘氏医术不错,也就没再多想,总归小五确实好些了,所以她带着一家来找林白芷道谢。

  小五这会精神比下午好上许多,见林白芷看向自己,赶紧问好,「姑娘好。」他一紧张又开始咳嗽起来。

  林白芷看向小五的母亲,「把小五放到我榻上。」

  让儿子躺在主子的榻上,小五的母亲哪敢?连声婉拒。

  林白芷不得不改口,「那放软榻上。」

  小五的母亲看向张嬷嬷,徵求她的意见,张嬷嬷犹豫了下,最终点了头,让她将孩子放到软榻上。

  林白芷先给小五号了脉,其实凭藉这双眼睛的神奇能力,她能看出小五的现状,只是她仍习惯凭藉号脉的方式来判断患者的身体状况。

  小五的病情确实好了些,她将小五的胳膊拉起,往曲池穴按去。

  随着林白芷的动作,小五的咳嗽立刻止了下来。

  林白芷看向小五,「我现在要给你施针,小五是男子汉,怕不怕疼?」

  张嬷嬷听到这话忍不住担忧,这针灸之术岂是看过几天医书就能懂?老爷习医那麽多年,针灸之术只是一般,更别说才看过几本医书的姑娘。

  「姑娘!」

  「我不怕。」

  张嬷嬷和小五同时开口。

  林白芷看向张嬷嬷,「小五都不怕,你担心什麽?」

  张嬷嬷愣在原地。

  林白芷拿出银针,下午她已消毒过,这会拿起来直接往小五身上扎去。

  小五的母亲吓得跪在地上,一旁小五的父亲也紧张地盯着看。

  林白芷动作行云流水,眨眼间已经落了三四针。

  张嬷嬷震惊的张了张嘴,当年夫人还在时落针也没这般速度。

  小五毕竟是个孩童,林白芷只扎了六针,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将针取出,看向小五,「怎麽样?」

  小五摸了摸扎针的地方,「一点都不疼。」

  林白芷笑了,「还想咳嗽吗?」

  「不想了。」见林白芷对自己微笑,小五没有一开始那麽紧张,府中其他人都说大姑娘恶毒,他却一点都不觉得,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腔,「这里也不闷了。」

  林白芷笑道︰「行了,回去休息吧。」

  张嬷嬷刚刚不信任林白芷,这会儿有些愧疚,「姑娘……」

  林白芷没让她多说,只道︰「孩子还小,带回去休息几天,若不放心,下午开的药明日还可服用一天。」

  小孩恢复能力快,只是小五这病拖太久,不然光是服药就好,也不至於施针。

  小五的母亲再次跪下,不停的磕头,「谢谢姑娘。」

  小五的父亲也跟着跪下磕头,「谢谢姑娘。」

  张嬷嬷也跟着磕了头,「姑娘大恩大德,老奴一家定当铭记在心!」

  小五见父母和奶奶都跪了,也跟着跪下。

  林白芷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不是她不想扶张嬷嬷一家起来,只是刚才又是按摩又是施针,加上今天一天就白天喝了半碗粥,到现在什麽都没吃,哪还有力气去扶。

  张嬷嬷赶紧带着家人离开。

  紫苏特别开心,「姑娘,您刚才好厉害啊!」

  至於林白芷医术怎麽突然这麽厉害,紫苏一点都没怀疑。

  「快给我弄点吃的。」林白芷瘫在椅子上,再不进食,她真的要累死了。

  紫苏给林白芷拿了一个馒头过来,就着茶水,林白芷把这个馒头吃完,随後瘫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林白芷先沐浴施针,才让紫苏把早膳送来。

  今天的早膳除了粥,还有四道小菜。

  林白芷没喝粥,虽然暂时体内血糖没超标,但近期她决定控制饮食,粥当然要避免。

  每样的小菜吃了小半盘,她便放下筷子,「我想出府。」

  当务之急是解毒,但她出去不是为了买药,或在林府开的医馆取药,毕竟自己中毒这事她暂时没想声张,毕竟敌人在暗她在明。

  这朝代对女子外出的约束没那麽严格,林白芷想要出门,跟林江毅报备一声就行。

  林府有两辆马车,一辆是林江毅专用,另一辆是给女眷准备的,大多数是吴氏在用。

  如今吴氏为了林白青之事焦头烂额,哪还有时间出去,所以林白芷很顺利达成目的。

  她让车夫驶到县城外的山上,但因为车子只能走到半山腰,再往上马车过不去,林白芷和紫苏只好下车。

  紫苏扶着她下来,「您是要去兰般寺吗?」

  半山腰上有一座寺庙名唤兰般寺,不过林白芷可不是要去那里。

  「往上走。」

  她走得很慢,紫苏一直在旁边扶着。

  林白芷出来是为了寻一味药材,这味药材很特殊,用得好就是解毒圣药,用得不好则是毒药,所以名为鬼仙草。鬼仙草生长在悬崖之上,林白芷打算用它泡药浴,药浴可加速毒素排出,如果没办法摘到,她也有其他办法,只是时间久一些。

  走走停停,林白芷沿路还摘了一些其他药材丢进紫苏提的篮子,约莫一个多时辰,两人终於抵达山顶。

  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往山下一看,风景十分美丽,似乎能将整个安县一览无余,只不过林白芷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思,她低着头寻找鬼仙草,找了好一会,终於在一处角落中发现。她正欲上前去采,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忽然出现在视线当中,抢先摘下这株鬼仙草。

  紫苏看到这人突然冒了出来,还抢了姑娘的药材,当即高声质问︰「你这人,怎麽能抢别人看中的东西?」

  那人唇角微微勾起,「哦,这药材可是写了你的名字?」

  紫苏一噎。

  林白芷懒得浪费时间与对方争辩,这株鬼仙草对方不会轻易让给她的,再者她观察到对方体内有一股气息,想来会内功,自己肯定是打不过的,她只得继续找,紫苏忙跟在她身後。

  男子见林白芷没有和自己纠缠,有些无趣的将鬼仙草装进身後的小背篓中。

  另一边,紫苏越想越生气,「这男子看上去一表人才,怎麽这般蛮横?」

  林白芷点头。

  紫苏见她一点也不生气,还点头,「姑娘,您点什麽头啊?」

  林白芷道︰「同意你说他长得俊。」

  在现代看惯了各种俊男靓女,穿越之後见到的女子中,林白青还算漂亮。

  男子嘛,林江毅虽中年发福,但看得出来年轻时长相不差。刚才那个男子却更加好看,原主喜欢的韩家公子都能瞬间被比成污泥。

  紫苏一跺脚,「姑娘,奴婢哪有那样说。」虽然她心里承认这位男子生得俊俏,但这话,是万万说不出来的啊。

  男子刚才听到紫苏的话就一路跟了上来,这时听见林白芷的话,对着林白芷抛了个媚眼。

  林白芷见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男子愣住,他这是被人嫌弃了?可刚刚这位姑娘明明夸他长得好,怎麽给自己一记嫌弃的眼神?他拿出鬼仙草递给林白芷,「喏,送你了。」

  林白芷狐疑的看向他。

  男子道︰「你有眼光,本少爷一开心,就决定送你。」

  林白芷接过药材,「谢谢。」说完,她转身朝山下走去。

  男子傻了,现在的姑娘都这麽冷漠、这麽无情的吗?他送的可是鬼仙草!整座山说不定就只有这一株。「你知道这是什麽药材吗?」

  林白芷一脸「他问这什麽问题」的神情,「鬼仙草。」

  男子摸了摸鼻子,原来她知道啊,可她反应怎麽这麽平淡?

  林白芷看不透这男子的心思,刚刚和她抢药,现在又莫名其妙把药送给自己,她担心对方反悔,只想赶快回去,只有把药材带回去才能放心。

  男子看着林白芷胖胖的身材,飞快迈着小碎步向山下走去,有些忍俊不禁,不过也就一眼,他收回目光,继续往山顶走,刚才的笑容似乎只是错觉。

  林白芷迅速走回半山腰,然後爬上马车。

  紫苏也担心对方再来抢药草,虽然不知道姑娘拿这药草有什麽用,但她看得出来姑娘很需要它,「快,赶紧回府。」

  车夫见两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也不多问发生了什麽,马鞭一甩,驾车回府。

  林白芷上了车就直接睡了过去,刚才朝山下走,她可是用尽了全身力气。

  没多久,紫苏将林白芷唤醒,「姑娘到了。」

  林白芷走下车,忍住满身的疲惫走回院子,「紫苏,备水,我要沐浴。」

  紫苏,「好。」

  林白芷回到房间中,将鬼仙草碾碎,又将今天采摘的其他几味药材一并处理好。

  等紫苏将水备好,她去了沐浴的地方,将处理好的药材放进桶中,透明的水立刻变成了淡绿色。她没让紫苏服侍,自己褪去衣裳泡进桶中。

  鬼仙草只有一株,为了快速清除毒素,她一次全用了,当她进入桶中,这些药水渗透到体内,产生针扎似的疼痛。林白芷闭上眼睛,一边忍受这些疼痛,一边按压穴位。

  不知过了多久,桶里的水已从淡绿变成了黑色,林白芷呼出一口气,从桶里出来。

  身上的疲惫已完全褪去,这次药浴也让她的皮肤变得白皙了一些。

  林白芷擦拭好身体,穿上衣服,紫苏进来看见黑乎乎的水愣了一下,要不是白天是她亲自和姑娘一起出门采药,她还以为姑娘是去挖了一趟煤。

  林白芷完全没看到紫苏的眼神,只想着再来一次针灸,体内的毒素就能完全除去,等紫苏出去,她试着做了一套名为八段锦的健身操,又是大汗淋漓。

  林白芷知道,这一切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来,她起身走到屋外。

  紫苏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见林白芷出来,赶紧站起来,「姑娘可是饿了?」

  林白芷点点头。

  「奴婢这就给您端些吃的来。」

  很快,紫苏端了四盘菜过来,林白芷吃了一些就让紫苏端下去了。

  吃完饭需要消食,因紫苏还未吃饭,所以林白芷让她去吃饭,自己出去活动。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府里,突然听到议论声——

  「你听说了吗,明天韩家人要过来。」

  「听说了,肯定是来和大姑娘退婚的。」

  「要我说,韩家公子确实优秀,如果是我,也不会愿意娶大姑娘的。」

  「可大姑娘毕竟是嫡女啊。」

  「嫡女又如何?说不定二姑娘出嫁之前也会变成嫡女……」

  说话这人说到一半,见大家都跑了,不明所以的回头一看,才发现林白芷站在自己身後,吓得尖叫一声也迅速跑开。

  现在谁都知道,大姑娘一个不开心可是会卖下人的,昨天晚上被卖的下人就是证据,据说这些下人就是因为晚膳时没服侍好大姑娘。

  林白芷站在原地,陷入沉思,韩家人明天会过来,她得抓住这次机会。原本她不介意韩家退婚一事,可如今知道那韩锦程和林白青早有了苟且之实,说明这家伙不是什麽好东西,这下退婚的主动权就落到她手中了。

  隔日一早,韩家人果然上门了,林白芷听说此事的时候,正在吃早膳。

  紫苏道︰「姑娘,韩夫人和韩公子都过来了。」说完又觉得自己多嘴,提起韩锦程不就是往姑娘伤口上撒盐吗,今天韩家人过来肯定是来退婚。

  林白芷不疾不徐吃完早膳,抬脚往待客的花厅走去,紫苏迟疑了下,也跟在她身後。

  花厅门口处有扇屏风,林白芷就站在屏风後偷看。

  今天韩家人来访,是林江毅独自招待的,这也是他第一次没让吴氏来处理後宅之事。

  「这次确实是晚辈做得不对,向您及贵府大姑娘陪不是。」这声音听起来像个翩翩公子。

  紫苏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抬头看了下自家姑娘的表情,发现她神色有些惊讶,随後则是开心……她又睁大眼睛仔细看了下,姑娘确实在高兴,难道姑娘因为伤心过度,一时错乱了?

  林白芷附在紫苏耳边说了一些话,紫苏点头,进屋跑到三七後面。

  林白芷则是走到旁边的偏厅,不一会,林江毅过来了。

  他神色有些不满,「退婚是板上钉钉之事,你休想无理取闹。」

  即便知道林白青未婚先孕,他还是想将林白青嫁入韩家,如果换成是林白芷,估计她早被打死一万次了,不过林白芷也不在意,原本她对林江毅就无父女感情。

  林白芷道︰「那韩家公子有病。」

  林江毅一愣,有些气恼,「你在胡言什麽?」难不成不娶她就是有病?

  林白芷道︰「我昨天晚上看了娘留下来的医书,今天观其症状,似是花柳病。」

  她刚刚在屏风後面偷看,本是想见机行事,没想到这双眼睛竟然可以穿透屏风看清对面的人,而她刚好看到了韩锦程的身体状况,果真是寻花问柳的高人。

  「你说的可当真?」林江毅问道。

  「爹的医术比女儿要好得多,您想个法子去号个脉不就知道了。」

  林江毅微微点头,这个好办,「你叫我来,就为了说这?」

  林江毅虽然後宅事拎不清,但是有些事还是清楚的。

  林白芷道︰「确定韩家公子得了病後,林府便可以此为由获得退婚的主动权,当然,再将二妹嫁过去也容易许多,於林府的名声而言也会更好。」

  一个是林府嫡女被退婚,韩府拉不下来脸面,最终退而求其次娶庶女。

  一个是林府嫡女要退婚,林府为了弥补韩府,将庶女嫁过去。

  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却将林府置於主动地位,并且获得一个好名声。

  林江毅看向林白芷,不明白愚蠢至极的女儿怎麽能想到这些。

  林白芷道︰「主动退婚对女儿来说要好接受得多。」

  林江毅略思索,应道︰「为父知道了。」被退婚的女子确实不好寻亲事。

  事情办妥,林白芷回到自己院子里,果然不到中午紫苏就得到消息,韩家人和林江毅已商议好由林府主动退亲,而为了表示和韩府的深厚交情,林江毅决定把二姑娘嫁过去。

  另一边,韩夫人从林府离开,一上马车就把韩锦程骂了个狗血淋头。她自然知道自家儿子是个什麽样的,但万万没想到染了病还被林江毅发现,她不认为儿子到处找女人有什麽错,只是这病医治起来有些麻烦。

  好在答应娶林府二姑娘,林江毅愿意替自家儿子医治,还能保密,为了韩府的名声,韩夫人只能退而求其次。

  她自我安慰,林白芷是嫡女,这种情况下主动退婚能稍稍挽回一些名声,至於林白青虽说是庶女,可谁都知道迟早林江毅会把吴氏抬成继妻。

  对此,紫苏开心得很,退婚虽然不好,但韩家公子得了病,对外又是姑娘主动退的婚,算是逆转了姑娘原先的窘境,「谁能想到那韩家公子如此恶劣,姑娘和他退婚了也好,往後肯定有更好的良人。」

  又解决了一桩难题,林白芷心情舒畅,问道︰「府内还有谁会医术?」

  「只有老爷和三公子。」回答完,紫苏补充,「现在还有您。」

  林白芷又问︰「下人呢?」

  紫苏道︰「三七,还有医馆的李大夫。」

  林白芷点头,又道︰「下去歇息吧。」

  「是。」紫苏走出屋子。

  林白芷坐在床上,拿出放在枕头旁边的银针开始施针。

  对自己下毒的按理说应该是懂医理的,林江毅作为原主的父亲,又是个爱名声的,肯定不会对自己女儿下毒,林文元如今在外学习也可排除。三七也可排除在外,他连简单的咳嗽都能误诊,而自己体内并非普通的毒,以三七的医术应该做不到,那麽剩下的就是李大夫。

  林白芷把最後一根银针拔出,又仔细检查过自己体内,确定毒素已经全部清除,这才放心。接下来,她打算找个时间会会李大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13: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无心插柳救贵人

  穿越过来七日,林白芷体重降了约莫十斤,府中的人都在说,大姑娘是因为退婚受了刺激,日渐消瘦。

  等小五彻底痊癒之後,张嬷嬷回到林白芷院中,「这些时日老奴没能伺候好姑娘,从今日开始,老奴定当全力服侍。」

  林白芷问︰「小五好了吗?」

  见她关心小五,张嬷嬷心中感激,「托姑娘的福,已大好了,每日活蹦乱跳的。」

  林白芷笑了,「那就好。」

  张嬷嬷由衷感谢林白芷,原本大家都认为小五得了痨病肯定活不了了,没想到吃了姑娘几服药就很快好转。想起府内的传言,她看向林白芷,道︰「姑娘这些时日都瘦了。」

  紫苏天天和林白芷在一起,感觉不明显,但张嬷嬷好几天没看到林白芷,感觉特别强烈。

  林白芷道︰「最近看了娘留下来的医书,太胖对身体不好。」

  见林白芷神情不似有假,张嬷嬷松了一口气,只要姑娘不是因为退婚伤心就好,「夫人的医术的确高明。」

  林白芷想到现在自己太胖,如果短时间内减重太多,皮肤肯定会松弛,甚至出现皱纹,所以她打算在见李大夫的同时去拿一些药材,毕竟在山里采摘的药材有些还需要炮制过後才能使用。

  这日晚宴,林江毅不大开心,吴氏这几天也憔悴了不少,韩府的聘礼一日不来,她的心就不能安稳。而自从上次被发现有身孕之後,林白青一直在自己院落,林白芍在屋子陪着她,所以在大厅用膳的只有三人。

  吴氏打起精神尽力服侍林江毅,作为妾她是不允许上桌的,甚至坐在林白芷这个嫡女的上首,只是林白芷不愿意和林江毅挨着坐,加上她这个现代人对这些看得不是很重,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吴氏不来招惹自己。

  吴氏才进林府的时候,吃饭都是站在林江毅身後伺候,後来她自己刻意放出流言,说林江毅这个人专情善良,对妾好,还允许妾上桌吃饭。

  当然有对此不以为然的人,毕竟於理不合,但大多都在夸林江毅,而林江毅最是在乎名声,也就随吴氏去了。

  吃了几口饭,林江毅就放下筷子,吴氏面露忧心,「老爷今日怎吃这麽少?」

  林江毅叹了一口气,「哪还能吃得下。」

  吴氏跟着放下筷子,看向他,「可是为了方府之事?」

  林白芷见状也放下筷子。

  「正是。」林江毅愁容满面。

  方府在安县这个小县城可谓是第一大府,据说方府有位贵人得了重病,遍寻附近所有的名医都未能将其治好,林江毅出诊好几次,今日又去了,看样子还是没什麽进展。

  林江毅叹了口气,心里暗道,如果祖上在,一定能治好。

  林白芷懒得听他唉声叹气,反正她也吃饱了,乾脆直接起身告退。

  林江毅气得够呛,「这个孽障!」

  吴氏道︰「老爷消消气,白芷那孩子一直都是这个性子,您也别计较,她还只是个孩子。」之前林白芷竟趁她忙着女儿婚事没办法分神,迅速把半夏卖了,要知道半夏这几年可是为她出了不少力气。

  「都及笄了还是个孩子?」原本他准备说,长女还不如林白青这个妹妹懂事,但想到前不久林白青做的丑事,硬生生把要说的话吞回肚子里,顺便瞪了吴氏一眼。

  吴氏当然知道林江毅的心思,暗暗又埋怨起林白青的不争气。

  太平了几日,林白青和韩锦程的事终於定了下来。

  晚膳时分,林江毅开心地多吃了碗饭,吴氏也满面春风,就连多日未见的林白青也出现在饭桌上。

  等饭吃得差不多,林白芷开口问道︰「爹,我明天能跟您一起去医馆看看吗?」

  林江毅现在心情颇好,没有直接拒绝,「你去医馆做啥?」

  「最近看娘的医书颇有感触,想和爹一道去医馆看看。」林白芷道。

  吴氏道︰「白芷愿意学医也是好事。」

  林江毅本想反驳,但想到之前听说小五的病是林白芷治好的,当时他还让三七专门去确认过,还有先前能一眼看穿林白青怀有身孕,不得不说长女确实有两把刷子。

  刘氏的医书他曾看过,如果长女能悟透一些医理,无疑是好现象,再说刘氏爱好医术,她的女儿学医也没什麽稀奇的。想到这,林江毅道︰「行吧,明日辰时初出发。」

  林白芷一笑,「谢谢爹。」

  吴氏愣了下,低着头继续吃饭。

  林白芷故意选在这时间询问,吴氏就难以作梗,即便林江毅不同意,她也会再找机会溜去医馆。

  隔日一大早,林白芷在林府大门口等着,林江毅看到她这麽早到,心里竟然感到一丝欣慰。

  林家医馆地处闹市之中,地段不错,两辆马车很快抵达,林白芷一下马车就跟在林江毅身後。

  林江毅回头见林白芷打量医馆,说了句,「以往咱们家的医馆比这大得多。」只是後来林家没落了。

  林白芷知道林家祖上还有当过太医的,只是一代不如一代。这些都是最近张嬷嬷告诉她的。她医好小五後,张嬷嬷服侍得极为用心,对她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以林白芷从张嬷嬷得到的资讯比原主的脑袋里还多。

  走进医馆,坐堂的李大夫已经来了,看到林江毅先起身行礼,随後看到林江毅身後的林白芷,愣了一下,也行了个礼,不过脸上表情倒是淡淡的。

  林江毅走到後堂,今日他亲自出诊,有不少人会过来问诊,相比起来,李大夫今日要清闲许多。

  林白芷在李大夫对面坐下,「李大夫,我最近头痛不适,可否请你帮忙看看?」

  李大夫直道︰「不敢当,还是由林大夫看吧。」

  林白芷又说︰「我爹每日问诊病人多,这点小事我也不想麻烦他,可否耽误李大夫一盏茶的时间?」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李大夫不好不看,便让林白芷伸出舌头,又用手巾垫着给她号了脉。发现林白芷盯着自己的动作,李大夫突然有些紧张,随後收回手,「大姑娘只是身体有些虚弱,待会给您开几服药方,回去让丫鬟煎服了便可。」

  说这话时,他的表情十分正常,林白芷没发现什麽异常。

  按理说,她体内毒已解,如果下毒的人是李大夫,他应该会很惊讶,可是李大夫一点异状都没有,要麽这毒不是李大夫所下,要麽就是他十分会伪装。

  如果这毒不是李大夫所下,那麽是谁呢?

  李大夫这边已经写好了药方,林白芷顺势让他抓了些药材,李大夫见这些药材没什麽问题,便让药童去抓了。

  林白芷拿完药材和紫苏先回到林府,现在还差一味香覃,也是她制药的药引,看来她还得找时间再去趟郊外寻寻。

  走进院子里,紫苏刚才的不满全部倾泻出来,「刚才李大夫对姑娘的态度真不好。」

  最近张嬷嬷对林白芷的态度不错,所以紫苏说这些话也没避讳。

  张嬷嬷拿起茶杯给林白芷倒了杯茶,「怎麽了?」

  紫苏把在医馆的事简要陈述了一遍。

  张嬷嬷叹了口气,「如果老夫人在府中就好了。」如果老夫人还在,姑娘地位肯定也高一些。她是府内的老人,最早就是跟在老夫人身旁,後来才去伺候刘氏,等刘氏走後她就留在林白芷身边,「老夫人当年可喜欢夫人了。」

  紫苏叹了一口气,别提老夫人多少年都没回过林府,据说老爷前些年还会带人去看望老夫人,只可惜都被老夫人赶了出来,後来老爷回乡下的次数少了,过节的时候,大多派下人送些东西到老夫人那儿便罢。

  林白芷没太在意两人的对话,她喝了半杯水,休息了一会又开始做操健身。

  上一世,林白芷之所以学中医,就是和自家奶奶有关。一开始她其实不喜欢中医,後来奶奶生病了,看奶奶一日比一日虚弱,她心里一日比一日痛苦,再到眼睁睁看着奶奶去世,从那时起,她就不想再体验这种心疼又无能为力的感觉,一心学医。

  因为有天赋,加上用心,人家学五年的课程,她一年就学完了,每天只要醒着就都在看医书,研究医理。

  世人都说,林白芷年纪不大,在中医界的成就倒是不小,都是多亏了她的天赋,只有林白芷自己知道,这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晚膳时分,林白芷再次提出自己想外出一趟。

  不待林江毅回答,吴氏就道︰「也好,过两日便是初一,刚好府里的姑娘一起去兰般寺里祈福。」

  「好。」林江毅道。

  林白芷低着头继续吃饭,只要能出去就行,至於吴氏,不要惹事找自己麻烦,她不会介意。

  初一一大早,林白青在家休息,吴氏带着林白芷和林白芍一起出门。

  抵达兰般寺後,林白芷和吴氏等人分开,直接去了寺庙的後方,吴氏有别的打算,也没管她去了何处。

  林白芷现在体力明显好太多,走路都不需要紫苏搀扶,两人到後山找了约莫半个时辰,才看到一株香覃,这药材不好处理,药用价值不算高,所以一般医馆都没有卖。

  林白芷将摘好的药材给紫苏,紫苏拿出手绢,小心翼翼把药材好好的包裹起来。

  林白芷看得忍俊不禁,紫苏解释,「姑娘采的药材肯定都是极珍贵的。」

  林白芷没多说,招呼紫苏下山,才刚要走,突然听到一阵阵慌乱的叫声,只见前方一群人围在一起,似乎发生了什麽。

  「老夫人,您快醒醒!」

  「快,快,抱老夫人上车!」

  「来人,快去寻大夫!娘,您快醒醒!」

  注意到这边的状况,林白芷忍不住上前,「住手!」她喝道。

  晕倒的长者年岁已过半百,脸色苍白,这会林白芷很感谢自己这特殊的能力,不号脉也能知道此人此刻脉象缓慢,而且四肢冰冷,瞬息间她就得出结论,这位老夫人是心血亏虚导致的晕厥。

  周围的人听到声音,回首打量,一时间不知道来者是谁,又似乎有些熟悉。

  林白芷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拿出银针,落在患者的督脉穴上,又快又准,好在她时刻带着银针,不然这会儿也是束手无策。

  有人瞧清楚她的动作,回过神来准备呵斥她大胆,就发现老夫人醒了过来。

  「老夫人醒了!」

  「娘,您醒了!」

  「老、老夫人?」

  这下子,大家看林白芷的眼神都不同了,不过想问的话还没问出来,就听见林白芷道——

  「能否寻一个安静之处?」

  刚才那一针只是让这位老夫人快速醒来,医治的话还得另外施针,这些人从穿着来看应是富贵人家,寻一安静之处肯定容易。

  果然,只听老夫人旁边的妇人给随行的丫鬟下了令,不一会丫鬟就过来领路了。

  众人把老夫人搀扶着进了寺庙後面的厢房,老夫人躺下後,林白芷屏退众人,妇人看了一眼老夫人,有些犹豫不决。

  林白芷索性道︰「你留下。」

  那妇人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姑娘让老夫人醒过来,到底是个陌生人,把老夫人单独留下来她是不放心的。

  林白芷道︰「劳烦把老夫人的衣衫褪下。」

  妇人愣了下,老夫人则道︰「无碍。」

  等妇人上前帮老夫人把衣衫褪去,林白芷拿起银针,「老夫人,我准备施针了,很快就好。」

  「好。」

  林白芷拿起针分别落在火硬穴、百会以及气海和关元穴上,前面两个穴位是治疗晕厥之症,後面两个穴位则是治疗虚症,之後她又在内关、足三里和水沟穴落针,这三者是加强治疗效果。

  老夫人闭着眼睛,想着之前治疗的效果,对这一次也没报多大希望,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小姑娘,等了又等,见她迟迟没有动静,忍不住问︰「怎不落针?」

  「针已落完了。」

  老夫人闻言惊骇,她竟一点也没感觉到她给自己扎针,可见这施针技术之高!正欲起身去看,便听林白芷道——

  「不要动。」

  老夫人吓得赶紧停止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林白芷才把银针一根根收起,「好了。」

  妇人连忙帮老夫人把衣服穿上,「娘,您感觉如何?」

  老夫人慢慢感受体内的变化,「这会儿心不似以往跳得那麽快了,精神也清明许多。」

  妇人松了一口气,双手合十,「谢天谢地,谢谢菩萨!」

  一旁的紫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麽谢天谢地,她们最该谢的不应该是姑娘吗?

  老夫人道︰「谢谢你,姑娘。」

  林白芷摆摆手,「这是医者分内之事,不过老夫人的病症还需要辅以药方治疗。」

  妇人一听,立刻让人准备笔和纸,让林白芷将药方写了下来。

  「抓两服就够了,如果担心,可多抓一服,另外,今日老夫人最好卧床休息。」

  妇人道谢着接过药方。

  老夫人看了眼纸上的字,「好字!」这字不似女儿家娟秀,反而十分潇洒豪放。

  「谢谢老夫人夸赞。」

  见林白芷毫不扭捏,老夫人对她的喜爱又多了一分,「姑娘,你是哪个府上的?」

  林白芷道︰「我是安县林府的林白芷。」

  一旁的妇人眼里露出诧异的神色,林府她们是知道的,关於林白芷她们也听说过,可不是众人口中的恶毒嫡女吗?

  天色不早,加上老夫人还需要静养,林白芷便从厢房退了出来。

  临走前,妇人给了一大笔诊金,林白芷让紫苏收了下来,现在她一个月的月例不到一两银子,好在她出门的时候不多,用钱的地方也不多,身上钱多一些她完全不介意。

  林白芷走到兰般寺外,发现自家的马车已经走了。

  紫苏绕着寺庙走了一圈,怒道︰「这个吴氏也太过分了,竟然不等姑娘一起回府!」

  林白芷看了眼外面的天,马上要黑下来了,再不走说不定连城门都进不去,「走吧。」

  她带着紫苏往山下走去,快到山腰时看到一辆马车,而车上的人正是前些时日见过的那位男子。

  男子本来只是瞅了一眼林白芷,随後似乎想起什麽,再次看向她。

  没想到这才不到月余,这姑娘的变化就这麽大。

  「你们这是去哪,怎麽没乘马车?」

  提到这个,紫苏心里就来气。

  男子见两人没答话,大概也猜到了一二,便钻到马车里。

  紫苏愣住,「这、这人什麽意思啊?」问完话就自己跑进马车里?

  林白芷也不知道这男子想干麽,继续往前走。

  过了一会,男子驾着马车到林白芷旁边,「喂,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紫苏冷哼一声,准备拒绝,就听她家姑娘道——

  「谢谢了。」

  紫苏只得跟着林白芷上车。

  不管这男子性格多麽古怪,林白芷觉得这时候先回府最重要。

  等林白芷和紫苏坐好,男子解释,「方才车厢内太乱我收拾了一下,不过还是有些乱,两位别太介意。」

  林白芷看了看车厢,里面的确还有一些叶子,看得出来都是药材,想必这位男子今日又来采药了。「无碍,谢谢你。」

  「你们要到哪?」男子问道。

  林白芷道︰「安县林府。」

  「坐稳了。」

  男子驱车的速度很快很稳,不一会就到了林府。

  早些时候,吴氏和林白芍已经回来了。

  这会儿厨房已经准备好了晚膳,摆在大厅桌上,林江毅吃了一会,吴氏和林白芍才走进来,他还没问怎麽不见林白芷,就见吴氏拿帕子抹着眼角。

  「老爷,白芷不见了!」

  林江毅将筷子拍在桌上,起身道︰「什麽?」

  吴氏面色满是担忧,「我也不知道白芷跑去何处,我跟白芍在山中寻了一圈都没找到她,怕您担心,我们这才先回来给您报个信。」

  林江毅面色不善,「这个孽障!」

  林白芷如果是被拐卖了,往後对林府的名声可是有影响,黄花闺女要是夜不归宿,传出去林府女眷的名声也别要了。他在心里把林白芷骂了一万遍。

  「父亲在骂谁?」林白芷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吴氏下意识开口问道︰「白芷怎麽回来的?」

  一旁的林白芍松了一口气,「大姊,你回来了就好。」她实在无法反抗吴氏。

  林江毅喝道︰「好你个孽障,到底有没有规矩!」

  紫苏一听,内心的气又涌了上来,无奈对方是林江毅,她心中再不满也不敢发泄出来,只得喏喏的站在林白芷身後。

  林白芷忍不住暗骂林江毅的白痴,「说起规矩,这府中最不讲规矩的怕是父亲您吧。」

  林江毅一听,心中的火气更盛,「孽障,休得在这胡言乱语!」

  林白芷慢悠悠道︰「这话不是女儿胡言,今日在那兰般寺,女儿听到有人议论咱们府,说什麽姨娘跟主子一般地位,还说您当年宠妾灭妻,女儿气不过和他们争论了两句,结果出来就发现家里的马车走了,我跟紫苏在後面怎麽追怎麽喊,姨娘都没听见呢?」

  听完她的话,林江毅可谓是脸上色彩缤纷。

  偌大的安县,确实没有哪家的姨娘能上桌吃饭的。对於林白芷来说,如果吴氏不惹到她,她是懒得多管这些古代规矩的,偏偏吴氏来这一招不说,不让林江毅去寻她,反而在这里挑拨林江毅的怒火,她当然得反击。

  既然要反击,就得直踩对方的痛点。林江毅在意名声,她就故意说别人议论他宠妾灭妻。

  紫苏本就替林白芷委屈,这会听她说完,眼泪就下来了,在旁边配合道︰「姑娘不善与人争辩,当真是豁出脸面去解释,说老爷是因为心善,姨娘这些年辛苦操持林府,才有如今的地位。」

  这下林江毅哪能不信林白芷说的话。看看都这时候了,女儿还记得他的名声,当下对吴氏冷声道︰「你看你做的什麽事,白芷就在寺里,你不好好找,还回来说这些话,从今日起你就在院中好好反省,没反省好不许出来。」

  这算是变相禁足了,吴氏白了脸,小声道︰「是。」

  林江毅又道︰「往後无论做什麽事,你要记住,你只是个妾。」

  吴氏握紧手中的帕子,忍了心中的不忿,道︰「是。」

  林白芍立刻走到吴氏旁边,扶着她离开大厅。

  林白芷耳边终於清静了,「爹,可以开始用膳了吗?」

  林江毅哪还吃得下,「你吃吧。」

  林白芷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等用完膳,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让紫苏把药材拿出来。

  刘氏留下的工具不少,林白芷闲下来会去翻一翻,虽然样式有些传统,但都能用。

  一般而言,药材的炮制分为清洗、蒸、炒、炙、煆,完成後才可入药。林白芷将香覃拿出清洗乾净,放入锅中蒸上一刻钟,再炒去水分,等把这香覃炮制完成,已过去一个多时辰。

  天色黑了,张嬷嬷点了两盏油灯,林白芷开始配药。紫苏和张嬷嬷就站在一旁,林白芷制药十分认真,就像在精心打磨一件很珍贵的物品。

  张嬷嬷见状想起了刘氏,夫人在制药时也是这般认真。

  一直到深夜,林白芷终於将药材调配完成,这才让紫苏备水沐浴,她将药材放在里面,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有了这药材在,她不怕瘦下来之後皮肤变得松弛了。

  等体力慢慢恢复,林白芷每日的运动量逐渐增加,无事的时候还会在林府小跑几圈。一时间下人都摸不透林白芷是想做什麽,但想到之前吴氏因为林白芷的一番话,被老爷勒令做好妾的本分,大家又觉得还是别多管这个恶毒嫡女的闲事比较好。

  这日晚膳,林江毅十分开心,「今日我收到江正哥那边的信件。」

  站在後面的吴氏一听,也来了兴趣,「江正哥在信里可是说了什麽?」

  江正哥名唤林江正,是林江毅的族兄。想当年安县林府这一支发展得还算不错,後来却是江州林府这支更为发达了,所以不怪吴氏听到江正哥来信这麽激动。

  林江毅道︰「江正哥准备兴办学堂,让林家的小辈们聚在一起学习。」

  林府开学堂,当然是教授医术相关知识,吴氏一听眼里放光,这机会不明摆着是她儿子林文元的嘛!自家下一代可就只有林文元一个学医的男孩。

  林江毅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你明日,不,今日就写信给文元,让他早日回来。」

  吴氏脸上的笑容更深,满口答应下来,「老爷,您辛苦了,今日可要多吃点。」

  林江毅也开心,州里教的知识肯定比县里学到的要多,再说到时候林文元接触到的人也不一样,未来人脉也不一样。

  离开大厅,吴氏这几日郁闷的心情一下子消失殆尽。等她儿子进了江州林府学习,医术肯定会越来越高,未来超过老爷是必然。到那时候,老爷怎舍得让文元做庶子,还不怕老爷不把她抬成继妻吗?

  一连好几日,林江毅满面春风,一心想着保不准林文元会把安县林府的医术再次发扬光大。

  只不过,他没恢复吴氏同桌吃饭的待遇,吴氏有些埋怨林白芷,於是有意无意给林江毅吹耳边风,说林白芷当日在兰般寺不与自己一起行动,肯定是去鬼混了,还让林江毅好好管教,莫让她坏了林府的名声。

  林江毅耳根子软,觉得吴氏说的有道理,一连几日都冷着脸对林白芷。

  林白芷只当他心情不好,没有多理会,每日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锻炼就锻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2:23 , Processed in 0.08194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