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328|回复: 3

可乐《那个野男人》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0-12-24 10: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21年1月8日

内容简介:

打从父母双亡,从此展开寄人篱下的生活
易深雅便嚐尽了人生的苦涩与无奈
为了偿还舅舅一家人收留的恩情
她无法反抗的忍受着他们一再的亲情勒索──
听说总裁祭出重金寻找勇者到不知岛带回孙子莫玺宙
缺钱的她自是不能放过这赚外快的大好机会
就算要上山下海她也全豁出去了!
未料这一趟带人任务凶险处处,灾难重重
她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旅程,最後体力耗尽不支倒地……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人脱得浑身光溜溜
身旁只有一个正处於「兴奋」状态中的奇怪男人
以为男人意图不轨,她吓得拿石头攻击他!
什麽?被她打破头的男人就是她要找的总裁金孙?
完了!万一把人打傻了,把她卖了也赔不起──
走进他的世界後,她发觉一切逐渐失控
明明是来说服他回家,绝对没有觊觎他的美色
却被他柔情万千的眼神给魅惑得不慎擦枪走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4 10: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城市因为夜色渐浓,灯光逐渐亮起,驱走笼罩天地的黑暗。

  每一栋建筑物除了炽亮如白昼的灯光,更有五光十色的招牌,密密麻麻的占据了眼底。

  他仰着头,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情景。

  男人低下头,看着儿子黑如墨玉般的眼倒映着城市霓虹,笑着摸摸他的头说:「小宙,过了这个路口,就可以回到我们的家了。」

  丈夫的声音才落,女人好奇地问:「老公,我们今天只会和公公婆婆见面吗?」

  结婚後没多久,她跟着丈夫飞到由自家企业发现的无人岛做生物研究。

  岛上没有任何属於文明的设施,只有一座生态研究中心,以及被研究学者视为大宝库的珍稀生态物种。

  两夫妻一待,就待了十多个年头。

  孩子在岛上出生,是由丈夫亲自接生,这是他们一家人第一次「回乡省亲」,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

  「我们难得回来一趟,很多人都需要见见……」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跟着父母站在斑马线前等着行人号志灯亮起的小男孩收回目光,看着四周。

  热闹街头因为正值下班时分,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流,人声、车声、各种不知由什麽东西制造出的声音,轰隆轰隆地充斥撞击着耳膜。

  他的雀跃、好奇,因为眼前看到、听到、感受到的一切,消失殆尽。

  他松开父母的手,恐惧地摇晃着脑袋瓜子、不断的後退。「不!这不是我们的家!」

  惊见儿子惨白的脸色,女人急忙凑上前去。「小宙……」

  「妈妈,我要回家!」

  男人也跟着上前,柔声开口问:「怎麽了?就快到家了……你不是说想见爷爷奶奶……」

  没等父亲说完,他晃着头、闭着眼、摀着耳朵痛苦的叫嚷:「不!我的眼睛好痛、耳朵好痛……我不喜欢!我不喜欢!」

  两夫妻忧心忡忡的对看了一眼,正想开口,却看到儿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宙!」

  女人惊呼,男人飞快抱儿子,往医院的方向跑。

  男孩靠在父亲因为奔跑而震晃的强壮胸口,模模糊糊的思绪隐隐约约浮现一个念头──

  原来,所谓的文明是野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4 10: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傍晚时分,夕阳余晖的热力散去後,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一日的工作结束,易深雅看着手上的工作进度,做了记录整理後才脱去白袍,拎着包走出实验大楼。

  一走出户外,有别於整日空调的新鲜空气让她用力的深吸了口气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才舒展完,同实验室的小白不知什麽时候来到她的身後,拍了拍她的肩问:「喂,建群哥约吃烧烤,去吗?」

  易深雅大学毕业後直接读硕士,之後在同一个实验室做了一年多助理後,接着又继续念书,直到拿到博士学位。

  一直以来台湾没有世界前十大药厂愿意进驻设立研发中心,但因为莫氏企业的注资,给了该科系的学生提供大好的就业机会。

  她拿到博士学位後,幸运的进入莫氏企业的生物制药公司,一直从事和生物医学相关的研究和实验,也支援新药研发以及後期药物开发的工作。

  在外人看来,几乎待在实验室,不断的实验、研究,对没有热情的人来说,与那些等待被实验的小白老鼠无异。

  但易深雅还挺喜欢这样的工作。

  她面对的是等待被揭密的研究主题,或许会伪装,但怎麽都好过面对难测人性来得单纯些。

  至於同事与同事间的人际关系,她处理得还不错,错就错在她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跟着交际应酬。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去吧!」

  同事多年,大家都知道易深雅好相处归好相处,但像个老人似的,不喜欢下班後的娱乐。

  「算了,不为难你。」

  小白也不为难她,确定完她的意愿,便跟着其他同事走了。

  「掰掰掰掰,你们玩得开心点!」灿笑着目送同事离去,易深雅脸上的笑容却黯淡了下来。

  她不是不合群,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她暗叹了口气,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心一促,她看向来电显示,下意识的抗拒,想当没听见,但最终抵不过良善的个性,仍是接起手机。

  「喂……」

  「雅雅,怎麽这麽久没回来吃饭啊?」

  易深雅嘴角扯出了然的笑,淡淡应,「实验室很忙。」

  「再忙身体也要照顾……」

  没等她说完,易深雅开门见山问:「舅妈,我记得的,今天是领薪日,等等我就会把钱汇过去了。」

  似是没料到她会这麽直接,王敏棻尴尬一怔後啐了声。「你这孩子……说得舅妈像是专门打电话提醒你似的……」

  易深雅苦笑。

  父母意外过世後,舅舅收留了她,她才没被送到儿福机构,却也欠了舅舅一家莫大的恩情。

  但考上大学一直到拿到博士学位,她都是靠着自己半工半读挣来的学费,没拿过舅舅半分钱。

  她自立离开舅舅家後,舅妈就变相的以各种名义向她要钱。

  除了固定每个月汇生活费,贴补家用,偶尔还需要负担表弟的各种支出。

  她觉得自己像提款机……偏偏被收留的恩情以及舅舅与母亲的血缘关系,让她无法反抗的被亲情勒索着。

  虽然目前的薪水还不错,但最近舅妈要钱的次数愈来愈频繁,她总得多为自己打算,於是硬着头皮开口:「舅妈……这个月起我只能汇生活费,其余的我爱莫能助。」

  听她这麽说,王敏棻脸色丕变地拔高语调。「雅雅,你这是什麽意思?你也知道我们不好过,养了你这麽多年,把你拉拔到可以自立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也不过跟你多要个几千块……难为你了吗?唉……你真是让舅妈太心寒了!」

  易深雅嚅了嚅唇想反驳,但几乎可以想见舅妈的反应,话最终还是吞了进去。

  王敏棻气呼呼地挂上电话,她收起手机,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平复内心的委屈感,转身想走却发现眼前堵了个人。

  她顿住脚步、抬起头,认出眼前的人是老总身旁受人敬重且敬畏的特助顾雪玲。

  听说顾雪玲二十岁就进入莫氏企业,跟在老总身边多年,是十分受器重的资深职员。

  平常她都是在总部办公室,不常出现在药厂实验区,今天会看到她还挺让人讶异的。

  刚才,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她讲电话的内容……易深雅尴尬的朝她点了下头。

  顾雪玲推了推眼镜,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易深雅是她面试进公司的,聪明圆滑,十分细腻善於察言观色,进公司这几年来表现不错,很得她的缘。

  刚刚不经意听到她讲电话的内容,她想起老总火烧屁股的命令,开口问:「深雅,你有没有想要赚更多钱?」

  顾雪玲这突如其来的问句让她的心一颤。

  「什、什麽意思?」

  顾雪玲再次推了推眼镜,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微笑。「挪个时间给我,我带你去见一个可以让你赚更多钱的人。」

  完全没办法由顾雪玲脸上读出更多讯息,她忐忑的压着心口,扯了扯唇。「特助……你吓到我了……」

  顾雪玲瞧她那模样,再回想自己说话的方式,啼笑皆非地轻拍她的肩,「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老总交代要找个人执行特殊任务,我觉得你挺合适的。」

  「什麽特殊任务?」

  「下班没事吧?跟我一起回总部见见老总。」

  莫氏企业,台湾百大企业之一,该企业经营的项目以化学制药最为大众所知。因为总裁的儿子莫言辉与全宇生物科技千金傅均仪的企业联姻,让莫氏企业掌控了该领域大半世纪。

  莫永灿已经七十岁,听说儿子媳妇在一场意外中丧生,似乎也没有其他子孙可以接下事业,因此迟迟没退休。

  易深雅进公司这几年,只有在尾牙时见过大老板一面,突然要见他,再加上顾雪玲说的可以赚很多钱的「特殊任务」,她莫名紧张了起来。

  夜色蔓延,莫氏企业总部依旧是灯火通明。

  跟着顾雪玲搭上直通总裁办公室的专用电梯,眨眼片刻间,便来到拥有这养了数千名员工的主人办公室。

  「你在外面等等。」

  秘书室後连接办公室的门,这时秘书都已经下了班,易深雅点了点头,看着顾雪玲走进办公室後,好奇地打量着这宛如咖啡厅的秘书室。

  正赞叹之际,她便听到顾雪玲喊她进办公室。

  一走进偌大的办公室,易深雅便发现,办公室仅有办公桌上留有一盏灯,四周一片漆黑。

  黑暗中,办公室里那一片可将城市夜景尽收眼底的落地玻璃窗,让城市霓虹映照的璀璨如点点星光。

  星光背景中,站着一个临窗而立的男人,男人双手背在身後,高大如松的挺拔背影被夜景衬得莫名孤寂萧瑟。

  「老总,易小姐来了。」开口的同时,顾雪玲把办公室的灯全部打开,黑暗瞬间被驱走,带来一室明亮。

  莫永灿回过神,转过身看向顾雪玲身边年轻、秀气,透着一股清新气息的女孩,满是风霜的脸庞挂上微笑,为他不威而怒的严正脸庞添了一丝柔软。

  「易深雅?」

  「莫总好,我是研发部的易深雅。」

  研发部成员都具有生物医学背景,这样的员工会有基本的人体疾病及药理学知识,这便是他所需要的人必须具备的第一条件。

  莫永灿招呼着她坐下,顾雪玲见状,开口道:「我来泡茶。」

  顾雪玲走到茶几迳自忙碌,莫永灿开口便说:「我正在找一个人去不知岛带回我的孙子。」

  易深雅疑惑地拧起雅致的眉宇。

  不知岛?这是什麽?一座岛?还是什麽公司行号代号什麽的?

  再有……孙子?似乎没听过莫永灿有孙子啊?

  她只听说过莫永灿的儿子媳妇因为小飞机意外去世,也就是因为没有儿子继承事业,他才会到了这个年纪还没退休。

  她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者,赫然惊觉,此刻的他没有在上千员工面前激励演说的精神烁烁,整个人被难言的灰涩给笼罩。

  此刻的他不像有着上千员工的大老板,倒像极被孤独与寂寞笼罩的老人。

  这样的他让易深雅的心无来由一揪。

  莫永灿暗暗观察眼前年轻女孩的反应,笑着开口说:「不知岛是我在年轻时发现并买下的无人岛,岛上有丰富的生态资源。为了挖掘开发应用,我儿子媳妇几乎常驻在岛上的研究中心做生态研究记录。而我唯一的孙子也是在岛上出生的。」

  易深雅不是个爱八卦的人,她的心思一向被无止尽的实验占据,突然听到老人自爆这鲜为人知的秘辛,她还是管不住露出惊讶的表情。

  莫永灿苦笑,接着说:「不知岛是原始天堂,位在南纬六十至七十度间的海域;此海域因为天候条件,易生成强风暴雨,多年来带走无数航海员性命,被水手们称为『魔鬼咆哮』之海。我儿子媳妇到岛上便爱上那里,加上来回风险大,一待就是十年。生下孩子後,冒险回来过几次……」说到这里,他因为哽咽顿住了。

  易深雅打了个机灵,难道莫永灿的儿子媳妇就是在飞行航程中遇难的?

  她的揣测很快得到了应证,也很快地想到,莫永灿想要托与她的任务是什麽,也就是因为风险这麽大,才会以利诱之吧!

  果然,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可无奈,她没本事吃下这顿丰厚的午餐啊!

  她苦笑。「莫总……你可以把我关在实验室一个月、两个月做研究面对数据,就是没有高超的开飞机技巧……」

  她还没说完,却听到莫永灿笑了出来。

  「傻孩子,你怎麽会以为我是叫你来冒险开飞机呢?」

  易深雅这麽被调侃,因为长期关在实验室而略显苍白的脸蛋不争气地染上尴尬的赧红。

  「放心,我已经找到拥有高超开飞机技巧的人,你若愿意,上岛後,只需要你督促我家臭小子继续云芝胆菌的研究,再想办法把人带回来就好了。」

  云芝胆菌是岛上发现的新植物品种,两年前被发现後,其植物天然成分有预防与治疗癌症的功效。

  当然这一切还在实验阶段,且不是她实验室里的工作,而是由另一个菁英团队负责。

  她不知道,原来所谓的菁英团队指的便是莫玺宙!

  撇开这个部分不说,易深雅还是无法不觉得尴尬。

  其实从一开始,特助和莫总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怎麽会认为人家要他开飞机呢?

  兀自尴尬汗颜一番,她却突然想到,莫永灿的孙子应该也不小了吧?难道没有独自回台湾的自主能力?

  她正想询问,莫永灿像是看穿她的疑问,开口回答。

  「臭小子十岁那年回来过,却完全没办法适应文明的生活,在他父母过世後就独自待在岛上。我这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没在他的父母过世後,强硬把他接回来,让他适应文明的生活,将他培养成我的接班人。唉,如果不是我有了年纪,一定亲自去带他回来……」

  易深雅已经完全明白他的想法,却愈发困惑。

  「只是……如果莫……先生都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我有什麽立场强迫他……」

  「想尽一切办法,如果你愿意,色诱也没关系。至於酬劳方面,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易深雅突然明白,为什麽莫永灿这个带人任务找的是女人了。

  她又窘又羞又恼地强调自己的坚持。「莫总,我再缺钱……再想赚钱,我、我也不、不会卖色。」

  说完,她低垂着头盯着自己绞紧的十指,不懂自己循规蹈矩,怎麽会……怎麽会被看成那样的女人。

  莫永灿看着她低下头,隐隐看到她抿直的倔强嘴角、烫红的耳朵,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出多麽不得体的话。

  他既羞愧又惭愧。「抱歉,是我操之过急,话说得重了,你别放在心上……只是我这老头子活到这个年纪,体力愈来愈差……只盼着那臭小子能回来继承我的事业,成家立业……」

  堂堂一个企业的主事者因为失言道歉,再加上话里浓浓的遗憾感慨,让她动了恻隐之心。

  她抬起头微笑。「没事,我接受莫总的道歉。」

  「那你愿意接下我这个老头子委托的任务吗?」

  她如实说出心中想法:「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有办法……我没有好口才,要说起来,特助比我强上许多。」

  顾雪玲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就在一旁静静地泡着茶、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静静地替莫永灿添茶。

  听到易深雅的话,顾雪玲这才回过神笑出声。「这个任务风险大,希望是单身、无牵挂、有冒险犯难精神的年轻女性。」略顿,她看着易深雅如实开口:「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以现实层面来考量的话,你别多想。」

  顾雪玲既然都已经把话踩在前头了,她若再有什麽意见似乎显得有些矫情,只能点点头。

  「莫少虽说是在岛上长大,不适应文明,但毕竟是个男人,让个充满活力的年轻女性去说服他回城市文明的乐趣与便利,怎麽都比一个老太婆强吧!」

  这的确是实话,但易深雅只要想到对方是个大男人,就算有一张巨额支票摆在面前诱惑着她,她多少还是有些顾忌。

  但也就如顾雪玲所说,她单身、无牵挂,似乎真的是挺合适的人选……

  兀自挣扎片刻,她有些尴尬的开口:「我……实话说,我本身没怎麽有冒险犯难的精神,胆子也小得很……」

  「岛上有研究中心,这麽多年来,我的物资没断过,民生用品、支援研究用的物资、药品都十分齐全。在研究中心里依旧是文明科技的运作。或者你可以把它想像成,你现在上下班的药厂建立在森林里的感觉。」

  「怎麽样?需要给你多久的时间考虑?」顾雪玲在一旁敲边鼓。

  「这个任务有完成的时间表吗?」

  「我不给你押带人回来的期限,但当然是愈快愈好。期间你一样可以在研究中心继续你的实验研究,或挑任何一样研究去做,或愿意当那臭小子的助手都可以。倘若待上十天半个月,你还是无法适应那里的生活,只要说一声,我会马上派人将你接回来。」

  毕竟是个困难度极高加上风险极高的任务,莫永灿没敢设下太多限制。

  加上孙子能孤身留在不知岛上那麽多年,证明他是真心的、执拗的喜欢那个地方。

  欲速则不达,如此执念,绝对不会是急就有用的。

  易深雅听完後陷入深思。

  与世隔绝的无人岛、没有押完成期限的任务,可以随心继续自己喜欢的事。

  如果不是岛上有个需要她说服带回台湾的男人,对她来说,差别似乎真的不大。

  她现在的生活也只有家里和实验室两点一线的来回,重心几乎是放在实验上头,所以在那里似乎没有差别。

  再有,岛上没有需要她交际应酬的人……当想法转到这上头,可以暂时解脱的想法让她再无疑虑的开口:「好!」

  能这麽快听到她的回答,莫永灿掩不住内心激动,起身握住她的手。

  「深雅,我代表莫家祖宗感谢你……」

  话没能说完,莫永灿已经激动得几乎不能言语,足以见得这件事对他以及整个莫家来说有多重要。

  老人的反应让易深雅在突然间意识到,这不光是困难度高、风险高,还是个责任超重的任务啊!

  整个莫氏祖宗……她怎麽扛得起这麽大的重担啊?

  顾雪玲见易深雅突然凝重的表情,连忙开口缓颊:「莫总,您扛出整个莫氏祖宗,不会太吓人了吗?」

  莫永灿一脸歉然的松开她的手,「希望你体谅我这个行将就木的可怜老人的失控行为。」

  易深雅虽然在那一瞬间有负重如山的压力,但内心柔软善良,实在也不忍苛责。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也是他可是给她工作、付她薪水的大老板啊!

  再说了,树倒猢狲散,若莫氏因为後继无人、经营权产生变化,所有员工包括她自己都会受影响。

  莫氏原本就是业界抢破头想进的公司,若能永续经营下去,她也会是受益者之一。

  所以无论如何,她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完成。

  心里的想法一坚定,易深雅暗暗握紧拳头,用不容撼动的坚毅眼神看着老人。

  「莫总,我会尽力完成任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4 10: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不知岛,位在南纬六十至七十度间的海域,是个被深海包围隆起生成的岛屿,因为深受着环围气流的影响,易生成强风暴雨。

  不分季节,只要有利的天候条件,便会生成的恶劣天气被称之为「魔鬼咆哮」。

  因为「魔鬼咆哮」,大海不断被搅翻、掀起滔天巨浪,多年来带走无数航海员性命,不知岛附近的海域成为水手船只不敢靠近的区域。

  而受影响的不只附近海域,最深受这样的天气困扰的就属不知岛本岛,时不时便会迎来一场惊天撼地的强风暴雨。

  这一日,堆在天空的厚重云层像破了个大洞,倾盆大雨伴随着不断击落的闪电、隆隆响雷,让人有末日降临的错觉。

  雨林深处,一抹高硕身影以及一头体型与一般成人无异的大豹无视浇灌在身上的狂猛雨势,脚步沉稳的穿过有着大树、粗壮蔓藤以及各种不知名植物的林子。

  突然,一道闪电击落,伴随着轰隆巨响,炽亮的白光彷佛照亮了天地,把横阻在这一人一兽前方的物体也照得一清二楚。

  「Assassin!」

  大豹听到自己名字的同时,已经像箭一般的疾冲上前查看。

  莫玺宙等了片刻,发现大豹竟然没有像平常一样,在查看後飞快回到他身边,疑惑的移动脚步上前。

  片刻後,他定住脚步,如墨石般的深邃黑眸映入一幅奇异的情景。

  多年来,宛如他侍卫般的大豹居然没了平常凶狠的模样,像头大猫,不断的用鼻子嗅闻、顶翻那一坨物体。

  他皱眉,正想开口,却看到大豹咬扯下其中一片布料,露出物体的真实面貌──

  是个年轻的女人?

  怎麽会来到岛上?

  不知岛周旁的海域湍急,加上时不时生成的暴风雨搅乱,船只几乎无法靠岸。因此,岛上可以说是零访客……不,当然也会有一些冒死想到岛上采取珍贵生物资源、稀有生物品种的不法猎人。

  这样的人,通常不需要他动手便会消失。

  因为岛上这片原始雨林里藏着太多危险,不管是植物或动物,一个行差踏步,便成为食物链法则下的大餐。

  当然,偶尔也会有不幸遇上船难,因缘际会下被打上岸的,但这状况下,通常已经不具生命迹象。

  这样的情况他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惧怕,甚至难得善心大发时,会找个地方将屍体埋了。

  但不巧,他进雨林采样,待了五、六天没回研究中心,回程又遇上恶劣天气,他没有心情做这些。

  冷漠地收回目光,他毫不犹豫迈步继续往前走,却发现一直在他身边亦步亦趋的大豹居然没跟上来。

  这家伙,今天也太反常了?

  他拧着浓眉回过头,发现大豹不是没跟上来,而是居然咬着女人的领子,半拖半咬的跟在他身後。

  「那不是食物!」他低斥。

  像是听懂他的话,大豹甩晃了晃头,昏迷中的女人,无意识发出几乎要被雨声盖过的唔唔唔嘤咛。

  莫玺宙皱眉,突然明白牠的意思。

  「没死?」

  大豹金黄色的眸子深深凝着他,把女人丢甩到他的脚边。

  被那一甩,昏迷中的女人撞到地上盘根错节的大树枝干,痛得苍白的脸容皱成包子。

  这……是要他救她的意思?

  他嫌恶的低啐了声。「见鬼了!」

  虽说是被他驯化的猛宠,但一进入雨林,体内的野性被唤起,撕咬猎物可是半点都不嘴软,哪来的善心?

  「麻烦!要救你救。」

  说完,他懒得搭理牠,直接扯开脚步继续往前走。

  这时雨渐歇,莫玺宙移动脚步的同时,清楚地捕捉到物体被拖过潮湿腐叶层的声音。

  他用眼角瞄了几眼,发现他那多事的护卫还真的拖着女人跟在他身後。

  这头豹刚出生时失去了父母,被父亲救了回来让他养着,当时他只有五、六岁,若以人类的年纪来说,Assassin的年纪比他小;但若以牠这样的生物种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头老豹了。

  虽已驯化,但既是老豹,便不可能像小幼幼时那样听话,很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像是这一刻。

  他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却也没出声制止。

  人是牠想救的,他不会插手。

  至於活不活得下来,全凭那个女人自己的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1:04 , Processed in 0.08043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