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荷小说网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161|回复: 9

金晶《总裁的撒野娇气包》

[复制链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发表于 2020-11-24 00: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20年11月24日

内容简介:

逢场作戏,男人撩拨女人勾引,玩玩罢了,
情有独锺,男人耍赖女人娇气,跟斗栽了!

众人眼中的娇娇女陶梨,不但长相好,豪门大小姐,
可惜跟男朋友分手时,她是被甩的那一个。
气不过的她冷哼,不过就是找男人嘛,相亲还不容易吗?
就这样,误打误撞,她成了总裁夫人,
她的老公叫靳沉, 沉稳内敛,颜值一流,赚钱能力一流,
豪门家世更是一流, 虽然大她八岁,
不过能纵容她的爱撒娇,大八岁没事。
可谁能告诉她,婚後老公天天要,拖上床做起来没完没了,
每次都大半夜还不让她睡,天天腰酸腿疼哪都不好,
这样的老公该不该晾一晾他?不然,这男人上床前的话,
上了床,根本不算话,每次都想把她往死里折腾。
结婚前,靳沉唯一的条件是不避孕,陶梨却没想过,
她这位总裁夫人不过就是个生子工具,靳沉不爱她,
没有爱还上什麽床,怀什麽孕,她要离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4 00: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洒进来,陶梨翻了一个身,床的另一边已经空了,她坐了起来,将睡乱的头发随意地撩了撩,掀开被子,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蕾丝睡裙,里面不着寸缕。

  她光着脚踩在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上,慢慢地做了一个伸腰的动作,打着呵欠进了浴室。过了一会,她走出来,直接走进衣帽间换衣服。

  镜子里是一具完美的胴体,但可惜的是雪白无瑕的肌肤上有着青紫色的痕迹,锁骨上更有着明显被人啜吻出来的吻痕,咬得很深,一个晚上还不见消退。

  她挑了一套深蓝色的内衣穿上,穿好之後,她转头挑了一件黑色的棉麻连身裙,外面套了一件短款牛仔上衣,拿了一个黑色的发圈将头发紮了起来。

  她肌肤雪白,只擦了防晒霜和淡淡的粉色口红,整个人看起来就很漂亮了,她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踩着欢快的步伐下楼。

  到了一楼,餐桌主位背对着她坐着一个男人,男人即使坐着也是腰背挺直,在科技发达的现在,他还喜欢看报纸,而不是看手机。她走过去,小手搭在他的椅背上,弯下腰,闻到一股沐浴後的清爽味道。

  哦,他不仅起得早,还做了运动,洗了澡。

  要不是知道他们昨晚做爱做到了十二点多,她真的怀疑,他就是那种早睡早起的老人,但明明他睡得也很晚,怎麽起得来呢。

  她凑近他耳廓,娇娇地喊了一声,「老公,早安。」

  甜甜的,彷佛蜂蜜一般,他却波澜不兴,镇定自若地继续看报纸,轻点了一下头,「早安。」

  她搂住他的脖子,「你怎麽起来不喊我?」

  「星期六,你起这麽早干什麽?」他反问,何况她昨天睡得这麽晚,按照她平时的习惯,她一定会睡到中午才起来。

  「今天不是要回去吃饭吗?」她无辜地眨着眼,「我想去做做头发,美容啊什麽的。」

  靳沉很上道,一听她的话,就接过话茬,「等一会给你卡,想买什麽就买。」

  哎呀,她就喜欢他这麽懂事的样子,她笑眯眯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终於不再软弱无骨似地攀附着他,轻盈地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佣人立刻将她的早餐送上来,又安静地离开。

  靳沉喜欢吃中式早餐,陶梨喜欢吃西式早餐,她吃了一口煎蛋,慢慢地说:「老公。」

  「喊我名字。」他放下报纸,喝了一口咖啡。

  她嘿嘿地笑,「你不是喜欢我喊你老公吗?」而且喊一次,他在床上特别的兴奋。

  他淡定如菊地看着她,「什麽事?」

  「我忘记我擦了口红,你这里……」她在自己的脸上点了点,示意他位置,「沾上我的口红了。」本来正正经经的人,被她的口红一沾,有了几分放荡的味道,虽然同样帅,但是她知道,他很注重他的形象。

  靳沉知道她调皮,他比她大八岁,她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他,从小被家人宠着,性格活泼,有些小娇气,他很包容地拿了纸巾擦了擦脸,「没事。」

  他的脾气总是很好,但除了在床上,他就跟狼一样,嫁给他三个月了,但他一直很沉稳,她从来没看到他慌乱的样子。

  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的样子,她每回都有一种她竟然结婚了的奇妙感觉。

  陶梨其实没想过要这麽早结婚的,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得从五个月前说起。

  当时她还有一个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季哲,毕业没多久,他找了一份工作开始赚钱养家了,他忽然发现他养不起她。

  陶梨家境优渥,又是家里唯一的女生,被人从小疼到大,她要什麽就有什麽,她从来没有烦恼过,不仅有钱,还长得漂亮,追她的男生不在少数,但她选择了在别人眼中是个穷小子的季哲。

  为什麽?因为季哲很听话,对她百依百顺。

  她想要喝需要排队才买得到的奶茶,季哲就给她去买,她想要翘课,他会陪着她翘课,她想做什麽,他都陪着她。

  但是,他突然提了分手,理由是他赚得还不够她花。

  两个人家世悬殊,在一起没好结果。当时季哲一脸的愧疚和懊恼,彷佛分手都是因为他太没用了。

  她天真地信了,也任性地表示这有什麽关系呢,钱,她最不缺了。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季哲下了狠心要跟她分手,还搬了家,她被吓死了,以为他出什麽事了。最後还是她的好朋友告诉她,季哲交了新女朋友,他们分手没几天,他就有了新女朋友。

  她又不是个傻子,还有什麽不明白的,季哲脚踏两条船。最让她觉得恶心的是,季哲还告诉他们共同的朋友,他们分手是因为她脾气太坏了,没事就爱发作。

  当初说她很有个性的人,反过来挑剔她脾气不好了?

  他甚至大放厥词,就她这个性格,肯定不会有人想娶她,就是真的有人要娶她,那些男人不是秃头就是啤酒肚。

  什麽鬼!

  渣男!

  季哲还常常跟别人说他新女朋友有多温柔,她有多过分,让他排队买奶茶给她喝,大半夜的想吃什麽就喊他去买,他工作累死了没人心疼还得伺候她这个小祖宗。谈恋爱的时候有多甜言蜜语,一副为她累死累活都可以,结果一转身就嫌弃她麻烦了?

  气到爆炸了,她想要找他算帐,但实在太丢脸了,分手?不,是她甩了他。

  於是,她答应了父母给她安排的相亲,一口气相亲了好几个,最後找到了她现在的先生,靳沉。

  ◎◎◎

  其实,她真的是没打算这麽早结婚的,毕竟她才刚毕业,人生才刚开始,一下子就结婚了,一下子就成了人家的太太,什麽都很快,但她一点也不後悔。

  靳沉大方,她想买什麽,他都掏钱,她想吃什麽好吃的,不用排队,他一个电话就有专人送食物过来。

  这大概就是有钱人跟有钱人结婚的好处吧,谁也不觉得这样有什麽不对,不是吗?

  她一点也不娇气,一点也不任性,是她前男友没能力。

  靳沉是不少人眼中的好先生,脾气好,工作狂是工作狂,可他给的薪酬也高,让人觉得再辛苦也值得,她去他公司的时候,那些工作人员看他的眼神都是敬佩的,这个男人绝对很有手腕。

  但这样的一个好先生,她却知道他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

  他想做爸爸,想要一个孩子。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开门见山地告诉她,他的家庭很不和睦,他很想有自己的小家庭和谐美满。

  她当时揣着报复心思,没心思花前月下,雇了私家侦探将靳沉调查了好几遍,没有不良嗜好,私生活也没问题,长得好看,工作能力好,能养的起她,她大手大脚也无所谓,他们两家又是门当户对,真的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他完全符合她当时想要的老公形象,英俊多金,豪门继承人,足以将她那个恶心的前男友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要小孩?没问题,反正结婚了早晚要生,早点生了她还能趁着年轻早点恢复身材,对於生小孩这件事,她完全没有问题,反正到时候忙不过来,她直接请保母就好了,家里也有佣人帮忙,她想,生孩子养孩子应该没太大问题。

  靳沉唯一的想法就是早点生孩子,她可以接受,所以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结婚了。

  听说季哲还在外面说她的坏话,结果被人一句话给堵得什麽话也说不出来了,人家陶梨嫁的老公又帅又有钱,不知道甩了你多少条街。

  她,爽了。

  没错,她现在可是人生胜利组。

  她心情愉悦地吃完了早餐,就看到靳沉也吃得差不多了,他放下筷子正要站起来,她问了一句,「今天还要上班?」

  「嗯。」他点点头。

  靳沉平时周末也会上班,他确实是工作狂,但她也不觉得不对,毕竟家大业大,不好好工作,难道喝西北风吗?换句话说,他这麽努力工作也是让她享受好生活,她喜欢他认真工作的样子。

  「那我好了去找你,我们一起去你家吃晚餐。」今天晚上他们要一起去靳家老宅和一大堆人吃晚餐,说好听点叫沟通维护感情,说难听点就是应付各路牛鬼蛇神,家族大了,事情就多。

  这一点,陶家和靳家是不同的。靳家有很多是非,而且人口多,乱的很,陶家就简单多了,陶梨有一个哥哥和嫂子,两人对她都很好,她一个女人也不用继承事业,她爸妈也早就给了她公司的股份,以後拿公司的红利就能过得很好了。

  她没嫁给靳沉之前就知道靳家内部复杂,但无所谓,她也不是什麽小绵羊。她只是平时不喜欢动脑子,也不喜欢跟人勾心斗角,但不表示她不会,她是不屑。

  靳沉是靳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是已经去世的靳母唯一的孩子,靳父也没有再娶,但没再娶不代表靳父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靳沉的哥哥姐姐可不少,他们都是私生子女,靳沉这个婚生子反而是年纪最小的一个,想一想,陶梨还真的是对这个公公不喜欢。

  这就相当於还没结婚之前,靳父就有女人并且还生了好几个孩子了。

  一对比靳父,她觉得靳沉简直是出淤泥而不染,一定是她已经过世的婆婆教得好。

  靳沉点点头,「嗯。」同时将一张无限额的卡递给她,「不用替我省钱。」

  神仙好老公!她两眼发光拿过来,站起来,殷勤地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给他披,他配合地穿上,「再吃点,你吃太少了。」

  「我都饱了。」她娇嗔地说。

  「太瘦了。」他搂了一下她的腰,声音轻飘飘的,「我都不敢太用力。」

  他还想多用力!

  她瞪他一眼,「你娶头猪吧。」说完,她推开他,继续坐下,喝了一口黑咖啡。

  他对她笑笑,摸了摸她的额头,「胖点好看。」

  「哪里好看?」她翻了一个白眼,现在可不流行胖,要是胖,拍照上镜都比别人丑。

  「我喜欢。」

  她都不知道他喜欢胖一点的女人。

  「等明天我们一起去做一个身体检查。」他说。

  「不是结婚前做过吗?」她不喜欢地皱眉。

  「你说过,生孩子这件事你会配合我的。」他盯着她。

  她心里叹气,好吧,这话是她说过的,他们决定结婚的时候就一起做了身体检查,他也不瞒着她,直接将想法跟她说了一遍,就是怕他们两人身体有问题,不能生小孩。

  至今过去三个月,他又提出要做检查,她心里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道:「你也不要心急,哪有这麽快。」

  见她并没有对生小孩这事有抵触,他神色微松,「嗯,我知道,我不该给你压力。」

  「总会有的嘛。」他们的身体检查报告都没有问题,迟早会有的,他真的是太操心了。

  他颔首,拿了东西就出门了,她喝完了黑咖啡,休息了一会,看看时间不早了,该出发去做美容了。

  ◎◎◎

  靳沉到了公司,郑秘书报告了公事之後,开始报告私事,内容全部围绕着靳家人。

  「靳力的老婆怀孕三个月,流掉了,是被小三给气掉的,一气之下,他老婆又推了小三一把,小三意外流产,似乎之前并不知道怀孕。」郑秘书说着这些事,都忍不住为这些狗血摇摇头,这些靳家人真的是太不可靠了。

  如果以後是这些人进入公司,那麽不用想,都知道公司撑不了多久,他们这些做事的人也大概很快要失业了,幸好现在引领着他们的是总裁。

  但想到靳老先生写的遗嘱,郑秘书又头痛不已,实在不知道靳老先生打算要做什麽。

  靳老先生年纪越大就越爱折腾,也不知道是怎麽想的,突然说要抱孙子,大概是年轻的时候他做了太多坏事,骗了不少女人的感情,遭了报应,居然没有孙子,孙女也只有两个,要知道他可是有不少私生子、私生女的,却只有两个孙女,这怎麽也不合理。

  谁能让靳老先生先抱到孙子,这靳家的产业百分之八十都给那个人。

  在这一条遗嘱出来之前,他们总裁可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现在却来了这麽一手,到底要干什麽?郑秘书因为在总裁身边待得久,能接触到这一类的消息,但实际上,这消息外部都没什麽人知道。

  靳沉也没有跟陶梨说过,但他直言不讳要一个小孩,而且要尽快。

  他不是善心的人,外表看着人畜无害,可真的人畜无害,他也不可能坐稳这个位置了。他和父亲关系不好,平时也不管父亲怎麽样,父亲要谈恋爱,要生儿子,他都不管,可这一回,他的利益受损了。

  他劳心劳力地让公司蒸蒸日上,最後要便宜别人?这简直是笑话,绝无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要尽快结婚,尽快生小孩,但是,他也是有自己的原则,对方要和他门当户对,关键时候不要拖後腿,最好能助力他,长相学历都不能太差,这麽一来,范围就缩小了,而陶梨,一开始并不在他的名单上。

  原因很简单,那时候她有男朋友。

  但没想到,她分手了,於是她单身了。

  跟陶梨见了一面,他不得不承认她长得很漂亮,是一个吸引人的尤物,这一点在後来的床上,他深刻认识到了她的小妖精。

  但相对的,她被家人保护得好,也比较天真,没有太多的野心,只想快快乐乐地当一个富太太,这一点很符合他的要求,他不用一个女强人跟他旗鼓相当,他要的是一个不惹麻烦的老婆,而陶梨除了爱花钱,爱撒娇,偶尔喜欢给他出些小难题之外,大体上,她并不麻烦。

  她,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听了郑秘书说的事,靳沉冷冷地扯了扯唇,「靳力希望落空了。」血缘关系上,靳力是靳沉的大哥,但因为靳力是私生子,他一概不称其大哥,都是直呼名字。

  郑秘书脸色难看地说:「最近又搭上了一个小明星,打的火热。」

  「让他老婆和情人都该知道这件事,蒙在鼓里可不行。」靳沉说。

  「是。」郑秘书点点头。

  「其他人那里继续看着,出去吧。」他说。

  郑秘书领命离开了,出去带上了门,办公室里一片安静。靳沉手指轻轻地在桌上轻敲了一下,沉静地看着面前的文件,思绪却跑偏了。

  娶陶梨是计划中的事情,只是他意想不到的是,他会对她的身体这麽着迷。

  明明生小孩是任务,是迫於眉稍的任务,可有时候他公私不分,在情慾中沉沦,甚至连小孩这件事,他都没有那麽在意了。

  陶梨,真是一个妖精,吸阳气的那种妖精。

  ◎◎◎

  五点钟,靳沉接到了陶梨的电话,「靳沉,你公事处理好了吗?」

  「差不多了,怎麽了?」

  「我还要二十分钟才好,我就不过去你那里了,一来一去的太麻烦了,你公司去老宅方向顺路,你出来接我。」她娇娇地说。

  他平静地看完文件最後一个字,拿着笔在上下方签了个名,「嗯,我去接你。」丝毫不提明明是她先说来他公司一起出发的事情。

  她又嗲嗲地说:「我想吃你公司附近的那家店的甜甜圈,草莓口味的,你知道的,你家规矩多,要六点半才能吃,我会饿的。」

  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拿起最後一份文件,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老公,你真好,那我挂了,等你哦。」她撒娇地说。

  他应了一声,挂了电话,按下内线,「郑秘书,让人去买太太喜欢吃的那一家甜甜圈,要草莓味的。」

  「是。」

  靳沉大概了一下时间,「买好了站在路边,我大概十分钟就下去。」

  「没问题。」

  十分钟之後,靳沉处理完公事,站起来,拿起外套穿上,直接坐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开车离开了公司,一个绿灯,转弯,他停了下来,林助理正站在路边,手里拿着吩咐要买的甜甜圈,恭敬开口,「总裁。」

  靳沉放下车窗,接了过来,「谢谢。」

  林助理荣辱不惊,他们的总裁很礼貌的,一点也不像小说电视里那种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他们的总裁只在公事上霸道,其他的可是很有分寸的,「不客气。」

  他颔首,关上车窗,继续驱车往陶梨在的地方去,快到的时候,他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她,「还有五分钟。」

  「老公,我想上洗手间诶。」

  「没事,等你。」

  「啵!」她给了他一个飞吻。

  靳沉习惯了陶梨的各种事,不算是大事,甚至也连小事也算不上,她就是各种折腾,一会这个,一会那个,但她也有她的优点,她从来不迟到,对於习惯精控时间的靳沉而言,这一点就掩盖了她所有的缺点。

  他将车子停下来,坐在车里,一手滑开手机看新闻。

  不久,咚咚!他抬头就看到陶梨站在外面笑,绕过车头,坐在了她的副驾驶上,他将她的甜甜圈递过去,她接过来没有立刻吃,反而看向他,「我好看吗?」

  他配合地看了她一眼,比起早上在家里的状态,她现在头发做过了,脸上画着淡淡近乎素颜的精致妆容,指甲做了一款接近肌肤的粉色,乍一看,好像很普通,但细看,每一个细节都很精致。

  作为他靳沉的太太,她没有戴那种夸张的首饰,只戴了一条心形吊坠的项链,那种百货里可以买但却是当季限量版的T家最新款项链。而她的手上就戴了钻戒,身上穿的和早上也不一样,里面是丝绸制的黑色连身裙,没有任何点缀,外面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羊毛开襟衫,脚上一双棕色短靴,看起来简单,也不会让她太成熟。

  「好看。」他赞赏地说,她很清楚她自己的优势,太年轻,压不住那些花色老旧或者是异域风格的衣服,但她如果穿得太年轻太随意,就没有豪门太太的风范,这样刚刚好。

  得到他的赞美,她喜上眉稍,掰了一小块甜甜圈,往他的嘴里一塞,「有眼光。」

  靳沉并不是很喜欢吃甜的,皱着脸吃了下去,眼看她还要递一块过来,立刻说:「不用,我不爱吃。」

  「哦。」她乖乖地自己吃着甜甜圈,和他不同,她喜欢吃甜的。

  奇怪的是,他们有些习惯真的完全不一样,例如饮食习惯不同,可他们从来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吵架抱怨,反正各吃各的就好。

  越是和靳沉接触,她越是喜欢靳沉对待她的方式,他是有话就说的人,虽然不会甜言蜜语,可会告诉她,不是把心思藏起来让别人猜。

  她吃完了甜甜圈,补了口红,看向开车的他,他开车的样子很专注,也很帅气。

  到了老宅,他停好车,带着她一起走进去,就发现有不少人已经到了,一位中老年人坐在正位,看到他们来,给了一个笑容,「你们来了。」

  这就是娶陶梨的好处之一,如果一个家世一般的老婆,可不会得到靳父的另眼相看。

  「爸。」陶梨喊了一声。

  「爸,路上有点塞车,来的迟了。」靳沉说。

  陶梨脑子转的很快,接过话茬,「我们五点就出发了,可太塞了。」他们来的时间刚刚好,可这样说显得他们重视家宴。

  她的尾音带着一丝委屈,靳沉分心地看了她一眼。

  刚刚还在靳父面前挑拨离间的几个人,咳了咳,纷纷转移了话题,靳父含笑地说:「没关系,迟到一会有什麽关系。」

  陶梨趁人没注意的时候,朝靳沉眨了眨眼,彷佛在邀功,看吧看吧,她能干吧。

  靳沉眼里闪过一抹笑,轻点了一下她的手背,最棒最棒,她最棒了。

  ◎◎◎

  「嗯,靳沉,你轻、轻一点!」陶梨趴在床上,挺翘的水蜜桃臀高高被捧起。

  男人粗长的巨根穿过粉嫩的臀瓣,往下一沉,插进幽幽的穴道,狠狠地插入最深处,她呜咽一声,双手抓着身下的被单,「靳沉,你,啊……」

  「梨梨今天表现的很棒。」他俯在她的耳边,亲昵地呢喃着。

  她被他蛮横的力道撞得脸色绯红,白晰的肌肤覆着樱花粉,黑色的长发披散而下,摆在她的胸前,粉色的乳尖微微钻出来,在空气中轻颤着。

  「就是有一点不乖。」他沙哑地说。

  陶梨难耐地喘着气,「我、我就是想喝一点水果酒,有什么关系!」

  「不是说了吗?在备孕,酒精这类不能碰。」说着,他一手掐着她丰满的臀肉,松开,手重重扬起,重重落下,白色的臀肉立刻红了一片,疼痛刺激了夹着他巨根的花穴,紧紧地收缩着,令他额上青筋起伏。

  她快哭了,本来她也不是嗜酒的人,偶尔跟好朋友去玩,会小酌一下,自从结婚以来,被他严肃地要求滴酒不沾,而他自己也以身作则,做到了烟酒不碰。

  要知道,他以前也会抽烟,应酬的时候还要跟人喝酒的,现在,他全部都戒了。

  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今天在家宴上看到水果酒,想喝一口,被他制止了,他当时的眼神可凶了,她则是完全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水果酒最后也没喝成。

  一回家,他就把她往床上带,她也是生气的,忘记就忘记了,喝一点酒也没什么,那是水果酒,又没关系。

  他太小题大做了。

  「你忘记你答应我的事了?」他冷笑。

  陶梨脑袋昏昏沉沉,身体被他强有力地侵占着,不仅身体不由自主,连脑袋都有些犯晕了,她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自己错了,就算她喝了酒,那也是她不小心,他凶什么凶。

  「忘记了,忘记了,我都忘记了!」她娇蛮地说。

  他轻轻一笑,她背脊发凉,下一刻被他转了过来,对上他那张英俊可显得冷酷的脸,她身体不争气地发抖,呜呜,他生气的样子真可怕。

  一颗枕头塞在她的腰下,结实有力的双臂撑在她的耳边,她两眼朦胧地望着他,他黑沉的眼,高挺的鼻子,此时抿着的唇,她看得口干舌燥,顺着他的喉结一路往下,因为被拉高了背部角度,她的视线正好能看到他的巨根是怎么插入她双腿打开的那一处。

  她轻咬着唇,闷哼出声,眼睛又忍不住回到他的脸上,不知道他打算要做什么。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知道吗?梨梨。」他的嗓音似在蛊惑她般。

  她倔强地摇了摇头,「我就忘了,怎么样?」

  很不乖,但是他有耐心,特别是在床上,对着她,他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何况,她还小,他当然要好好教她,答应人的事绝对不能反悔,特别是答应他的事。

  她喜欢看他做爱时候的样子,脸上布满了情欲,像一个普通人,而不是衣冠楚楚的好先生,突然,他的手落在她的眼睛上,她眼前一片暗,「靳沉,你要干什么?」

  靳沉环视一周,找到了一条领带,刚才进门时随时丢在了床上,他伸手拿了过来,将她的眼睛蒙住,她惊惧地要反抗,

  他腰部用力,狠狠地往她身体深处扎根,她身体里的力气如退潮时的海水,被丝丝抽离。

  看不见了,身体的感官反而更加的敏感,她想反抗,但身体反应最直接,尽管他的力道大了一些,可她仍然喜欢跟他做爱,喜欢张开双腿,扭着腰肢迎合着他。突然一抹热热的软物贴在了她的胸口上,她娇喊了一声,「靳沉!」

  她能感觉出是他的舌头,他正一口一口地吮着她的乳房,像是在吃软绵的蛋糕一样,咬一口,牙尖轻轻地在柔软的乳肉上滚了一圈,她只觉得身体更热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被他这样子过,却从没有一次有现在这么鲜明的感受。

  被冷落的另一边,她不耐地挺了挺,「这边也要。」

  他却仿佛没听见,不理会,她难受地说:「靳沉……」

  「想起来了吗?」他问。

  她正燥热的很,他还要跟她讲道理!在床上讲什么道理啊,她气恼不已,他爱摸不摸。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她索性小手往自己的胸前一放,短暂的羞涩抵不过身体的热度,她忍不住地轻轻地摸了起来。

  他气息一窒,她从来没当着他的面这么浪荡过,但是作为老公的权威,不容许她挑战,他霸道地将她两手往头上一扣,她不满地扭了起来,「你放开。」

  他不放,唇齿啃着她胸前最敏感的乳尖,「不放。」大掌微微收拢,将她摁得死死的。

  陶梨喘着气,动听的娇吟在屋子里回荡,她耳尖发红,怀疑这浪荡的呻吟怎么会出自她的嘴里!但不容她细想,在他的唇齿挑逗下,她被挑弄得下身湿漉漉的,包含着他巨根的那一处仿佛有流不尽的水。

  他气息更加的沉重,松开她毫无抵抗能力的手,两手掐着她的腰身,重重地插进去,再重重地撤出来,春水少了堵塞,哗啦啦地流出来,将她那一处染得晶莹剔透,更加淫靡。

  「靳沉,你进来!」她只觉得身体在他撤出来的那一秒,空虚地差点要死掉,她激动地在他身下扭着身子,小手作势要扯下眼睛上的领带,被他一手抓住。

  「不进去,你怎么样,嗯?」他恶劣一笑,故意用下身顶了顶她空虚的花穴。

  她脚心朝上,脚踝用力地蹭着被单,身下的被单被她蹂躏成了一团,她眼睛湿润,脸颊发红,「老公,你进来嘛,老公……」

  撒娇起来的陶梨魅力无限,他吞了吞口水,遏止着心里的欲望,声音凉凉地问:「你说过你沾烟酒的,你记得吗?」

  「记得记得,我记得!」她难受地伸手去摸他,「老公,我错了,我不该想喝酒的,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不会喝酒了。」

  刚才她还死鸭子嘴硬,现在认错也认得快,她的率真看得他笑了,他低头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看她认错的态度还不错的分上,他暂时放过她,何况他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俯首,湿润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张嘴咬开她脸上的领带,看着她含春的水眸,他重重地吻住她的唇,她双手交缠在他的颈后,小嘴哼哼地任由他吻住,修长的玉腿挂在他的腰上,张开的大腿根处不断地磨蹭着他的巨根,「老公,快进来。」

  她娇娇的,特别的甜,他求之不得地调整好角度,顶开花瓣,往里面一挤,两处摩擦的那一瞬间,两人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喟叹。

  彼此之间湿淋淋的,可谁也不嫌弃谁,他们活色生香地交织出一曲交响乐,床脚和地板发出的细微声音,宽敞房间里的男女吟哦声,以及一声声肉体相撞的声音,整间房充斥这一股甜腻旖旎的味道。

  「啊!不、不要再往那里撞。」她手指在他的背上乱刮,最嫩的那一处被他顶着磨研,她欲生欲死。

  他掐着她的腰,手指不禁在她的腰腹上留下五指印,他咬着牙,濒临到了绝境,快感一层层地叠加,简直是要他的命,

  尾椎骨升起一阵阵的酥麻感,他吻着她的唇,色情露骨地吮着她的舌尖,「不这么撞,你怎么舒服?」

  她羞红了脸,他的话好像她很饥渴很想要一样,她才没有!但身体却老老实实地抱着他,不舍得放开,他常年锻炼,身上的肌理一块块,摸起来结实强硬,透着男性荷尔蒙,有时她看着都眼馋,她是他老婆,名正言顺地多揩揩油。

  落在他的眼里,她就像个妖精,纤纤手指在他身上每一处游走,哪里摸一摸,这里点一点,勾得他最后的一丝理智也灰飞烟灭了。

  「啊!」她娇呼一声。

  下半身被他抬起来,身下的枕头成了她的支撑点,她上身勾着他的脖颈,下身半悬着,蒋她柔软的身段摆成他喜欢的姿态,他眼角猩红,腰腹凶猛地起伏,占有她,将她的里里外外烙下他的印记,让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他的味道……

  ◎◎◎

  陶梨一点力气也没有,整个人虚弱地躺在床上,身上汗淋漓的,身下的被单充斥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味道,她努力地睁开眼,就看到他坐在床边,看着手表。

  「你在干什么?」陶梨累到快要睡着了,可身体不清理一下很难入睡。

  「在看时间,」他指了指她腰下的枕头,「听说这个姿势能让我的东西在你的体内停留久一点,便于怀孕。」

  什么叫他的东西,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精子,脑袋微微清醒,才发现自己双脚踩在叠起来的被子上,整个下半身都比上半身高很多,她怔怔地看着这个姿势,再看看那一脸认真的男人,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

  「你、你想生小孩想疯了?」她真的没想到一个男的能想要孩子想到这种地步。

  靳沉一本正经地说:「不要浪费了。」

  不要浪费什么?生命吗?她哭笑不得,想要起来,他却摁住她,「还有三分钟。」

  她怎么嫁一个傻老公?

  「这种方法没有用啦,你科学点!」她戳了戳他的手臂,他纹风不动。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问你哦,你是不是以后还要我喝什么生孩子的偏方?」她有点怕怕地看他。

  「我是一个很科学的人。」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对于她不信任的态度表示不满。

  「嗬嗬,你要我信,你也得让我信啊。」他现在就在做让她不信服的事啊。

  「还有一分钟。」

  算了,躺着就躺着。

  但是她不吃亏,软着嗓子说:「我乖乖躺着,你等一等帮我洗澡。」

  「嗯。」

  「洗完澡,还要给我擦香香。」她得寸进尺。

  「嗯。」

  「算你今天运气好,我没有要你给我做身体去角质,也没有要做穴道按摩。」她暗示自己一点也不难搞。

  「嗯。」

  基于他态度良好,她也不计较他没根据的方式了,安静地闭着眼休息了,躺着躺着,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她躺在浴缸里,某人正拿着莲蓬头对着她的花穴口冲洗,手指在她的体内抠呀抠的,她头皮发麻,娇躯一颤,那里又情不自禁地流出水来。

  「靳沉!」她懊恼地喊他的名字,还有完没完,他一定是故意的,这么弄她,她怎么可能不动情。

  他站起来,将莲蓬头放在外面,打开浴缸的水,抱着她坐了下来,对着她红红的耳尖沙哑开口,「明天星期天。」

  她听出了他的禽兽意味,手指抖了抖,「不要,我要睡觉。」

  「你每天都可以睡觉。」他低低地说,手指伸到了最深处,感觉到她在轻微地颤抖。

  她怀疑他在嫌弃她不上班,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不是逛街就是跟朋友下午茶的贵妇生活,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女强人,像他一样一个星期工作六天,她光是想想都可怕。

  「我不要,你难道都不累吗?」她推了推他的手。

  收到了来自她的质疑,他低沉地说:「不累,这种事怎么会累。」下身往她的挺翘的臀部顶了顶,表明他的精力有多旺盛。

  「靳沉,你这只发情的猪!」她恼羞成怒地说,小手捶了捶他的胸膛,可又忍不住地随着他手指的抽动而娇哼着。

  「嗯,放心,你老公体力好,不会累。」他用行动告诉她,他有多不累。

  不一会,浴室里又是香艳的场面。

  ◎◎◎

  第二天,陶梨是被靳沉喊醒的,「梨梨,该起床了。」

  她翻了一个身,嘟囔一声,「起来干什么?」

  「忘记了吗?今天要去做检查。」

  「呜呜呜,我好累,我想睡觉。」她将被子盖在头上,试图将他的声音排在外面,却听到他的声音传过来。

  「昨天我们是凌晨一点睡的,现在是九点,你睡了八个小时了,已经达到了正常成年人的睡眠,你该起来了。」

  她生气极了,闭着眼吼道:「不去。」

  「做完检查,我们可以去饭店吃午餐,你不是很喜欢他们家的菜吗?我再陪你去逛街,如果有新出的珠宝,我买给你……」

  她醒了,她彻底地醒了,拉下被子,露出一双圆润的大眼,羞答答地问:「我喜欢什么都买吗?」

  「嗯,都买。」

  她笑了,但很快拉长了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讨好我!」说着,她掀开被子下床洗漱准备出门了。

  看着她走进浴室的身影,他眼里闪过一抹笑,她真的很好哄,这样也好,他也不用太头疼,她这么配合,他也愿意给她买买买。

  因为要做身体检查,两人都没有吃早餐,空腹出门了,去了约好的私人医院做了检查,报告要等到傍晩才能出来,他们去了饭店吃午餐,吃了一顿午餐,黑着脸的陶梨脸色总算好多了,将自己抽了血的手臂对着他。

  「你看,因为你,我无缘无故被抽血。」她可怜兮兮地说。

  「是我不好,辛苦你了。」

  「我等一下还想要买衣服。」

  「没问题。」

  陶梨开心了,也不计较他急着想生小孩的事了,没见过一个男人比女人还急着要小孩的,但她不会取笑他,他喜欢小孩,想要有家庭的温馨嘛,两人世界好是好,但总归缺了什么,他什么都好,就这一点爱好了,那她也会包容他的。

  等到他们满载而归,顺路去私人医院取了报告,坐在回去的车上,她盯着自己的手链,小声地说:「医生不是说了吗?我们两个身体都很棒,和婚前检查一样。」

  她答应他的求婚之后,他就提出要做一个身体检查,她无所谓地答应了,也是同一个医院做的,医生对比了前后两次检查报告,说他们的身体很好,不用担心。

  但就是身体好却一直没怀孕,倒是让人担心,他抿着唇,没说话。

  「你心态放松些,既然身体没问题,那大概就是缘分还没到嘛,等我们和宝宝的缘分到了就好。」她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8

主题

8698

帖子

90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7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6 23: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寒荷小说网

GMT+8, 2021-3-2 22:15 , Processed in 0.08972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